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余宋 第一百二十一章 汴梁韦九(1)
    

一秒记住本站域名【春宵社 http://www.chunxiaoshe.com 】,为您提供 余宋 小说最新章节阅读!

一秒记住【春宵社 WwW.chunxiaoshe.Com】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    东南形胜,三吴都会,钱塘自古繁华。

    杭州,两浙路首府所在,有人口三十万,商业极其发达,号称东南第一。

    四月末的一天,一场大雨过后,柔风徐徐,却夹带着一丝丝闷热,令人有些难受。

    北关门外,一个青年牵着一头青驴,缓缓行来。

    他身高大约五尺八寸,中等身材,体形略显瘦削。

    头戴软纱转角簇花巾,身穿一件灰白色丝质圆领凉衫,腰系一套犀角腰带,脚下一双黑丝凉鞋,一看就是那富家子弟的打扮。那头青驴,也极为强壮。驮着一个箱子,也不知里面放了什么物品。不过看那风尘仆仆的模样,应该是长途跋涉而来。

    “慢着!”

    北关门的门卒,拦住了青年。

    “从何处来,为何而来,可有公验?”

    青年显然一愣,但很快就恢复了平静。

    他笑了笑,那张俊美的脸上,与人一种亲切的感觉。他从斜挎在身上的兽皮兜里取出一张公验,递给门卒。

    所谓公验,就是有官府开具的身份证明。

    有宋一朝,民风开放,户籍管理远不似汉唐那般严格,可若要远行,必须有官府开具的证明才行。平日里或许没什么用处,可一旦被查出没有,同样会被官府缉拿。

    公验,有规定的格式。

    姓名,年龄,以及具体的住所,和要前往的目的地。

    “韦高,是汴梁人?”

    “正是!”青年回答道:“因我家中行九,所以大家都叫我韦九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口音,为何有杭州口音?”

    “呵呵,我祖籍杭州,少时曾在杭州居住过一段日子,后来随迁往汴梁,口音却改不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,原先住在杭州何处?”

    “哦,就在万松岭下,孝仁坊。”

    门卒闻听,不禁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他把公验还给青年,又朝青年身后,那头青驴驮着的箱子看了一眼,指了指问道:“里面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一些衣物,大官人可要查验?”

    “算了,进去吧……不过呢,要老实点,莫要惹是生非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自然。”青年收好了公验,看似好奇道:“敢问大官人,以前记得没有这么严格,怎么现在盘查如此谨慎?”

    “还不是你们汴梁的是非。”

    “汴梁的是非?”

    “好像是汴梁有人意图闹事,于是官家下旨,责令府尊彻查。

    最近一段时日,都是如此。不过估摸着也不会太久,若查不出什么事情,自然就会放松。但在这几日,还是老实一些为好,不然被拿下,可就不是破财那么简单。”

    门卒听青年口音,也就没有太多防范。

    他轻声叮嘱了两句,青年连连道谢,而后取出一张十贯面额的钱引,偷偷塞进门卒手中。

    “多谢哥哥点拨。“

    十贯钱引,在杭州价值二十贯,和在汴梁相当。

    汴梁是因为帝都的缘故,而杭州则是东南商业最为发达之地,钱引普及的程度也高,所以也就值钱。真若是到那偏远之所,商业不发达的地方,钱引的价值就低。

    门卒顿时露出了笑脸,道:“九哥也许久没有回乡了,可有落脚之地?”

    “哦,还未想好。”

    “下瓦子那边热闹,也方便,还有游棚观赏,是个好去处。”

    “下瓦子?”

    青年似乎是想了想,而后一副恍然之色道:“哥哥的可是众安桥一带?”

    “哈哈,一看就知道九哥是个杭州人,若是外乡来的,怕还真不知道众安桥呢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哥哥提点。”

    青年也笑了,与门卒又聊了两句,便牵着青驴,走进北关门。

    这北关门,是杭州北城城门,始建于隋朝。后吴越国国主钱镠扩建城垣,更名‘北关’。

    青年走进北关门后,看着繁华而略显狭窄的街道,突然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他抬起头,呼吸着那熟悉的空气,在内心默默念叨着:师父,一清回来了……

    ++++++++++++++++++++++++

    这青年,正是高余。

    当初他向高俅恳请来杭州,被高俅拒绝。

    可是,高余从来都不是听话的乖宝宝,在某种程度上,他非常执拗。决定的事情,若非不得已,绝不会轻易改变。他要为师父报仇,好不容易找到了线索,又岂能放手?

    高余不是不相信高俅,也不是不相信官府的能力。

    只是,他要亲手为师父报仇,而且他知道,他有这样的能力。

    所以他安安静静陪伴梁氏一起过了清明,便准备偷偷离开。但是在离开前,他也做了很多准备。从裘妙法的事情上,他能够觉察出,那个仇道人背后的能量不。

    仇道人他们杀了师父,未必会就此罢休。

    不定他们寻找高余的下落,也使得高余格外心。

    首先,他改变了身份。

    在汴梁时,他通过李宝,在私下里弄来了一份开封府开具的公验。

    按道理这公验不太容易搞来,但俗话的好,有钱能使鬼推磨……李宝能够在汴梁成就一方势力,若没有几分手段,绝无可能。用李宝的话,公验有何难办?只要使足了钱,很容易弄来。而高余不缺钱,于是就通过李宝,得到这份公验。

    之所以用韦高之名,也是他一时间想不出好名字,就拿了赵构的假名来用。

    韦高,这名字其实也不错!

    把一切都准备好后,高余又让李宝偷偷联系了一艘南下的商船。

    之后,他乘船沿运河南下,令高俅失算。高俅命人在陆路设关卡拦截高余,哪知道他改了名字,又走的水路,结果一路畅通无阻,顺利逃出哦高俅的拦截和追踪。

    在抵达苏州之后,高余下船,改走陆路。

    他在苏州买了一头青驴,一路慢慢悠悠,倒也悠闲自在……

    裘妙法留下的那封信上,有‘众安桥’的字样。

    众安桥,是杭州一处极为繁华之地。

    它跨在清湖河上,因元祐四年,苏学士知杭州,捐献俸禄五十贯,而后募集财物在桥边修建安乐坊,三年里治愈病患千人。人们感激他的恩情,就把桥改名众安桥。

    而在众安桥南面,就是杭州的瓦子,名为北瓦,不过本地人更喜欢称之为‘下瓦子’。

    那瓦子里有勾栏十三座,还有各种游棚可供观赏。

    游棚,就是指那江湖班子带有流动性质的表演之处。节目种类多大三十余种,可称得上是丰富多彩。加之附近食铺、客栈众多,也就成了外地人来杭州的首选之地。</p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