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余宋 第一百一十八章 我想去杭州(2/3盟主coss1)
    

一秒记住本站域名【春宵社 http://www.chunxiaoshe.com 】,为您提供 余宋 小说最新章节阅读!

一秒记住【春宵社 WwW.chunxiaoshe.Com】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    在汴梁城,有一个不一定真实,却有很多人知道的权势榜。

    这榜单上排名第一的人,出人意料,不是蔡京,不是王黼,更不是高俅,而是梁师成。

    排名第二位的人,才是蔡京。

    王黼排名第七,而高俅的排名,则在二十位之后。

    这个榜单不一定正确,但也足以说明一些问题。

    非功名出身者,特别是武臣,难以登堂入室。哪怕高俅深得官家宠信,还是不会被人认可。

    高余撇了撇嘴,看着高俅,露出敬重之色。

    高俅道:“你看我作甚?”

    “父亲果然厉害,居然有这么多的对手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不孝子,我是提醒你,以后要小心,莫要树敌,与我何干?”

    高余笑道:“孩儿一介白身,虽有一个迪功郎的虚职,却无任何差遣,谁又会在意孩儿?

    倒是父亲,身在朝堂之中,才需多加小心。

    至于孩儿,想来还不入那些大人物的眼。就算是要对付孩儿,也只能在暗地里下手,孩儿倒也不怕。”

    高俅脸上的笑容,戛然而止。

    是哦,蔡京也好,梁师成也罢,怎可能会对高余一个小孩子下手?

    他们要下手,只可能找高俅。

    因为只要高俅倒台了,高余根本不足为虑。

    本想好好教训一下高余,却没想到哪怕高俅天不怕地不怕,面对这样的对手,他也不禁有些心惊肉跳。他看了高余一眼,却发现这小子居然没心没肺的笑了!

    “父亲,那件事结果如何?”

    “哪件事?”

    “就是那些蛮子的事情”

    “这个”高俅犹豫一下,苦笑道:“此事若有活口还好,如今都死了,连个口供都没有。你所说的阴谋,也不过是猜测,空口无凭,如何让枢密院相信你的话?”

    “那些火器,就是明证啊。”

    “火器是不假,但你怎能确定,那是用来刺杀官家?”

    “可是,还有地图!”

    “地图,也算不得什么证据”高俅轻揉太阳穴,叹了口气道:“枢密院那边认为,所有的一切,都是咱们父子的凭空猜测而已,没有真凭实据,他们如何查证?

    不过,官家倒是很在意,已秘密下旨苏杭应奉局彻查此事。”

    高余曾居住杭州,自然听说过那苏杭应奉局的名号。

    崇宁元年,官家置造作局,用来制造宫廷所需的真巧器物。然而在崇宁四年,造作局就升格为应奉局,搜罗东南各地奇花异石,名木佳果,而后由水陆运送汴梁。

    这,便是民间流传甚广的‘花石纲’。

    花石纲的出现,令东南各地百姓的徭役陡然加重。

    后来朱勔的出现,更使得花石纲臭名远扬,人言‘花石纲’三字,莫不是咬牙切齿。

    那朱勔,官拜合州防御使,住持苏杭应奉局,是官家非常信任的人。

    高余不禁眉头紧蹙,陷入了沉思。

    见他这般模样,高俅也有些难过,于是道:“其实,枢密院那边,也不是完全不相信。只是兹体重大,不可等闲。相公们需要慎之又慎,所以才会这般小心我听说,枢密院也密令苏杭两地官府,秘密查证此事。只不过,不能放在明面。”

    “父亲,你觉得,能查到吗?”

    “说不好根据他们留下的线索来看,这件事应该是与江南明教有关联。

    可明教自本朝之初在民间传播,信徒众多。若是大动干戈,很可能会引发出骚乱。”

    “要不,我去查找?”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高俅睁大了眼睛,看着高余。

    高余犹豫一下,轻声道:“孩儿在杭州生活多年,对那边也较为熟悉。

    此事,还关乎杀害我师父的凶手,所以孩儿想去杭州,亲自查找,寻找出证据来。”

    “胡闹!”

    高俅勃然大怒,拍案而起。

    “你以为查找证据,是小孩子的游戏吗?

    这事关重大,对方居然敢刺王杀驾,绝非善良之辈。你一个小孩子,又能有什么用处?就算你在杭州生活了多年,可苏杭两地官员无数,还比不得你一个小孩子?”

    “可是”

    “没有可是!”高俅怒道:“这件事到此为止,你休要再提。

    吉祥儿,非是我不信你,而是这件事,真的非常凶险。你流落在外十五载,好不容易回来,我怎能让你再去冒险?别的不说,你昏迷这两日,你娘亲便骇的夜不能寐。若知道你要去杭州,岂不是要担心死吗?不行,这件事绝对不行,你不要再说了。”

    高俅说完,便怒气冲冲往外走。

    他走到门口时,又停下脚步,看着高余道:“吉祥儿,想想你娘亲,莫让她心碎。”

    这一句话,却说中了高余心中最为柔软之处。

    他天不怕地不怕,却怕梁氏难过。

    母子二人分别十余载,而今重逢不过二十日的光景,可他却能够感受出来,母亲对他的那份关爱。

    可是,师父的仇,就不报了吗?

    高余本来还再问一下,官府到现在都掌握了那些线索。

    但是看高俅这模样,想来问了也是白问。

    他慢慢走出书房,站在庭院中,抬起头来,看着碧蓝天空,久久不语。

    今日无风,白云悠悠。

    他静静站立着,目光中流露出迷茫之色。

    师父,我该怎么办呢?

    当晚,高俅和梁氏在屋里闲聊,说起了高余的想法。

    梁氏一听高余想要去杭州,立刻紧张了。

    “夫君,那怎么可以?”

    “我当然知道不成,只是我又担心,这孩子性子倔强。

    这些时日相处,我能感受到,吉祥儿是个念旧之人。他那师父对他有养育之恩,却被人杀害。他对他那师父感情深厚,肯定会想办法报仇。我就是害怕,这孩子一冲动,真就跑去杭州娘子,要想想办法,找个人能拴住他,莫让他胡思乱想。”

    梁氏顿时精神一振,坐起来道:“上次我与你说的扈三娘,你可打听清楚了?”

    高俅愣了一下,笑道:“娘子吩咐,我怎敢怠慢?

    扈三娘的事情,我已经问过三哥,他说那扈成是他手下的得力之人,扈三娘他也见过,长的确是花容月貌,只是性子有点野,喜欢舞刀弄枪我是担心吉祥儿吃亏。”

    “夫君真是糊涂,吉祥儿喜欢那扈三娘毋庸置疑,否则也不会梦中喊叫她名字。

    性子野,喜欢舞刀弄枪这又算得什么大事?

    你那吉祥儿,也不是一个省油的灯。真要是那扈三娘能管住他,岂不是一桩好事?”

    高俅,眼睛顿时一亮</p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