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余宋 第一百零七章 变异,飞刀术(盟主天淡星稀少3/3)
    

一秒记住【春宵社 WwW.chunxiaoshe.Com】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    “我去帮衙内!”

    年方十三四岁的赵构,正是血气方刚的年龄。

    高余实际上只比他大三四岁而已,两人基本上算是同龄人。加之两次交集,令赵构对高余印象不错。这年纪的少年,正是讲义气的时候,于是二话不说就要帮忙。

    “九哥,你干什么?”

    年长的少女见状眉头一蹙,厉声呵斥。

    赵构愣了一下,疑惑看着那少女道:“我要去帮衙内的忙啊。”

    “帮什么忙,你可是皇室贵胄,千金之体,怎可去做那危险的事情?

    再说,那衙内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,这光天化日之下,却找一僧人麻烦,你还帮他?”

    少女名叫赵金罗,年十四岁,比赵构年长。

    同样是赵佶的子女,别看赵金罗是个女儿,地位却不是赵构可以比拟。

    原因嘛,非常简单……赵金罗的母亲,是郑皇后,后宫之主。虽然在赵佶众多嫔妃里,她算不得最受宠爱,但皇后之位稳固,在后宫之内的地位,更非韦氏可比。

    自政和三年起,宋朝的公主改称为帝姬,赵金罗被钦赐安得帝姬封号。

    而另一个年幼的女童,名叫赵多富,小名嬛嬛。她是赵佶的第十一个女儿,母亲懿肃贵妃王氏,深得赵佶宠爱,不过在政和七年病故。赵多福就由郑皇后抚养,虽然不是郑皇后亲生,但是却深得郑皇后的喜爱。而且,赵佶对她,同样宠溺万分。

    她年仅九岁,便得到了柔福帝姬的封号。

    今日,赵金罗要带着赵多富出宫玩耍,恰好被韦氏撞见。

    韦氏在宫中的地位很低,虽有贵妃封号,但并不稳固,也不受官家喜爱。

    也正是如此,她才要讨好郑皇后。听说两位帝姬要出宫,她就自告奋勇,让赵构跟随。

    赵构并不情愿!

    他可不想伺候人,更想要自由自在的玩耍。

    但母亲既然吩咐下来,他即便是有万般不情愿,也只能强作笑脸,陪伴两位帝姬。

    赵多富还好些,天真烂漫。

    可赵金罗……着实难伺候!

    她小时候身体不好,于是在大相国寺受戒,做了居士。

    之后,她就再无病痛,也使得她成为佛门坚定的信徒。哪怕赵佶崇道,也未能改变赵金罗的信仰。她甚至在宫中开了一座小佛堂,每日在里面参禅念佛,极为虔诚。

    裘妙法一身僧人打扮,令赵金罗心生好感。

    而高余呢,是高俅之子,她本就不甚欢喜。别看高俅甚得赵佶宠信,可赵金罗却看不起高俅。没办法,她平素在深宫大院里,听到的也大都是内侍们的讨论。而内侍们的讨论,更多是从朝堂上那些大臣处听来,可想而知,高俅会是怎样的风评。

    “堂堂衙内,却不自重,若一个把戏人般,简直丢了朝廷的脸面。”

    赵金罗看到高余追杀裘妙法,心里就各种不喜。

    赵构闻听,也心中不快。

    我是来陪你们玩耍,可不是你的手下,用得着这边语气说话吗?

    他正要辩驳,却听赵多富突然娇声咒骂道:“该死的贼秃,三姐,快帮忙拦住他啊。”

    赵金罗眉头一蹙,顺着赵多富看的方向看去。

    原来,裘妙法虽有提纵术,可高余速度已经提升,正飞快逼近。

    眼见越来越近,裘妙法急了,猛然从路边一个女人的怀中强过一个婴儿,转身砸向高余。

    “我的孩儿!”

    那女人吓懵了,高声喊叫。

    而裘妙法则趁机往前跑,全不顾周围人的安危。

    他可以不顾一切,高余却不能。

    眼见那婴儿向他飞来,啼哭声传入耳中,他大吼一声,腾空跃起,在半空中把那婴儿接住之后,顺势一个空翻落地,而后就地翻滚,把疾行所产生的巨大惯性化解掉。

    他落地时很小心,衣服变得泥泞,但却把那婴儿保护得周全。

    说时迟,那时快。

    从裘妙法抢夺婴儿投掷,到高余接住婴儿落地,在瞬息间已经完成。

    周围人见状,不由得齐声叫好。

    而那婴儿的母亲更跑过来,从高余怀中接过孩子,连声道谢。

    高余也来不及寒暄,把婴儿还给了母亲之后,便继续飞奔追击。只是技能重启,在想恢复到早先的速度可就不太容易。好在围观者也看出端倪,见高余追来,纷纷让路。

    裘妙法已经跑到了瓦子口,眼见就要冲进夹道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候,从路边突然窜出一个青年,一把就扑住了裘妙法。

    这青年看上去,大约二十多岁的模样,看上去文质彬彬。但他的动作,却极为敏捷,全不顾自己的衣装,抱住了裘妙法后,两人便翻到在地,在地上滚了两滚。

    “放手!”

    裘妙法个头没有对方高,但是却常年习武,力气惊人。

    他在猝不及防下被扑倒在地,并没有惊慌失措,而是在地上滚了两圈之后,手中哨棒一撑,呼的便站立起来。而后身体一抖,一招霸王卸甲,便崩开了青年双手。

    可那青年,确是个犟脾气。

    被裘妙法撞开之后,他大吼一声又扑上来,死死抱住了裘妙法的腰身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周围还有几个男子便要上前制服裘妙法。

    “该死的家伙,再不放手,便不客气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话,裘妙法一个肘槌便砸在了青年的后背。

    那青年被砸的惨叫一声,身体往下一塌,几乎倒在了地上,可是双手却不肯松开。

    裘妙法见状,知道麻烦大了。

    他再也顾不得许多,双手在哨棒上一扭,只听喀吧一声轻响,一道寒光破空而出。

    原来,那哨棒是一口棍刀。

    所谓棍刀,就是把刀藏于棍中,外表看去,和普通哨棒没有区别。

    这口棍刀长约有六尺,刀柄和刀身各占一半。刀身奇窄无比,却闪烁冷芒,寒气逼人。

    若他赤手空拳,其他人倒也不怕。

    可是见他拿出了兵器,想要上前助拳的人,就犹豫了。

    这世上从不缺见义勇为的壮士,但更多的会选择趋利避害。那口刀一看就是开过锋的,而裘妙法虽僧人打扮,也不像是好人。面对这种亡命之徒,大多数人会选择后退。

    不过,青年却不管,大声喊道:“快点来人,休走了贼秃。”

    “你找死!”

    裘妙法脸上杀气腾腾,棍刀一翻,便向青年皮落下来。

    许多人见状,不由得惊呼连连。

    而高余更是变了脸色……他敬佩那青年的勇气,更不想那青年受到伤害。

    可他距离裘妙法还有十几步的距离,就算他到跟前,也救不得青年。心中一急,便急中生智。他拔出了匕首,在手中一转,三指拿捏刀刃,在急速奔行中扬手掷出。

    就在那匕首出手,却又还未出手的一刹那,一种奇妙的感觉突然涌来。

    匕首在他手里,仿佛投掷了十次,百次,千次,乃至于万次……那种莫名的熟悉感,让高余有一种说不出的滋味。手腕在匕首出手刹那突然翻了一下,一道寒光,飞出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