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余宋 第一百二十二章 一览众安桥(2)求月票,求订阅!
    

一秒记住本站域名【春宵社 http://www.chunxiaoshe.com 】,为您提供 余宋 小说最新章节阅读!

一秒记住【春宵社 WwW.chunxiaoshe.Com】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    高余在杭州生活三年,对于杭州的瓦子、坊市并不陌生。

    他在清湖河畔,找到了一家名为安乐馆的客栈住下,算是有了落脚之地。这安乐馆是一家老馆子,据始建于吴越年间,有二百多年的历史,在杭州的名气响亮。

    安乐馆坐落在桥南,位于钱塘门大街街北。

    紧邻兴庆坊,隔街就是下瓦子,背依清湖河。馆子里楼台亭榭,假山流水,装饰极为雅致。

    当然,如此客栈酒楼,费用自然不低。

    不过对于高余而言,这安乐馆无疑是最好的选择。

    普通人不得进入,便是官府差役,也无法在馆内随意抓人。据,这安乐馆的后台,就是主持苏杭应奉局的朱勔。且不朱家在东南权势熏天,单那朱勔的儿子,如今就官拜杭州通判。如此背景之下,谁又敢轻举妄动,谁又敢在安乐馆放肆?

    高余这次来杭州,是为了寻找仇人,为师父报仇。

    那仇道人不一般,他不能掉以轻心。

    所以住在安乐馆里,一来是安全,二来这里四通八达,真若有危险,也方便脱身。

    更何况,高余而今可不是当年和怀清道长寄居玉皇观的道士。

    他身上去少钱,从汴梁离开时,他还找高尧辅借了十枚金叶子,足以支撑他在安乐馆住宿。

    他要了一个独门独户的楼,一旁就是流水潺潺的清湖河。

    这楼的位置,略有些偏,但非常安静。

    分上下两层,还有一个独立的院落。出门,便是凉亭,门一关,更不会有人打搅。

    他把青驴就系在院中,在楼里安置好了行礼。

    其实,也没有什么行礼,主要是那一口箱子。

    “九哥要出门吗?”

    安乐馆的伙计,倒是服务周到,眼力价十足。

    高余安顿好之后,准备出门走走。那伙计连忙上前招呼,恭敬送高余走出了馆子。

    站在钱塘门大街上,高余向两边张望,便直奔下瓦子。

    他不止一次游玩过下瓦子,师父当年,还在这里摆过算命摊子。

    所以,这下瓦子对他而言并不陌生。只是,而今的高余,便是行走在瓦子里,怕也不会有人认出他来。当年那个跟在老道士身边,瘦瘦的道士,而今长高了不少,也变得壮实和丰润许多。加之衣着华丽,气质也发生变化。即便是当年常与他打交道的人,面对面也未必能认出高余,更不要高余的口音,也有了变化。

    他专门在一家卖吹糖的摊子前停了一会儿,还与摊子的主人聊了几句。

    这家摊子的主人姓麻,是个年过五旬的老妇人。本地人都叫她麻婆子,而她制作的吹糖,可称得上是一绝。想要什么样的吹糖,只要出来,她就能够做出来。

    当初,高余最喜欢麻婆子做的麻糖。

    每次师父在众安桥摆摊相面时,就会给他十文钱。

    他会用五文钱在一些果子,再用五文钱买一支吹糖,便喜滋滋坐在师父身后,时不时拿着果子给师父吃一口,他舔一口吹糖。那时光,也是高余一生中最快乐的日子。

    高余花了十文钱,买了一支吹糖。

    在制作吹糖的过程中,麻婆子并没有认出他来。

    他这才松了口气,接过吹糖后,舔了一下,还是过去的老味道,脸上露出了笑容。

    既然连麻婆子都认不出他,高余也就放心了。

    他开始在下瓦子里游玩,一边走,一边四处观察。

    他也不知道要找什么,亦或者,他也不知道,该怎么去寻找。那裘妙法的书信上,他只认出了众安桥三个字。也就是,众安桥这边,一定和裘妙法存在某种联系。

    是勾栏吗?

    高余记得,裘妙法曾出入勾栏,找过录事。

    可是这下瓦子里,一共有十三座勾栏,录事多达近千人。除此之外,还有那私门暗娼,更不知有多少。这要是查找的话,无异于大海捞针,难度可着实是不呢。

    一年不见,下瓦子并无变化。

    高余在里面转了一圈,并没有去勾栏了查看,而是四处闲逛。

    不知不觉,天色已晚。

    他感觉有些疲惫,于是在一家熟悉的摊子前,买了一些鹌鹑馉饳儿,准备带回馆子里品尝。这鹌鹑馉饳儿,也是他当年很喜欢的一种食物。是用糯米磨成粉,而后用油煎炸成圆形的饼子,里面有馅儿,可以直接食用,也可以蘸着粗盐食用……

    嗯,这老胡家的鹌鹑馉饳儿,还是老味道。

    而老胡,也没有认出高余,更使得高余放心不少。

    斜阳,夕照。

    下瓦子的人越来越多,也越来越热闹。

    游棚纷纷开启,各种节目也陆续上演,还有那些勾栏,也亮起了灯,显得热闹非凡。

    和一年前,并无变化。

    高余走出了下瓦子,站在大街上。

    他向西看去……当年没到这个时候,师父就会带着他,踏上归途。

    玉皇观在城外,他们会沿着钱塘门大街,走出钱塘门,然后返回玉皇观。

    犹记得那年,师父背着褡裢,一手拿着布幌子,一手牵着他的手……他会从搭膊里拿出各种吃,自己吃一口,师父吃一口,一边走,一边笑,任由那斜阳照着他们的影子,在大街上拉的好长。

    可是……

    高余的眼睛,有些红了,眼眶有些湿润。

    不过他旋即醒悟过来,深吸一口气。

    这里是杭州,是他熟悉的地方,也是一个危险的所在。

    那仇道人,还有仇道人背后的人就藏在暗处,不定正在观察他,他绝不能失态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高余长出一口气,转身准备返回馆子。

    可就在他转身准备离开的一刹那,忽听一声惊叫声响起,他好像撞到了什么人……

    是麻婆子?

    高余转过身,认出他撞倒的人,正是卖吹糖的麻婆子。

    她拎着一个坛子,被高余撞倒在地后,坛子打碎,里面的糖浆洒了一地。

    高余忙蹲下身子,搀扶麻婆子起来。

    可就在他搀扶麻婆子的一刹那,耳边响起了麻婆子低沉的声音,“余儿,你怎么回来了?”

    高余心里一颤,手不由得一抖。

    他骇然向麻婆子看去,就见麻婆子看了他一眼,然后抓住他的手,大声道:“你这后生,打翻了我的糖浆,若不赔钱,休想离开。”</p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