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余宋 第一百三十一章 大光明香(2)求月票,求订阅,求推荐!
    

一秒记住本站域名【春宵社 http://www.chunxiaoshe.com 】,为您提供 余宋 小说最新章节阅读!

一秒记住【春宵社 WwW.chunxiaoshe.Com】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    “青溪馆?”

    站在灵芝巷口,武松看上去已经轻松许多。

    其实,他的反应也正常。十年寺庙生活,猛地换上一身华美衣衫,又被那么多大姑娘媳妇盯着,难免会有些不自在。不过等习惯了,也就不再似之前那样拘束。

    “九哥,咱们来这里作甚?”

    高余并没有回答,而是转过身,朝斜对面的茶肆看去。

    茶博士正在门口和人聊天,看到高余,他先一怔,旋即有些不自然的笑了笑,朝高余颔首示意。

    昨日他派人跟踪高余,结果一转眼就跟丢了。

    如此,岂不明是高余有所察觉?

    而今高余再次前来,甚至是光明正大过来,也让那茶博士多多少少,感觉到尴尬。

    不过在下一刻,他又呆住了。

    高余在神龛前的神案上拿起三炷香,点燃后插在香炉里,带着武松直奔青溪馆大门。

    一般而言,烧香大都是把香平行插在香炉。

    而高余烧得香却有些不一样,三炷香以品字形的模样插在香炉里,令茶博士感到惊讶。

    这是明教弟子独有的烧香方式,名叫大光明香,普通人并不知晓。

    难道,这位韦高公子,果然是我明教弟子吗?

    茶博士在神龛前呆愣片刻后,就返回茶肆之中。很快的,他复又出来,不过换了一身衣服,朝那青溪馆内走去。

    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

    “九哥,刚才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高余以品字形插香的方法,也引起了武松的注意。

    “二哥,等回去之后,再与你。”

    武松应了一声,没有再追问。

    他江湖经验不算丰富,可是却看出高余那样做,似乎别有用意。

    这青溪馆,莫非有什么秘密?

    武松心里奇怪,却没有在脸上表现出来。

    他跟着高余,走进了青溪馆大门,就见迎面是一个三层楼高的建筑,雕梁画栋,气势非凡。

    从大厅里,传来一阵阵喧哗声。

    武松虽然还没有走进去,已经变了脸色,轻声道:“九哥,这青溪馆莫非是赌场?”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“俺……”

    “二哥稍安勿躁,一切等回去了,我再与你细。”

    如果不是有周侗这一层关系在,武松不定会扭头就走……因为从到大,他就对赌博非常反感。不管是他的父母,亦或者是他的师父,都不许他碰触这种事情。

    可今天……

    武松深吸一口气,犹豫一下,还是跟在了高余身后。

    两人才走进大厅的大门,就见一个侍者模样的男子迎上前来。

    “客人,可是要扑一扑吗?”

    “怎么,难道不可以吗?我听人,你这青溪馆是杭州有名的赌馆,莫非我误会了?”

    着,高余目光越过那侍者,向大厅里看去。

    占地面积大约有一亩半大的大厅里,此刻至少聚集了数百人,在里面大呼叫。

    空气,有些污浊。

    汗臭味、酒味,以及那劣质的脂粉味混在一起,让人感觉很不舒服。

    那侍者忙道:“客人休怪,只是看客人眼生,想是第一次来,所以需要向客人介绍一下。

    这青溪馆开门做生意,怎会把客人轰走。

    只是,我们这里也有一些规矩。这一楼,大多是一些贩夫走卒,扑的金额不多,输赢也就在几十贯。若客人只是想见识一下,一楼倒是个不错的选择;若客人不想和这些人混在一起,可以上二楼。二楼的赌资要高一些,输赢大约在百贯上下。

    三层的赌资更高,输赢大约在千贯。

    若客人想要扑的更大,可以到后园,有单独了庭院,参与的人员,大都非富即贵。”

    “都扑些什么?”

    “哈哈,只要客人能想得出来,鄙馆莫不奉陪。”

    “好啊,那我倒要好生看一看。”

    高余着,取出一张五十贯面额的钱引,放在了侍者手中。

    侍者眼睛一亮,脸上笑容更盛,“客人,可需要姑娘陪伴?青溪馆的姑娘,虽不敢冠绝杭州,可是以底看来,便是与那花月楼的姑娘相比,也不会逊色多少。”

    高余闻听,扭头向武松看去。

    武松连忙摆手,示意他没有任何兴趣。

    吃肉吃酒,也还罢了(l),若是师父知道他赌博,还找了姑娘作陪,一定会打断他的腿。

    看看,看看就好!

    “算了,我这哥哥不好女色,你带着我们到处走一走吧。”

    那侍者闻听,忙答应一声,在前面为高余和武松领路。

    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

    “刚才进来的两个人呢?”

    换了一身衣服的茶博士,匆匆走进青溪馆大厅。

    大厅里的侍者,自然有认识他的,忙一路跑的迎上前来。

    “三哥的,可是一高一矮那两个人吗?”

    “正是。”

    “黄带着他们进去了……喏,在那边投壶的,不就是那两个人吗?”

    茶博士顺着侍者手指的方向看去,就见在乌烟瘴气的大厅里,武松如鹤立鸡群般,一眼就能辨认出来。高余则站在他身边,手里拿着一把箭,正在玩投壶的游戏。

    “盯着他们,我去见七哥。”

    茶博士见状,深吸一口气,与那侍者吩咐道:“有什么情况,立刻派人来通知我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侍者连忙答应,茶博士则穿过大厅,从后面出去。

    沿着曲折的径,他很快就来到那日来过的水榭外。水榭坐落于一个人工湖泊里,水面上回廊九曲,别有几分雅致。

    “七哥,是我,汤逢士。”

    茶博士在水榭门外叩门,而后低声道。

    里面,传来了一阵响动……紧跟着水榭门打开,走出了一名男子,赫然就是昨日汤逢士见到的那位‘七哥’。

    “老汤,怎么又来了?”

    “非是我要打搅七哥,是昨天那人,又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昨天那人?”男子先一愣,旋即反应过来,“就是你昨天的,那个在回纥入教的人吗?

    你不是派人跟踪他了……是什么来头?”

    汤逢士苦笑道:“七哥,我丢人了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?”

    “我昨日让陈泰跟随那人,不想在下瓦子被他甩了。

    我本打算让人寻找,那料想那人却主动登门,而且还烧了大光明香,如今正在外面玩耍。

    我实在是拿捏不准这人的来历,还有他的来意,所以想请七哥做主。”

    男子开始并未在意,可听得汤逢士高余又过来了,也不禁来了几分兴致。

    他想了想,突然笑道:“你的这人,倒也有趣……嗯,这样吧,咱们去看看再。”</p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