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春宵社 > 余宋>余宋 第一百一十二章 一个好人(2)求首订,求月票,求推荐票!

余宋 第一百一十二章 一个好人(2)求首订,求月票,求推荐票!

一秒记住【春宵社 WwW.chunxiaoshe.Com】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    金梁桥后巷,距离金梁桥瓦子不算远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,那两声爆炸,一定和高余有关。

    赵佶当然相信,不是高余在搞事。他虽然没有见过高余,可是这些日子来,每次和高俅见面,都会听到高俅夸奖高余的话语,也知道,那高余一定是个聪明之人。

    聪明的人,就不会乱来。

    高余发现了有人图谋不轨,高俅还派人通禀了开封府?

    赵佶在心里,飞快梳理出了一条脉络,眉头更拧成了一团。

    “邵成章!”

    他唤来了内侍,吩咐道:“立刻去高府,请高俅立刻进宫,在集英殿等候召见……同时,让王黼、聂昌也来集英殿,就说朕有事要问他们……对了,还有那个劳什子右军巡使,叫什么来着?”

    “丁盛!”

    赵金罗再次开口。

    这也是她今晚回来后,第二次开口。

    郑皇后扭头,看了赵金罗一眼。

    女儿的心思她很明白,想来也是对那个右军巡使不太满意。

    没错,郑皇后疼爱赵楷和赵多富兄妹,甚至比对自己亲生女儿还要疼爱。可是,谁又会真的不喜欢自己的女儿,却疼爱别人家的孩子呢?而且,还是她当年对头的孩子。

    身为皇后,自然有许多不得已。

    她要展现出母仪天下的风采,就必须要付出一些代价。

    内心里,对赵金罗怀有愧疚。

    所以赵金罗不满的人,郑皇后也就不满。

    所谓母女同心,她神色淡然道:“就是那个丁盛,让他在宫外候着!若他做得好,官家自有封赏;可若他敢存有小心思,便是官家不罚他,我也不会轻饶了这厮。”

    赵佶朝郑皇后看了一眼,没有发表意见。

    他不好‘这厮、那厮’的称呼,但是对郑皇后的说法,却极为赞同。

    邵成章虽说年纪不大,却极为机灵。

    他立刻领会了郑皇后的意思,躬身道:“奴婢遵旨。”

    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

    高俅回到府中,就听说了金梁桥爆炸,高余被抓的消息。

    一向冷静的他,顿时暴怒,如同一个受伤的野兽,在客厅里咆哮。

    “聂昌该死,你便是看不起我,也不该置公务不顾。

    我与你素无恩怨,找你也是出于公心,送一桩功劳与你。你不听我的,反而抓我孩儿……该死,该死!”

    高俅咬牙切齿道:“聂昌,我定不与你罢休。”

    “夫君,吉祥儿可如何是好?”

    “娘子放心,吉祥儿聪明的紧……他在大庭广众之下把事情说破,那聂昌也不敢奈何他。

    这样,天一亮我就进宫求见官家,定要为吉祥儿讨回公道。”

    他安抚了梁氏,又唤来了高成。

    “你可见到那聂昌了?”

    “回禀太尉,小人并未见到聂昌。

    小人到开封府的时候,那边的人告诉小人,说聂昌不在衙门里。故而小人就把太尉的名剌交给了一个名叫李真的推官。他说会通知聂昌,然后就让小人回来复命。”

    “此事,我已知晓。

    这样,你去通知一下高瑾,就说让他不比担心高崇的事情;然后再清点一下伤亡,拿出二百贯钱,与那些伤亡家属。就说今后若有什么难处,可以找你来帮忙。”

    “太尉,要使这么多钱吗?”

    高俅眼睛一瞪,厉声道:“我儿说了,要妥善安置。

    难道我儿的话,不值二百贯钱?哪儿来的这么多废话,赶快给我却操办。二百贯,一文钱不能少。若是被我知道你敢动手脚,就打断你的狗腿,然后刺配西北。”

    高成吓了一跳,忙道:“太尉放心,小人一定把钱如数送给他们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,明日备上礼物,送去孟学士家中。

    就说,是感谢孟仪曹挺身相助,没有别的意思。若是孟学士不肯收,那你就当街扔了。老子礼数到了,他若不肯赏脸,老子也不会客气。那些个相公,真以为我高二好欺负吗?”

    高俅吩咐完,就把高成赶走。

    他心里憋气,正准备回屋,却接到了官家旨意,命他集英殿议事。

    高俅闻听大喜,立刻命人为他更衣。

    “娘子放心,今天就算是在集英殿撒泼耍赖,也要救出吉祥儿。

    我高二平日里不想得罪人,可若是有人欺负到我的头上,我高二别的没有,撒泼的手段却多的紧。”

    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

    高俅赶到集英殿时,已是后半夜了。

    集英殿里,灯火通明。

    一百二十枝河阳龙凤蜡烛分做四排,把个大殿照映得通通透透。

    大殿外,有班直守护。

    高俅与班直众人点头,便走进了集英殿。

    “官家,此事臣确实不清楚。”

    殿内,已站立一人,大约四十左右,生得一副白净面皮,相貌清秀。

    他正诚惶诚恐道:“臣天黑之后,就一直在家中,没有走出家门半步,更不清楚外面发生的事情……后来,臣就睡下了,若非官家召唤臣,臣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。”

    那人,正是少宰王黼。

    “王黼,你真不知道吗?”

    “臣的确不知……不过以臣看来,小高衙内自幼流落在外,没读过什么书。回来之后,身份骤变,以至于忘乎所以。他不清楚律法,也很正常……只是这当街杀人,未免有些……要我说,定是高太尉太过宠溺他,疏于管教,才会有此行为吧。”

    高俅迈步走进集英殿,就听到王黼说高余的不是。

    按照他的说法,高余就是个暴发户,忘乎所以的二世祖。

    若是官家对他产生了这种印象,只怕是对高余日后的前程不利……

    这个王黼,不管什么时候都不忘找我麻烦!

    高俅勃然大怒,快走两步,就要与那王黼争辩一番。

    可没想到,他还没有动手,从大殿一侧却跑出来一个娇小的身影,来到了王黼身后,一脚就踢在了王黼的腿上。

    “诶呦!”

    “嬛嬛,放肆!”

    王黼痛叫一声,扭头看去。

    几乎就是在同一时刻,赵佶也高声喊喝。

    赵多富小脸通红,眼中喷着怒火。

    她嘟着嘴,手指王黼大声道:“爹爹,他是坏人……小哥哥才没有杀人!他不是坏人,他是一个好人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