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余宋 第一百一十三章 天花乱坠(3)求首订,求月票,求推荐票!
    

一秒记住本站域名【春宵社 http://www.chunxiaoshe.com 】,为您提供 余宋 小说最新章节阅读!

一秒记住【春宵社 WwW.chunxiaoshe.Com】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    高俅见状,顿时笑了。

    他经常进宫陪赵佶,自然认得这小可人。

    “柔福帝姬有眼光,我儿虽没有读过多少书,却知忠君报国;全不似某些人,虽读了不少书,却如疯狗般乱咬人。”

    “高二,你说谁是疯狗?”

    “谁接话,谁就是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王黼也认得赵多富,更知道这小可人,是何等受官家的宠溺。

    你什么时候见过,官家召见文武大臣时,无关人员可以参与?这小可人出来的突然,更说明她就躲在旁边。这集英殿守卫森严,如果没有官家允许,谁能够进来?

    赵佶也坐不住了,绕过龙书案,走到了赵多富身边,一把将她抱起来。

    “嬛嬛乖宝,你怎么跑出来了?”

    “他说小哥哥是坏人,嬛嬛不答应。”

    赵多富好像一头愤怒的小狮子,虽然由赵佶抱着,却仍旧张牙舞爪。

    看样子,今天不用撒泼耍赖了……

    高俅心中大笑,可脸上仍旧做出一副恼怒之状。

    “你们两个,闭嘴!”

    赵佶厉声呵斥高俅和王黼,抱着赵多富回到龙书案后。

    “正好高卿也来了,那就把说一说,到底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还有,为何不见聂昌前来?朕不是已经派人传旨,让他前来吗?”

    “官家是说,聂贲远吗?

    臣倒是知道他的去处,听说他晚上约了人,乘船出城游玩去了。官家若要找他,怕是要派人顺着五丈河去寻找,说不定已经出了永顺水门,要找他只怕有些麻烦。”

    “王相公倒是对聂府尊的行踪,清楚的很呢。”

    “高太尉,你这话什么意思?聂贲远本就性情懒散,喜好招呼朋友,游山玩水……不瞒太尉,他也邀请了我。只是我今天疲乏,所以婉拒了,所以才知晓他行踪。

    也是,高太尉公务繁忙,不知有没有被邀请呢?”

    “我高二受陛下之恩,无以为报,从不与人结党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谁结党?”

    “谁结党,谁心里清楚。”

    “高二,你欺人太甚。……”

    高俅和王黼之间的矛盾,可以说人尽皆知。

    两个人平时在官面上还能和平相处,但私下里却斗得不亦乐乎。

    赵佶对此,已经见怪不怪。

    他们在没有外人的时候,哪怕是当着官家的面,再小的事情,都会争吵不休……

    “高卿,回答朕的问题。”

    高俅这才停止了和王黼争吵,躬身道:“官家,事情是这个样子的……”

    当下,他把高余发现裘妙法等人行踪可疑,而后顺藤摸瓜,发现了裘妙法等人暗地里收买人画金明池地形图。于是就猜测到,裘妙法图谋不轨,所以就暗中监视。

    高俅自然不会说高尧辅也牵扯其中,只说是裘妙法等人设局想要陷害高余。

    “官家,我那孩儿自幼流落在外,跟着他那道人师父四处漂泊。

    王八郎说的没错,我儿读书不多,可对那下三滥的江湖门道,却清楚的很。他一向警醒,察觉到对方是要设局害他,于是便暗中调查,却调查出了对方的真实意图。”

    他在陈述事情的时候,不经意黑了王黼一波。

    王黼想要还嘴,哪知道被赵佶瞪了一眼,只得乖乖闭上嘴巴。

    高俅甚至赵佶的喜好,那是个骨子里充满了一种浪漫情怀的风雅帝王。

    他好高雅的事务,也喜欢江湖故事。

    想当初赵佶还是端王的时候,高俅就经常陪着他,便衣简装在街市之上听人说书。

    而高俅,更是有一副好口才。

    他现在要救自己的儿子,怎会保留余力?

    就见他口沫横飞,把高余发现裘妙法等人的行径说的是惊心动魄,又如何孤身涉险,和裘妙法等人勾心斗角,打探虚实的过程……他也不知道高余是怎么做的,反正这事情知道的人不多,只管吹就是,听得赵佶怀抱赵多富,却是眉飞色舞。

    这厮一身的本事,都在他那张嘴上!

    王黼心中咒骂,却又不得不承认,高俅说的很精彩,连他都有点听得入迷了……

    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

    开封府,大牢。

    这开封府大牢,并非关押重刑犯的地方。

    一般而言,进开封府牢房的人,大都是尚未定罪的嫌疑犯、证人、亦或者犯人家属。

    可是今晚,这开封府大牢却人满为患。

    原本被关在牢里的嫌疑犯,都被驱赶出去,挤在一个大牢房内。

    十几名器宇轩昂的勇壮被关押在一个大间中,由马大壮带领;高余、陈广还有高崇三人则被分别关在三个小间中,显示出了不同于普通凡人的高规格待遇。也是,这些人可不好打交道!那十几名勇壮,全都是身强力壮,一看就是悍勇之辈。

    而陈广,东京八十万禁军枪棒总教头;高崇,开国勋贵之后,保义郎,殿前司都头;高余,殿前都太尉高俅的小儿子……看着名单,那开封府大牢的节级就有一种想哭的冲动。

    “衙内,可要安排些酒食?”

    节级心里,已经把丁盛的祖宗十八辈骂了一遍。

    这里面的小祖宗们,没一个好相与的……

    “节级哥哥休要为难,只当我是个普通人即可。

    我现在进了开封府的牢里,便是嫌疑人,而非太尉之子。倒是我那些家丁,跟我辛苦了一晚上,还担惊受怕,想是肚子饿了。请节级哥哥为他们准备些饭菜,一应开销我来负责……特别是我那个兄弟,是个大肚汉。饭菜不必太好,但一定要吃饱。”

    大牢里的勇壮听到了高余的话,忍不住一个个激动不已。

    “衙内仁义。”

    众人高声喊叫,虽只有十几个人,可那气势,却足以让旁边可以关押四五十人的大牢里的犯人心惊肉跳。

    “衙内怎说得话,伺候衙内是小人本份,怎好让衙内出钱?”

    “节级哥哥休啰嗦,就这么说。

    若不同意,他们就不会吃,哪怕山珍海味也不行。”

    高余说着,从搭膊里取出钱来。一般而言,进了大牢,随身物品会被收走。可节级又怎敢做这种事?

    “还有,我有些累了,不要打搅我,我要休息。”

    “小人明白。”

    高余点点头,朝着隔壁牢房里的陈广和高崇道:“教头、保义郎,不必担心。我想咱们最多一两日就会出去,若有什么需要,只管与节级哥哥提出,我来会账就是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