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余宋 第一百一十一章 告状(1)求首订,求月票!!!
    

一秒记住本站域名【春宵社 http://www.chunxiaoshe.com 】,为您提供 余宋 小说最新章节阅读!

一秒记住【春宵社 WwW.chunxiaoshe.Com】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    金梁后巷的两次爆炸,并未惊动内城。

    但身处皇宫中的官家依旧得到了消息,惊怒不已。

    自他登基以来,至今已有二十载。二十年里,虽说算不得政令通明,但也还算过得去。而今,就在他眼皮子下,却出现了两次爆炸,即便是在外城,也让他惶恐不已。

    “张迪!”

    “官家吩咐。”

    “立刻去开封府,询问聂昌,究竟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张迪是徽宗皇帝的心腹,官家对他可说是信任有加。论权势,他或许比不得童贯和梁师成,但即便是童贯两人,也不敢轻易得罪。因为张迪陪王伴驾左右,以亲疏关系而言,无疑张迪与官家更亲近。只不过,这个张迪很谨慎,从不参与争斗。

    张迪也听说了金梁桥爆炸案,忙领命离去。

    不过就在他准备出门时,一个娇小的身影,一阵风似地闯入了坤宁殿东寝阁中……

    “爹爹,爹爹,我回来了!”

    那小可人一进门,就欢声叫道。

    坤宁殿,是郑皇后的寝宫。

    官家多情,宫中嫔妃无数,而郑皇后并非最受宠爱。

    不过呢,皇后懂事,晓得官家喜好,更知道进退。所以自大观三年成为皇后之后,十年来圣宠不衰,地位稳固。她从不争宠,只恪守着皇后的职责,代官家掌管后宫。

    自古以来,这后宫之中,从不会少了勾心斗角,还有那看不见的刀光剑影。

    但是对郑皇后而言,这都算不得什么。

    她本就是一步一步走到这位子上,期间还有与早已故去的王皇后,以及懿肃贵妃之间的争斗。那权谋手段,早了然于心。加之她手腕高明,又懂得拉拢人,所以把个偌大的后宫,治理的井井有条。争斗,不可避免!但所有人,都要知晓分寸。

    这,就是她的原则!

    谁如果不知分寸的乱来,表面温和柔弱的郑皇后,就会展现狠辣的一面。

    十年里,死在她手中的嫔妃有几十人之多。但是不管死多少人,却无人说她不是。

    这就是郑皇后的高明之处。

    她曾经与三皇子,也就是郓王赵楷兄妹的母亲是死敌,两人龌龊不断。可是在懿肃贵妃死后,她却主动承担起了抚养赵楷兄妹的责任,而且极为尽职,对兄妹两个宠爱有加,甚至超过了对亲生女儿的宠爱。就凭这一点,宫中谁不夸赞她仁厚?

    正因为这样,官家对皇后很是敬重。

    虽然他不常留宿在坤宁殿,可每天晚上都会来东寝阁坐坐,陪郑皇后聊聊天。

    坤宁殿,分为东西两个寝阁。

    其中东寝阁是郑皇后居住之地,而西寝阁则是皇子皇女们居住之所。

    赵佶的心情,本来很差,可是在那小可人跑进来后,脸上的阴鸷顿时消散,取而代之是和煦温暖的笑容。他如今还不到四十,正是男人最好的年华,成熟有权势。

    加之他喜好风雅,所以举手投足间,都会散发出一种极为迷人的气质。

    小可人一头就扎进了他的怀中,“爹爹,爹爹,嬛嬛好想你!”

    即便是有再多的不快,听到小可人撒娇似地讨好,都让赵佶的心里,暖暖的,开心至极。

    他哈哈大笑,把小可人抱起来,让她坐在腿上。

    而这时候,赵构和赵金罗也联袂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看到坐在赵佶腿上的赵多富,赵构的眼中流露出一丝羡慕之色。

    从小到大,官家都没有这样亲热的抱过他……

    “孩儿,见过父亲,皇后!”

    赵构上前,躬身请安。

    赵金罗则站在了郑皇后的身后,一副清冷模样。

    郑皇后微笑道:“今日辛苦九哥了,陪着她们出去玩耍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孩儿的本份。”

    赵佶却没有理睬赵构,只顾着逗弄赵多富,温言道:“嬛嬛,今天跑去哪里玩耍?”

    “九哥带我们,去了金梁桥瓦子。”

    赵佶心里咯噔一下,抬头向赵构看了过去。

    这也是赵构进得东寝阁以来,他第一次关注赵构。

    “你们去了金梁桥瓦子?可遇到了什么危险?”

    赵构心里一咯噔,就知道金梁桥的事情,已经传到了宫中,被官家知晓。

    他正要开口,赵多富已抢先道:“爹爹,嬛嬛今天看到了抓坏人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“有一个小哥哥在瓦子里抓捕坏人……那个坏人太坏了,还抢了别人家的婴儿投掷出去,被那个小哥哥救下。最后,那个坏人被小哥哥杀了,当时真的好精彩啊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赵多富说的颠三倒四,有些不太清楚。

    赵佶眉心一蹙,目光再次落在了赵构身上。

    这也是今天晚上,赵佶第二次看自己。赵构心里不由得一震,轻声道:“是高太尉的幼子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说吉祥儿?怎么又扯到了吉祥儿?”

    郑皇后一旁轻启檀口,看似询问,实则是在提醒赵佶。

    赵佶道:“这事,与高二有甚关系?”

    他和高俅实在是太熟了,熟到在私下里,会直接称呼‘高二’。

    “是这样,小高衙内好像发现有人在城里图谋不轨,于是就跑去抓捕。

    结果对方有一个人跑到了瓦子,小高衙内孤身追捕,并与对方展开了搏斗,将对方制服。”

    事实上,赵构也不太清楚今晚的状况,只能有一说一。

    不过,他并没有说出他和高余早就认识的事实,因为他还想要从高余手中,买到快雪时晴帖。

    “这什么乱七八糟的,吉祥儿怎么变成了捕快?”

    高余的名字,是赵佶钦赐,自然印象深刻。

    虽说高余回来后,他一直没有召见高余,一方面是觉得没有必要,另一方面也不甚上心。

    “父亲,小高衙内不是捕快,但他被军巡院的人,抓走了!”

    赵金罗在郑皇后身后轻声说了一句,就闭上了嘴巴。

    郑皇后诧异的回头,看了赵金罗一样。

    自家女儿是个什么性子,她很清楚。有时候,她都后悔当年让赵金罗做了居士,以至于性子清冷,平时什么人都不理睬。而今,她却主动谈及别人,倒是有趣……

    “九哥,你慢慢说,别急。”

    “爹爹,那个当官的是个坏人。”

    依偎在赵佶怀中的赵多富,又不合时宜的插了一句。

    看她撅着嘴,嘟着脸,一脸不高兴的小模样,可心疼坏了赵佶,于是问道:“嬛嬛说的,又是哪个?”

    “是开封府右军巡使丁盛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?”

    “那厮来的晚不说,一来便不分青红皂白,要抓走小高衙内,说小高衙内没有权力在城中抓人;小高衙内说,高太尉已经命人去开封府呈报了,可是迟迟不见动静,所以不得已而为之……可是那丁盛却不肯听,非要抓走小高衙内,还出言不逊。”

    赵佶闻听,脸色顿时阴沉下来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