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春宵社 > 余宋>余宋 第一百零一章 高太尉的决断(二更)

余宋 第一百零一章 高太尉的决断(二更)

一秒记住【春宵社 WwW.chunxiaoshe.Com】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    金明池地图的出现,让高余感到了恐惧。

    他有种直觉,事情怕不是他想象的那么简单……在此之前,高余一直以为,这不过是普通的仙人跳。但事情牵扯到了金明池,再联系到对方的巨大投入,让他也不敢擅自决定了。

    “大壮!”

    他深吸一口,沉吟一下,把马大壮喊过来,然后将地图都交给了马大壮。

    “立刻去见我爹,把这边的情况,还有这些图纸给他,请他决断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马大壮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,但是看高余的模样,他知道问题有些严重,便匆匆离去。

    “四哥,烦劳你找几个人,带他立刻离开汴梁。”

    高余又对李宝吩咐,而后走到桌前,把金叶子和那些铜钱放进了搭膊里,丢给郭京。

    “钱引,送给四哥他们,权作辛苦钱。

    匕首,我很喜欢,就留下了,你有没有意见?”

    郭京这个时候,已经懵了!

    原以为难逃一死,没想到只是被驱逐汴梁。这个时候,莫说只是那些钱引和匕首,就算高余把所有东西拿走,他都没有意见。所以,高余话音未落,他就连声道:“没有意见,衙内喜欢,是小底的荣幸,小底拿着也没什么用,不如送给衙内。”

    聪明人!

    这,绝对是一个聪明人……

    高余朝李宝使了个眼色,李宝立刻让李九带着郭京去冲洗,更衣,然后把他送走。

    “衙内,接下来怎么办?”

    高余想了想,对高崇道:“保义郎,烦请你去大相国寺,请大和尚过来,顺便带上你的枪。

    四哥,你现在能召集多少人?”

    李宝想了想,道:“这么匆忙,招不来太多,二三十人总是有的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郭京刚才说的那地方吗?”

    “当然知道。”

    李宝笑道:“金梁桥巷子,距离蔡太师家不算太远。

    他说的那个宅子,小底也知道,本是三馆书院裴孔目的家。不过后来,裴孔目得了蔡太师的提携,如今去了西京,举家都搬迁过去。那房子就交给了店宅务,因为不在内城,又比较偏僻,要价还高,所以一直没赁出去,不想被那些蛮子拿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对那宅子熟吗?”

    “还行,以前我常在那一带走,所以还算熟悉。”

    “叫上人,立刻过去,盯住正门、侧门和后门……你和我一起去,找个地方观察。”

    李宝闻听,心中大喜。

    正想着该怎么和这位衙内亲近,没想到机会就来了。

    高余越是这么不客气,就越是说明,他把李宝当作了自己人。

    李宝自然不会拒绝……虽说高俅的名声不好,地位也不高,确是有实权差遣的高官。

    对李宝而言,能够与这样的人家交好,自然是求之不得。

    他立刻吩咐下去,而后陪着高余,往外走。

    “衙内!”

    高崇已经披上了蓑衣,叫住了正要出门的高余。

    “保义郎有什么事吗?”

    “你刚才若是吞了那郭京的钱,我会看你不起。”

    高崇说完,看了李宝一眼,便大步流星离开。

    高余先一愣,旋即向李宝看去,脸上露出似笑非笑的模样,只拍了拍李宝的肩膀,什么都没有说。

    李宝激灵一个寒颤,在出门的时候,叫了一个手下过来。

    他与那人耳边低声交代两句,便一路小跑的追上了高余,“衙内,慢点走,等等我!”

    天色,渐晚。

    高俅正要准备让下人开饭,马大壮匆匆赶来。

    他把高余的事情说了一遍,而后又把地图交给了高俅。

    “衙内说,请太尉定夺。”

    高俅倒吸一口凉气,忙接过那地图,就着烛光仔细查看。

    一旁,高尧辅也坐着。

    在房间里禁足了几日,今天终于可以出来,但是依旧不能走出高府的大门。

    他气色不是太好,有些萎靡。

    不过,在听了马大壮的陈述之后,却顿时神色变化。

    马大壮说的并不是很清楚,但足以让他听懂里面的意思。若只是敲诈钱财也就罢了,还牵扯到了金明池。今天,是二月十八日,距离三月一日,似乎已经很近了。

    “父亲!”

    高尧辅颤声唤道。

    高俅没有理他,只是把地图交给了高尧辅。

    他脸色阴沉,在屋中徘徊,突然叫了高成过来,取了名剌给高成道:“立刻去开封府找聂昌,就说城中发现有宵小图谋不轨,恳请他派出人手,对贼人进行抓捕。”

    时任开封府,名叫聂昌,是蔡攸的手下。

    对方是在汴梁城,自然归属于聂昌所辖。别看高俅是太尉,可让他调动禁军,也并非一桩易事。这种事情,最好还是让开封府出面,否则后面的牵扯,会非常麻烦。

    擅自调动禁军?

    高俅还没有这个胆子。

    不过,他并不打算就这么依靠开封府,天晓得那聂昌会怎样。

    接下来,高俅要尽量把事态压制在一个可以控制的范围。这怕不是他一个人能够决定下来,必须要有人配合才好。但这个人……在没有确认事情之前,高俅觉得,最好不要扩散。所以这个人,一定要能在官家面前说上话,而且愿意进行配合。

    他思忖片刻,便开口道:“来人,与我更衣。”

    “夫君,你这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要去金钱巷,拜会一下李佛儿。”

    高俅说完,又指了指高尧辅,“去洗把脸,换一身衣服,随我一同前去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

    高尧辅吃了一惊,有些不解。

    高俅心里不禁叹息一声。

    他突然觉得,当初让高尧辅读书,是不是一个正确的决定?这小子学问是大了,也能之乎者也了,可是这反应和能力实在是……在这一点上,他的确是比不得高余。

    “不要啰嗦,我们路上再说。”

    他说完,又对马大壮道:“大壮,你把府里的青壮点齐,立刻去支援四哥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。”

    马大壮二话不说,便转身出去。

    梁氏见状,也不由得紧张起来,她一边为高俅整理衣装,一边轻声道:“二郎,事情果然麻烦吗?”

    “我也不知道,但我相信小四。

    这地图,实在是太奇怪了。三月一日,金明池开放,水军操演,官家一定会前往观看。那些鸟厮却弄来了金明池的地形图,还试图设计三哥,这里面一定是有蹊跷。

    我去找李佛儿,她把七宝船借出去,怕是也少不得有干系。

    若有她说项,最后就算是把三哥牵累出来,也能有个说辞……至少,别因此受到责罚。”</p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