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余宋 第九十八章 我姓高!
    

一秒记住本站域名【春宵社 http://www.chunxiaoshe.com 】,为您提供 余宋 小说最新章节阅读!

一秒记住【春宵社 WwW.chunxiaoshe.Com】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    雨,变得有些大了!

    郭京加快了脚步,想要早一点回去。

    如果沿着牛行街走,路会好走一些,但似乎有些远了。所以,郭京决定抄近路,直接拐到了浚仪桥街,然后准备从巷子里穿过去。这样一来,至少可以节省三分之一的路程。

    浚仪桥街,在御街西面。

    平日里,街上很热闹,路人杂行,喧嚣不已。

    可今天由于下雨的原因,许多商贩都没有出来,也使得路人稀少,街道上格外冷清。

    郭京沿着浚仪桥街走了一段路,便要转入一条巷子里。

    也就在这时候,身后有人高声呼喊道:“郭二郎,好久不见。”

    他停下脚步,扭头向身后看。

    没想到,从小巷里窜出几道人影,上前一把把他按住。

    郭京吓了一跳,想要开口喊叫。哪知道他嘴巴才一张开,就有一团湿漉漉,发臭的东西塞进了嘴里,紧跟着眼前一黑,整个人就被套在一个麻袋之中。而他身上的挑子,则被一个人稳稳接住,而后担在了肩膀上。

    “呜呜呜!”

    郭京拼命挣扎,但是对方人多,而且动作非常麻利。

    他就觉得身体被绳索捆绑住,而后被人扛在了肩膀之上。

    “二郎休要惊慌,我家郎君有请。

    若聪明的,就老实一点。如果乱动的话,可就不客气了。”

    是汴梁口音,郭京反而老实了。

    大家都在汴梁讨生活,应该不会太过分。他心里很清楚,在内城里敢做出这种事情的人,都不是好相与的。如果再挣扎,惹急了对方,真有可能会对他用上手段。

    别以为这年月歌舞升平,人人都奉公守法。

    那蔡河、汴河的河底,不知道丢了多少具尸体在里面呢……

    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

    “二哥,好久不见啊。”

    扛着郭京的那人,肩膀很硬,让郭京难受至极。

    一开始,他还能保持清醒。可到了后来,被颠簸的头晕脑胀,那里还能记得清道路?

    反正好像是走了很长时间,终于进了一间屋子。

    麻袋取下之后,郭京就爬在地上狂徒。中午吃的那点酒食,被吐得干干净净,险些把苦胆都吐破了。他爬在地上,有气无力。而这个时候,屋子里突然亮起了光亮。

    “四哥啊,你这是和我开什么玩笑呢。”

    郭京抬头,认出了坐在不远处一张椅子上的李宝,心里就咯噔一下。

    他和李宝不是特别熟悉,也没有什么交集。可是他知道,眼前这个人,心狠手辣。在短短两年的时间里,就成了汴梁城里有名的团头,手下有一帮子亡命之徒。

    郭京看到李宝,心里就虚了,忙陪着笑脸说话。

    李宝看了他一眼,笑道:“二哥说笑了,你如今可是混的风生水起,吃饭都是到梁家园子,早食也在东华门外的集市之中。我一个苦哈哈,又怎么当得起‘四哥’之名?”

    “四哥,你可别这么说,小底对你,一向佩服得紧。

    只是不知四哥喜好,所以一直未能孝敬。要不这样,今晚王楼,我请四哥吃酒如何?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!”

    李宝顿时大笑,同时站起身来。

    他在郭京身前蹲下来,道:“吃酒就算了!

    大家都是聪明人,我今天请二哥来,是有事情请教。”

    “四哥客气了,只要小底知道,知无不言。”

    “那好,你那几个‘豪客’,住在何处?”

    郭京心里一紧,看着李宝,心里泛起了嘀咕。

    “四哥,莫非是他们得罪了你?一群蛮子,哪晓得四哥的名气,如果他们有得罪之处,还请四哥包含。有什么需要,四哥只管说,还请四哥能放过他们,如何?”

    他话音未落,李宝一巴掌就抽在他脸上。

    跟着鲁智深习武,如果李宝没有几分根骨,鲁智深又怎可能答应?

    这一巴掌,直接抽的郭京半边脸肿胀起来,嘴角更流出了血痕。

    “给你脸了不是?”

    李宝脸上的笑容隐去,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凶戾之色。

    “我问你,那几个蛮子,住在哪里?”

    汴梁人喜欢称呼南方一代的人为蛮子,李宝也是如此。

    郭京吓坏了!

    不过,别看他是一个泼皮,骨子里还是有些江湖气。虽然害怕,但他却咬紧牙关道:“四哥,咱们帮闲有帮闲的规矩,不能出卖雇主。我不知道你找那几个蛮子是什么事,可我郭二郎也不是没义气的人。他们与我钱财,我便伺候好他们,其他事情,我一概不知。你想要我出卖自家的雇主,那传出去,郭二还在不在汴梁厮混?”

    “呦,没想到你这没毛大虫,还是个讲义气的。”

    李宝有点不高兴了。

    他站起来,活动了一下身子,“郭二,我再问你一次,那几个蛮子,在何处落脚?”

    郭京也来了倔脾气,道:“四哥,我不能说。”

    “给我打!”

    随着李宝一声令下,几个闲汉上前,就是一阵拳打脚踢。

    把个郭京打得惨叫不停,可依旧不肯吐口。

    这时候,房门吱呀一声响,被人推开了。

    从外面走进来了几个人,为首之人是个少年,穿戴很朴素,长的也很清秀,带着恬适笑容。

    “四哥辛苦了!”

    “拜见小官人。”

    “其他人都出去吧,四哥和九哥留下,大家辛苦了。”

    少年话语温和,还从搭膊里拿出了几张钱引,交给李宝道:“与弟兄们分一分,权作我的心意。”

    “小官人,这怎使得?”

    李宝还要推辞,却不想少年已经从他身边走过。

    他身后,两个彪形大汉。

    一个拎着两个麻袋,另一个则搬了一张桌子来,放在房间中央。

    李宝见状,连忙朝其他人做了个手势,示意大家出去。

    他和李九则留在了屋中,静静看着那少年,坐在了椅子上,微笑打量着满脸是血的郭京。

    “二哥是条汉子!”

    少年说话,带着江南口音,听上去很舒服。

    郭京却心里一紧,知道事情麻烦了!如果只是李宝的话,想来无非是要敲诈些钱财。

    可是看少年阔绰的出手,就知道,他并不是为钱而来。

    郭京挣扎着坐起来,“郭二见过小官人。”

    “我这个人,生平最喜欢结交好汉。”少年温和说道:“若在以往,二哥这样的好汉,说什么也是要交往一番。不过呢,你图谋我三哥,让我很为难,所以请你来,想要问一问,我三哥哪里得罪了你?亦或者说,那些豪客对我三哥,有何图谋?”

    “小官人说笑了,我都不认得小官人,怎会图谋你三哥呢?”

    “我姓高,这样你就该知道,我是什么人了吧。”

    高余依旧是一脸温和的笑容,只是看在郭京的眼里,却格外恐怖,激灵灵一个寒颤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