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余宋 第一百二十三章 陋习(3)求月票,求订阅!!!
    

一秒记住【春宵社 WwW.chunxiaoshe.Com】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    高余有点懵!

    不过,他毕竟已经不是那个跟在师父身后,无忧无虑的小道童了。

    这一年时间,他经历了太多事情,更获得了一个天大的机遇。思想和心智,也成熟了许多。所以在经过最初的短暂慌乱之后,他就冷静下来。麻婆子一副找他赔钱的样子,实际上是在为他掩护高余连忙做出道歉的姿态,连声给麻婆子赔不是。

    “婆婆,怎么回事?”高余低声问道

    “我不管,你撞伤了我,还打碎了我的糖浆,赔钱。”

    麻婆子仍旧大声的叫喊,似乎没有听见高余的话。

    高余就明白了,忙道:“婆婆休怪,这样吧,我送你回去,若真受了伤,一应费用,便由我来承担。”

    罐子已经打碎,糖浆洒了一地。

    高余把麻婆子搀扶着,态度极其诚恳,也让周围的围观者感觉没了热闹,纷纷散去。

    “婆婆住在何处?”

    “我就在兴庆坊,斜对面便是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诵婆婆回去。”

    戏要做足,高余面带微笑,诚恳说道。

    麻婆子似乎气消了,虽脸色不太好看,可看上去,已没有那么恼怒。

    就这样,高余搀扶着麻婆子,过了大街,走进兴庆坊。

    杭州和汴梁的不同之处,在于它在某种程度上,还保留有坊市的特征。麻婆子就住在兴庆坊的最里面的巷子里。巷子不深,独门独户。麻婆子是一个人住在这里。她青年守寡,也没有子嗣,一个人居住,靠吹糖谋生,在许多人眼里,是个孤老婆子。

    进的房间,麻婆子便关上了门,点上油灯。

    “小余儿,你怎么回来了?”

    “阿婆,你怎么认得出我来?”

    高余有些紧张,没有回答麻婆子的问题,而是反问道。

    麻婆子笑了,轻声道:“若只从你外表看,的确是有些认不出。小余儿变化可真大,这一年不见,仿佛换了个人。若非你吃吹糖时的习惯,我也不一定能认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吃吹糖的习惯?”

    “是啊!”麻婆子笑道:“你吃老婆子做的吹糖,总是喜欢先舔一舔,眼睛会笑成月牙儿。每逢这个时候,你就会用手指揉鼻子你吃了老婆子三年吹糖,一直都是如此。所以老婆子才有了怀疑,专门观察了你很久,才敢跟过来和你招呼。”

    是吗?

    如果不是麻婆子这么说,高余可能也不会注意。

    现在回想起来,还真是这样子!

    以前师父也说过,他吃吹糖的时候,会笑得没心没肺。

    不过高余并没有太在意,现在从麻婆子口中说出,他才意识到,自己的一些习惯。

    “阿婆,你身体还好吗?”

    “还算凑合,只是这腿每逢阴雨天,就会刺骨的疼。

    以前你师父在的时候,会给老婆子以针灸治疗。后来你和你师父突然离开,也就没有人在为我看过了。

    小余儿,你师父他”

    老道士在世的时候,除了一身拳脚功夫之外,还精通面相占卜,风水堪舆。有道是医道不分家,除了上述这些本领之外,老道士还精通医术,尤其针灸功夫,更是出类拔萃。

    高余犹豫一下,轻声道:“师父他,死了!”

    “啊?”

    麻婆子露出了惊讶之色,但旋即轻轻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你师父,是个好人啊。”

    她坐下来,想了想道:“去年,你和你师父突然失踪,之后官府在玉皇观发现了好几具尸体,其中还有玉皇观的道士。他们说,是你和你师父做的好事,还发布了海捕文书只是老婆子不相信!别看我没读过书,也没见过世面,可这好人和坏人,老婆子却不会看错了!但当时官府就是这么宣布的,老婆子也是无能为力。”

    “玉皇观的吕太冲道长,不是我们杀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!”

    高余沉默了,他不知道该怎么说。

    麻婆子道:“小余儿你回来,一定是有你的想法,老婆子不想过问。

    但是,你要保护好你自己,千万别暴露了身份据我所知,官府并未放弃追查你和你师父。我听说,上个月还有人在玉皇观打听你的事情,之后官府派人抓捕,被那人打伤了十几个之后,逃离了玉皇观,去向不明。所以,你回来,危险的紧。”

    “有人,打听我?”

    高余愣住了,露出了困惑之色。

    麻婆子道:“是啊,玉皇观的一清道长,不就是小余儿你吗?”

    一清,是高余的道号。

    高余闻听,是真的困惑了。

    在杭州,知道他道号的人多,知道他本名的人却很少,可说是屈指可数。

    打听他的道号

    “阿婆,是本地人?”

    “好像不是!”麻婆子想了想,摇头道:“具体的情况,老婆子也不是特别清楚,不过据他们说,好像是外地人,操着北方口音,而且年纪不大。因为和你有关,所以老婆子才留意了一下,其他的情况就不太清楚了还有,你可别去玉皇观。”

    “为何?”

    “老婆子听说,朱通判派了人在那边,说不定是要抓你。”

    “朱通判?那位朱三公子吗?”

    “就是他。”

    朱三公子,本名朱彪,是朱勔的小儿子,官拜杭州通判一职。

    高余倒是知道这个人,因为当初他还在杭州的时候,朱彪就已经是杭州通判了!不过,朱彪其人,名声并不是太好。他和他的老子一样,贪婪成性,好色如命,是个不折不扣的恶人。好在,杭州并非苏州,否则他不定会做出什么事情。可即便如此,他还是凭借他通判的权利,又通过苏杭应奉局的路子,在杭州刮地三尺。

    只是,他为何要抓高余?

    高余是想不明白这个问题。

    “阿婆,那朱彪是什么时候派人去的玉皇观?”

    “好像说是从去年你和你师父失踪,到现在一直都派人在那边。”

    那和父亲就没什么关系了!

    高余知道,他离家出走,高俅一定会派人过来。若如此的话,朱三公子派人驻扎玉皇观,也在情理之中。可是,听麻婆子这么一说,高余就意识到情况有些不妙。

    从去年就开始了吗?

    他和师父在杭州的时候,非常低调,朱彪为何对他如此上心?

    从去年派人驻扎玉皇观一直到现在高余发现,这件事情似乎要比他想象的复杂。</p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