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余宋 第一百一十九章 一池春水(3/3盟主coss1)
    

一秒记住【春宵社 WwW.chunxiaoshe.Com】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    高余并不知道高俅夫妇的打算。

    而且就算他知道了,也无可奈何父母之命,媒妁之言,这是天经地义的事情。

    这年月,有那三十岁仍不愿成家的浪荡子;但更多的,还是十七八岁就有了婚约,甚至结婚生子

    高俅很小心,派高成盯着高余。

    “今天,衙内和大壮去了内城。

    大壮在菜园子练功,衙内则找了常小六去吃酒。

    对了,回来的时候,衙内在于麻子那边订制了一些东西。小人去问了于麻子,是一套刀具,另外还有一百把飞刀。图纸是衙内所画,形状很怪异,但尺寸却很清楚。”

    “刀具?”

    高俅一脸茫然,“他还打制飞刀?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“没有别的什么举动吗?”

    “没有!”

    “好吧,那你下去,有什么情况,再来告诉我。”

    “太尉,衙内今天又出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他去了哪里?”

    “也没去哪里,在大相国寺和陈教头吃酒。”

    “嗯,我知道了!”

    “太尉,衙内昨天出门,和高都头在马行街看把戏,然后还比试了投壶。

    结果衙内十投十中,赢了高都头。”

    “只是看把戏吗?”

    “哦,高都头还拉着衙内吃酒,然后衙内吃醉了,就住在了城里。

    今天一早,他们去了鬼市衙内帮高都头挑选了一头獒犬,之后就一个人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日子,就这样一天天过去,很平静。

    高余好像忘记了要去杭州的事,除了在家陪伴梁氏,其余时间就四处玩耍,俨然一副纨绔子弟的模样。

    一开始,高俅还担心。

    他担心高余会偷偷摸摸的溜走。

    可是在高成几次汇报之后,他也就放下心来。

    小孩子嘛,容易忘事。

    被自己训斥过以后,估计他想明白了,也就不再说取杭州的事情了。

    这也让高俅松了口气,对高余的监管,随之放松了许多。

    又数日,寒食到来。

    依照习俗,从寒食节开始,各家各户就要断了灶火,高家也是如此。

    寒食三日,高余就在家里待了三天。

    或是陪梁氏聊天,亦或者是待在家里玩耍。

    高俅发现,高余竟然有一手出神入化的飞刀术。十二口飞刀神出鬼没,精准无比怪不得这小子让人打造飞刀,原来还有这一手绝技。高俅觉得,他小觑了高余。

    除了玩飞刀,高余还会与梁氏、高小妹、林氏玩一种叫升官图的游戏。

    这其实是一种搏戏,准确的说,就是掌控骰子。

    高俅也玩了一次,却是惨败。

    这升官图,就是在棋盘之上绘制出一个官僚机构的图形,分为小吏、科举、荫补以及武官四个途经。玩家通过控制骰子,来决定升官的方式和步骤。这不仅仅要会掌控骰子,更要有惊人的计算了,摆脱升官图上的各种陷阱,直到能位极三公。

    高余骰子玩的不错,可以说是达到了随心所欲的地步。

    这并非最可怕的,可怕的是高余的计算力,以及他对骰子的掌控力。

    一连三把,高余并未获胜,却帮着梁氏赢了两次,高小妹赢了一次,高俅却是垫底。

    “吉祥儿,你以前玩过这种搏戏?”

    “看父亲说的,孩儿当年也算是走南闯北,什么搏戏没有见过?”

    “直娘贼,想当年我可是马行街骰子魔,一手骰子打遍马行街无敌手,居然输给了你?”

    梁氏咯咯直笑,道:“夫君莫非不服气?

    若是不服气,咱们再来一把吉祥儿,娘这次要赢,你要帮我。”

    “娘吩咐了,孩儿怎敢不从?”

    “不玩了!”

    梁氏兴致勃勃,可高俅却不干了。

    他看出来了,高余三个人分明是联合起来对付他。

    一个高余,就能稳赢他,再加上梁氏和高小妹在旁边捣乱,他又怎可能是对手呢?

    “夫君这赌品可是不好,才耍了三把,就不玩了吗?”

    “说不玩,就不玩。”

    高俅赌气站起来,走到了旁边坐下。

    而站在一旁,和林氏观战的高尧辅突然道:“大娘,要不我来,可以吗?”

    自从那裘妙法的事情暴露后,高尧辅就变得很沉默,每次见到高余,也是躲躲闪闪。

    今天,他主动提出来,让高余和梁氏吃了一惊。

    高小妹道:“三哥,我们可是要耍钱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便没钱吗?亏得四哥发现的早,我才没有被人陷害,甚至因祸得福,平白赚了一大笔钱。

    哼,我就不信,四哥真就能战无不胜吗?”

    说着话,他就占居了高俅的位子,而后看向了高余。

    那目光中有一丝丝祈求之意,高余立刻明白了他的意思。

    高尧辅真就是不知好歹吗?

    他知道好歹,可是又爱惜面子,不知道该怎么向高余表达。毕竟,高余回来之后,他的敌意最深。如今却亏得高余警醒,让他避免了一场灾难,他心里自然感激。

    高余笑了,把骰子递过去。

    “三哥要玩,求之不得。

    正好这几日使钱有些狠了,三哥这是要给我送钱啊。

    我不欺负你,让你选科举嘿嘿,小妹,咱们两个合作,好好赢三哥一把,如何?”

    高小妹闻听,雀跃欢呼。

    只是这一次升官图,高余却大失水准,高尧辅一路顺畅,率先获胜。

    “三哥,马上就要省试了,愿三哥此次能够高中,成为咱家第一个进士。”

    高尧辅本来是打算输钱的,可没想到,竟然是这样一个结果。

    当他看到高余脸上的笑容时,立刻明白了高余的心意。

    眼睛不由得通红,他看着高余,轻声道:“多谢四哥的吉言,我一定不会辜负大家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,来来来,咱们再来,这一次怎地都不会输你。”

    “怕你不成?”

    高尧辅发自内心的笑了。

    高小妹和林氏在一旁,则是暗自流泪。

    至于高俅,一脸赞赏之色的看着高余,轻轻点头。

    他现在,对这个流落在外十五年的儿子,简直满意极了。

    圣人说,修身、齐家、治国、平天下吉祥儿能不能治国平天下,高俅并不在意。他在意的是,吉祥儿一定能修身齐家。家和万事兴!有吉祥儿,高家何愁不兴?

    他深吸一口气,向梁氏看去。

    就看到梁氏也是一脸欣慰,看着正在玩耍的高余三人,脸上的笑容,也是格外灿烂</p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