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余宋 第一百一十章 牢狱之灾(盟主我本非我3/3)
    

一秒记住本站域名【春宵社 http://www.chunxiaoshe.com 】,为您提供 余宋 小说最新章节阅读!

一秒记住【春宵社 WwW.chunxiaoshe.Com】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    丁盛的脸色,出现了变化。

    虽然那变化极其微小,却已经入了高余的眼睛。

    高级察言观色,让高余有着非凡的观察力。他脑筋急速转动,很快就猜出了端倪。

    “你胡说什么?本官秉公执法,何需借口。”

    “的确不需要借口,只不过刚才丁军巡说话时的目光闪烁,显然这些话并非发自内心。

    让我猜猜看,丁军巡和我素昧平生。

    我流落江湖十五载,本月才回到汴梁与父母重聚,也就是说你我之间,并无恩怨……既然如此,丁军巡也就没有道理来为难我才对。可现在……丁军巡,你越是不看我,就越是显得心虚。你并非是想要教训我,而是想要让我父亲颜面无光,对吗?

    不过,你不可能与我父亲有恩怨,因为你还不够资格。

    是你背后之人……对,就是你背后的人!你想要帮你背后的人,通过我来教训我父亲。”

    “胡说,胡说,你怎敢如此污蔑本官!”

    丁盛的脸,青一阵白一阵,脸色极其难看。

    而一旁孟钺则惊讶的看着高余,眼中流露出了欣赏之意。

    他知道高余的存在,只是从未见过。当然了,因为高余是高俅之子,他对高余也不算太待见。可没想到,今天会在这种情况下和高余相识,更引起了他极大兴趣。

    “教头,咱们坐牢去,免得给人有了教训咱们的由头。”

    丁盛的气势,已经全无。

    高余却笑了笑,看着那衙役道:“你现在真要给我带枷吗?”

    孟钺道:“丁军巡,你既然说要按照规矩行事,当知开封府大牢关押的人,大都是未经判决的嫌疑人,以及证人。这等情况下,若对方未曾反抗,便不得披枷带锁。”

    玩律法吗?

    孟钺虽非专业人士,可毕竟是司录司六曹所属。

    那衙役听了,也露出为难之色。

    他看明白了,这是神仙打架,小鬼遭殃。对他而言,背后是殿前都太尉的高俅,非他可以招惹;但他还要在衙门里当差,就不能违抗丁盛。而这丁盛,也有背景。

    他,能怎么办?

    “走吧,我随你们走就是,回来这么久,还没住过开封府的大牢呢。”

    说完,高余朝丁盛撇了一眼。

    “丁军巡,我不会让你为难的,放心吧。”

    “孟仪曹,还要烦劳你一件事情,去金梁桥后巷走一遭。

    告诉保义郎,莫要反抗,我在开封府大牢里等他们。若有死伤,一应后事及抚恤,我高家自会承担。让大家都放心,老老实实的,随我一同走上一遭开封府吧。”

    孟钺道:“衙内放心,我这就过去。”

    高余拱手,向孟钺一揖,便一瘸一拐的准备离去。

    陈广见状忙上前两步,搀扶着高余,对丁盛道:“丁军巡,在下禁军枪棒总教头陈广,今天的事情,我记下了,咱们后会有期。”

    禁军枪棒总教头?

    丁盛吓了一跳,上前一步作势想要说话,可这话到了嘴边,又咽了回去。

    他知道,自己有麻烦了!

    没错,这枪棒总教头不入品,根本算不得官员。

    可是汴梁第一枪的名头,丁盛可是听过。最重要的是,那禁军之中,有很多人都出自陈广名下。所以在某种程度上,陈广这个不入品的教头,并不容易招惹……

    原来想要为舅舅出气,可现在看来,需要舅舅出面才行!

    丁盛有心立刻离开,但一旁孟钺却盯着。

    这孟钺也不是好相与的,是司录司仪曹。虽说他和丁盛不会产生什么交集,架不住人家的身份同样不低。这世上,有几种人不能得罪,读书人绝对属于其中一种。

    丁盛有点后悔了,他发现,他今天的举动,似乎是有些莽撞……

    差役们开始查验尸体,不过在看到了裘妙法的尸体之后,也不禁暗自心惊。

    裘妙法是被陈广捅死的,但是在断气之前,却被陈广生生摔散了骨头。只看他死前那呲牙咧嘴的样子,就知道那是一种何等的体会。这汴梁第一枪,果然名不虚传。

    ++++++++++++++++++++++++

    人群外,赵金罗拦住了赵构。

    “你要干什么去?”

    “我,我要去救下衙内。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救?”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”

    赵构不禁颓然,旋即低下了头。

    没错,他是皇子,乍听上去,地位不低。

    可是他这皇子,却没有实权,谁又会听他的吩咐?官家膝下,子嗣众多。长子赵恒,是钦定的太子;三哥赵锴天资聪颖,而且又是懿肃贵妃之子,和赵多富是亲兄妹,从小由郑皇后抚养,甚得官家喜爱。用官家的话说,赵锴是诸子中最像他的孩子。

    而他……

    赵金罗见状,不禁心生怜悯。

    她当然明白赵构心里的苦,于是低声道:“这高衙内,倒是与他父亲不同。

    身上江湖气很重,又极为聪明……放心吧,他比你更会自保。刚才光天化日之下,当着那么多人说出那番话来,这军巡使就不敢奈何他。此事,最好让嬛嬛出面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“咱们这就回去,让嬛嬛把今天的见闻告诉父亲。”

    赵构眼睛一亮,明白了赵金罗的意思。

    自家这位三姐,果然不一般。虽然说,她的生活习惯与正常人不合,确是有主见的人。

    这件事,应该是高太尉和丁盛背后之人的博弈。

    那应该不是小事,最好让官家出面。

    而赵多富,确是最能影响官家的人……

    想到这里,赵构便牵着赵多富的手,准备离开。

    赵多富撅着嘴,小脸上露出愤怒之色,“三姐,九哥,咱们为何不去阻拦。”

    “嬛嬛,非是我们不想阻拦,而是……我们出面,也未必有用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那个小哥哥是好人,那个坏人为什么要为难他呢?”

    “因为,他嫉妒。”

    “他是坏人,大坏人!”

    方才,高余在奔跑中救下婴儿的举动,被赵多富看得一个真切。

    她和赵金罗不一样,才九岁的年纪,又有郑皇后和官家的宠爱,正是天真烂漫。她不会在意高余是谁的儿子,她在意的,只有对错。在她看来,高余刚才救人,是好人;丁盛为难高余,哪怕是官府中的人,也是一个坏人,而且是一个大坏人!

    乌溜溜的眼族子转动,赵多富撅着嘴,嘟着脸,心里面已经有了决断:回去之后,一定要把今天的事情告诉父亲。要父亲惩罚那个大坏人!嗯,一定要狠狠惩罚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