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春宵社 > 余宋>余宋 第一百一十五章 似曾相识(2)

余宋 第一百一十五章 似曾相识(2)

一秒记住【春宵社 WwW.chunxiaoshe.Com】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    宦官,自汉唐以来,就成为了一个邪恶的代名词。

    不过有宋一朝,倒是没有出现过宦官当政的局面,甚至还出现了几个名声相当不错的宦官。

    这也使得士大夫阶层对宦官虽然不满,却并不敌视。

    甚至从某种程度上,读书人对武臣的敌视和防备,远超过对宦官太监的敌视和防备。

    聂昌话完,就意识到言语中似乎有些不敬,于是忙再次开口道:“太傅怎地会在这里?”

    梁师成全不在意聂昌的话,依旧一副和煦笑容。

    “贲远,昨夜玩耍的还开心吗?”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还好吧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开心就好,开心就好!”

    梁师成慢慢起身,绕过桌子往外走。

    聂昌突然反应过来,这好端端的,梁师成为什么会在他房间里?

    “太傅……”

    他对梁师成并不反感,亦或者在某种程度上,还希望能够依附梁师成。

    不过梁师成停下来,朝他摆了摆手,“先洗洗脸,吃点东西再。“

    他越如此,聂昌就越紧张。

    快走几步来到梁师成身边,聂昌低声道:“太傅,到底发生了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贲远,不先吃东西吗?”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”

    “若是我现在了,你恐怕就没有心思吃饭了。”

    “太傅,你都这么了,我还哪有心思?”

    “也好!”梁师成转过身,背着手上下打量聂昌,许久之后叹了口气,“贲远好风雅,昨夜游河于五丈河,想来是快活至极。只是在你快活的时候,汴梁城里却发生了两起爆炸,甚至在金梁桥瓦子里,还闹出人名……本来,这一切都是可以避免的。但因为你游河玩耍,竟使得贼人差点逃脱。这么,你应该清楚状况了吧。”

    聂昌闻听,脑袋嗡的一声响,顿时懵了。

    “太傅,此话当真?”

    “高太尉之子,就是他那个失落多年的儿子,被人设局陷害。

    不过高衙内也是机灵,觉察了对方的局,于是在暗中打探虚实,却发现那些做局的人,竟然是反贼,还准备了威力巨大的火器,要在金明池开禁之日刺杀官家。

    高太尉派人通知你,却不想你不在衙门。

    对了,使院那边,有一个名叫李真的推官,你可知道?”

    “李真?”

    “昨天后半夜,官家下旨,命五龙寺内等子连夜抓捕,将李真和右军巡使丁盛捉拿。

    李真,是因为你常有不满高太尉的言语,所以才想着刁难高太尉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丁盛还抓了高衙内,更使高衙内在开封府大牢中昏迷不醒……官家震怒,对你非常不满。”

    聂昌听得一怔,脸色旋即煞白。

    他脱口而出道:“太傅,那李真和丁盛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梁师成脸一沉,笑容隐去。

    那模样,也使得聂昌心里一颤。在电光火石间,他似乎明白了一些事情,旋即露出苦笑。

    “李真、丁盛二人,已畏罪自杀。”

    果然!

    聂昌暗道一声,轻轻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梁师成这才恢复了笑容,柔声道:“贲远,高衙内这件事,穿了是李真、丁盛二人自作主张,实际上与你并无太大关系。可是,这渎职之罪,你怕是无法逃脱了。”

    “贲远明白。”

    “好好做事,官家自有决断……这件事,到此为止。”

    梁师成完,又看了聂昌一眼,“放心,不会有什么大麻烦,人嘛,难免会犯错误。

    好了,我今日来就是和你所这件事。

    开封府不可以乱,汴梁城还是会歌舞升平,你对吗?”

    “这是自然!”

    聂昌脸上的笑容却不太自然,目送梁师成离开。

    他当然明白是怎么回事……他是看不惯高俅,但是与高俅并无太大恩怨,又怎可能下令为难高余?那李真和丁盛,是他的手下,却不是他的人。他们的背后,是少宰王黼……这一点,梁师成心知肚明。不过,梁师成和王黼是邻居,王黼又称梁师成做‘恩相’,平日里在梁师成面前执子侄之礼。这种情况下,梁师成会偏向谁呢?

    穿了,他渎职是没有错,可是这最大的责任,是在王黼身上。

    他成了替罪羊!

    聂昌双眼无神,坐在床榻上呆呆发愣。

    不过还好,他可能会受到责罚,甚至会丢掉权知开封府的差遣,但是梁师成一定不会亏待他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聂昌长出一口气。

    他迈步走出了房间,却被那耀眼的晨光晃了眼,忍不住伸出手来,半遮挡了一下……

    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

    从开封府出来,梁师成就上了轿。

    他闭上眼,露出疲惫之色。

    原本,他也不太有把握,那聂昌会闭嘴。只是抱着试一试的态度前来,没想到……

    他是个宦官,身后并无子嗣。

    论官职和权利,他已经做到了极致,很难再有作为。

    这也使得梁师成所有的追求,都落在了金钱至上……王黼去年能连升八级,做到少宰之位,与梁师成暗中推波助澜,也不无关系。他对梁师成一向恭敬,而且孝敬不少。如此一来,梁师成不帮衬王黼,还能帮衬高俅不成?他和高俅,又不熟悉。

    “前面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轿突然停下,打断了梁师成的沉思。

    他掀起帘子,一脸不快问道。

    “是太尉府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太尉府?”

    梁师成眉头一蹙,想了想道:“落轿,咱们在这里等一等。”

    轿子落地,他从里面走出来,就站在轿子旁边,朝前方查看。

    只见一个眉清目秀的妇人,从开封府大牢里走出。她一边走,一边大声道:“心一点,心一点,莫要伤了我儿。”

    几个人抬着一张门板,跟在她的身后。

    那门板上躺着一个人,由于距离较远,所以看不太清楚。

    但梁师成微微一笑,心道:这便是那高衙内了……也不知他是中了哪门子邪,居然昏死在大牢里。可能是老天都看不惯高二,所以让他受此惩罚?倒有可能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他目光一转,从那妇人脸上扫过。

    本想着等对方走了之后,他也跟着走,最好双方不要有交集。

    可不成想,梁师成的目光,却突然凝固下来。

    “那娘子,是谁?”

    “应该就是高太尉的大娘子吧,据是高衙内的亲娘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梁师成返回轿子里坐下,片刻后又探身出来问道:“那位大娘子姓什么?”

    “好像是姓梁……和老爷一个姓氏。”

    “姓梁?可知道是哪里人吗?”

    “这个就不太清楚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梁师成放下了帘子,仿佛是睡着了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,高府的人把高余在马车上安置好,梁氏也上了马车,一干仆人牵着马车,从梁师成的轿子旁边走过。梁师成,偷偷掀起了帘子的一角,向外张望。

    “老爷,咱们走吧?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梁师成答应一声,片刻后又开口道:“回去之后,给我查一查那位大娘子的来历。”</p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