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余宋 第一百零八章 枪出如龙(盟主我本非我1/3)
    

一秒记住【春宵社 WwW.chunxiaoshe.Com】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    高余拥有高级投掷技能!

    想当初在须城时,他的技能等级一般,但并不出色。

    即便那样,他投掷轰天雷的时候,哪怕是身手强悍入晁盖那般,也吃了一个大亏,最终丢了性命。当然,匕首的威力,远远不如轰天雷,但技巧性却远超出轰天雷。

    高余跟随怀清道长四处流浪的时候,曾学过飞刀。

    不过,在割破了几次手指后,他就失去了兴趣,不再联系。

    可是刚才在投掷匕首的刹那,那种熟悉的感觉,仿佛练习了万次之多,甚至连早已忘记,抛在脑后的飞刀技巧,都在瞬息间浮现在脑海中,更使得那匕首出手之后,快如闪电,难以捉摸。

    裘妙法举刀劈向青年,却见寒光一闪。

    他吓了一跳,就势横刀向外封挡,却扑了个空。

    那口寒气逼人的匕首,在空中呈现出一道奇诡的弧线,贴着刀身飞过,噗的正中裘妙法的肩膀处。

    也是裘妙法刚才反应快,挥刀时身形侧避了一下,否则那匕首绝对会没入他的咽喉。饶是如此,剧烈的疼痛,让裘妙法啊的发出一声惨叫,抬脚踹在了青年肚子上。

    青年虽然倔强,终究是个普通人。

    被裘妙法这一脚踹中,他再也无法抱紧裘妙法,惨叫一声便飞了出去。

    就在青年松手的一刹那,高余已经到了裘妙法跟前。

    疾行技能夹带着巨大的冲击力,蓬的就撞在了裘妙法怀里。

    裘妙法连连后退,但仍抬起手来,用刀柄狠狠砸在了高余的肩膀上,疼的高余一条臂膀好像废掉了似地,在撞开裘妙法之后,便连连后退,一屁股坐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“我要杀了你这鸟厮!”

    裘妙法接连受到重创,怒火中烧。

    他师从裘日新,功夫虽不是最强的一个,但也是坐二望一。

    没想到今日在汴梁城里,他却连连受挫。先是一个青年,而后又是高余……接二连三的受创,让他无比愤怒,站稳身形之后,便踏步向前,口中同时发出莽牛般的吼声,那口棍刀扬起,便劈向高余。

    高余觉得,他肩膀好像碎了。

    坐在地上却站不起来,让他只能眼睁睁看着那口棍刀刺来。

    师父骗我!

    汴梁哪里是什么安逸享乐之地,怎么感觉比在杭州还要凶险呢?

    在这一刻,高余看着棍刀刺来,却没有感到恐惧。他内心平和,脑海中竟然想起了师父上次带他来汴梁时说过的话,脸上旋即流露出一种奇怪的笑容。

    今天,要死在这里了吗?

    他闭上眼,等着那口棍刀没入身体。

    哪知道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,耳边传来一声狮虎般的怒吼声。

    “狗贼,焉敢伤小高衙内!”

    一道人影跃出,手中大枪嗡的一声刺出,犹如蛟龙出海,破空更隐隐有龙吟虎啸声。

    铛!

    伴随一声巨响。

    棍刀被铁枪崩开。

    巨大的力量,顺着棍刀传到手上,裘妙法大吼一声,连连后退。

    他的手,虽勉强握着棍刀,却虎口崩裂,鲜血淋淋。

    在高余身前,站立一个中年人,大枪斜指,一脸怒色。

    “教头,你再晚来一些,我便死了。”

    “只怪衙内跑的太快,我这老胳膊老腿的,有些跟不上……衙内,可要杀了这厮?”

    中年人,正是东京八十万禁军总教头陈广。

    他一直在暗中保护高余,在高崇等人进入那宅子之后,他便跟在高余的身后。

    可陈广没有想想到,高余会在堤坝上遇到裘妙法。

    他更没有想到,高余还有一个疾行技能。这技能别的用处没有,就是跑得快!再加上有内天罡诀法加持,速度奇快。陈广枪法出众,号称东京汴梁第一枪。但是,他的提纵术并不是特别高明,徒步追赶,更加吃力,以至于刚才差一点就来晚了。

    “留他活口,我还要问口供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陈广也不啰唆,推枪前行。

    那杆枪,仿佛有了生命一样,竟随着陈广前行,在手中急速飞转,在地上划出一道深深的沟壑。

    刚才的交手,已经让裘妙法知道,自己不是陈广对手。

    而今陈广向他走来,只这一手就让他知道,和陈广的差距有天壤之别。

    难道说,要失败了吗?

    裘妙法坑害自己的同伴毫无顾虑,但同时也是一名狂热的明教教徒。

    陈广的每一步,都让他感到巨大的压力。

    他知道,如果等陈广出手,他很可能连还手的勇气都没有了……这是一种高手特有的气场,他师父裘日新同样拥有。只不过与陈广想必,裘日新的那种气场,似乎稍弱。

    如此高手,他日若驾临杭州……

    裘妙法突然心中一横,从腰间取出火折子,在旁边的石头上一擦,顿时冒出了火光。

    高余突然想到了后巷的两声爆炸,心里顿时一激灵。

    “教头,拦住他,他身上有火器!”

    陈广闻听,大吼一声便踏步向前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裘妙法已经丢了棍刀,从褡裢里掏出一根引线,向火折子凑过去。

    这若是爆炸,恐怕比后巷那边更加严重。那边毕竟没什么人,可这周围,全都是人啊!

    “教头,杀了他!”

    高余再次喊叫起来。

    连续两声喊叫,陈广就知道事情的严重性。

    他不假思索,大枪猛然脱手飞出,犹如一条蛟龙扑击。

    只听得啊的一声惨叫,陈广的那杆枪几乎跨越了人们的视力极限。前脚看大枪出手,后脚大枪已经没入裘妙法的胸口。没等高余看清楚陈广是如何举动,他已经到了裘妙法身前,探手一把抓住了枪身,而后大吼一声,单手用力,把裘妙法的身体挑起半空,一只脚踏步而出,蓬的一声踩在地上,随后把裘妙法狠狠砸在地上。

    陈广这一脚踏出,就连地面都颤动了一下。

    那裘妙法落在地上,火折子已飞出去老远,全身的骨头都好像粉碎,如同烂泥般躺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教头,这就是你说的霸王枪吗?”

    高余已经站起来,一瘸一拐走到了陈广身边。

    上次,陈广和鲁智深交手,太快了,他看不太清楚。

    而这一次,他看清楚了!

    就如高余自己所说的那样,他拳脚功夫极弱,可眼力却高明的很。陈广这一枪,尽显其高深造诣。高余觉得,如果让陈广和师父交手,只怕师父也未必能轻松取胜。

    陈广微微一笑,“正是霸王枪……衙内现在要学,还来得及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