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余宋 第九十一章 春风得意高三哥(二更)
    

一秒记住【春宵社 WwW.chunxiaoshe.Com】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    高余回到家中,已是午后。

    虽然晌午睡了一阵子,依旧疲乏。

    给母亲梁氏请安后,他就回房蒙头大睡,一觉睡到日暮西山,才算是醒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四哥,三哥回来了!”

    他这边刚洗漱完毕,高小妹就跑过来。

    “他把钱都还给我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

    高余脑袋还有些木,以至于没有反应过来,随口道:“他把钱还你,不是好事吗?”

    话出口之后,他旋即清醒。

    “你是说,他把借你的钱,都还你了?”

    高小妹点点头,取出一叠钱引,放在了高余面前。

    不过,她脸上并没有喜色,反而忧虑更深,轻声道:“不仅如此,我还看到他搭膊里,放着许多金叶子,约摸着有七八十枚之多。钱引也有很多,厚厚一叠,都是百贯面额。四哥,我真的很担心,这么多钱……你说三哥他是不是做了伤天害理的事情?”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”

    高余听了,也非常震惊。

    如果按照高小妹所言,高尧辅身上少说有万贯身家。

    高家不缺钱,可万贯身家……高余听了之后,也不免感到震撼。

    联想昨夜高尧辅上了七宝船,还有那‘东南豪客’的事情,高余越发觉得,事情不同一般。

    “他现在何处?”

    “在和母亲说话……刚才他回来的时候,给母亲买了许多首饰。”

    高余揉了揉脸,点头道:“既然如此,咱们也过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高小妹听了,便带着高余往外走。

    不过,就在他们准备去找高尧辅的时候,却见林氏带着高尧辅往这边来,母子二人有说有笑,看上去很高兴。

    高尧辅看到了高余身后的高小妹,脸色一沉。

    “小妹,你在这里作甚?”

    高小妹心里一晃,结结巴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。

    倒是林氏没有在意,反而责备道:“三哥怎么说话呢?小妹来找四哥,不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吗?”

    高余笑道:“是啊,小妹刚才还和我炫耀,说是三哥赚了大钱。”

    “嗯嗯嗯!”

    高小妹连忙点头,像是证明高余的话。

    真的是钱壮怂人胆!

    口袋里有钱,底气就足。

    高小妹平日里和高尧辅说话,从来没有规矩。可现在,她居然露出了一丝丝惧意。

    高尧辅的脸色,随之缓和许多。

    林氏笑得眯着眼睛,瞪了高小妹一眼道:“死丫头,便存不得一点事。

    其实,也算不得什么大钱,三哥也是运气好,赚了些小钱,还买了礼物要送与大娘子。”

    大娘子,便是高余的生母,梁氏。

    高余道:“三哥有心了……日后若有这等机会,还请提携小弟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看情况,看情况。”

    高尧辅挺直了腰杆,全无两日前那种狼狈的模样。

    他颇有些矜持看着高余一眼,道:“平日里读书,多亏了大娘关照。

    今日赚了些小钱,故而买了些礼物,权作是对大娘的感激。小四,我知道你江湖门道懂得多,可有些事情,不是江湖门道能有用处……有机会,我自会带你见识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多谢三哥了。”

    “四哥这是去哪里?要不要和我一起去见大娘子?”

    “哦,我就不去了。

    昨天在城里玩耍了一晚,回来后一直睡到现在,肚子有些饿了,先去找些吃食去。”

    “你昨夜在城里?”

    高尧辅闻听一怔,脱口而出问道。

    高余则看了他一眼,微微一笑,“是啊,被一个朋友拉着游河,玩了一整夜呢。”

    “你昨夜,游河了?”

    高尧辅脸色微微一变,警惕看着高余。

    高余道:“是啊……本想着游河赏景,却不想下了雨,只好缩在船舱里吃了一夜的酒,什么也没有看到。对了,我找到了一处好吃食,改日请三哥一起,以为如何?”

    “好啊!”

    高尧辅听了这话,一下子放心了。

    他得意的看着高余道:“到时候,也正好试试小四的‘好吃食’。”

    语气里,带着一丝不屑。

    在他看来,高余就是个乡巴佬,又怎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美味佳肴呢?

    高尧辅不想再和高余说话,便催促林氏赶快走。

    目送他二人的背影,高余脸上的笑容,也渐渐的隐去。

    “四哥,你昨日可发现了什么?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倒是有些线索,但还不太清晰。

    小妹,此事你不要再管了!不过有些话,我要提前和你说清楚,这件事绝不是些许钱财那么简单,三哥怕是惹了大麻烦。”

    高小妹吓得面色惨白道:“那怎生是好?”

    “这件事,需要告知父亲知晓。但我会注意,尽量让三哥不受责罚。

    不过,最近两日,你最好想个办法,把他拴在家里,莫要让他出门,能不能做到?”

    “把他拴在家里?”

    高小妹那一双秀气的眉毛扭成了一团,露出为难之色。

    她想了想,轻声道:“我倒是有个办法,只是……好吧,我尽力而为。”

    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

    当晚,高俅从外面回来。

    高尧辅当着全家人的面,送了高俅一件礼物,是一口古拙的青铜宝剑。

    看宝剑的外观和式样,似乎是秦汉时期的古剑。

    “爹爹身为太尉,怎可没有宝剑随身。

    这口剑,据珍宝坊的人说,是秦汉时期,公侯才能佩戴的宝剑。孩儿也没什么眼力,只觉得这口剑配爹爹正好,所以便买了来,还请爹爹收下,莫要拒绝才是。”

    高俅闻听,哈哈大笑。

    他非常高兴,接过宝剑看了两眼,而后又当众佩戴,在屋中走了两个来回。

    “三哥有心了!”

    他笑道:“这礼物我非常喜欢!”

    一句话,听得高尧辅眉开眼笑,然后炫耀也似的朝高余看了一眼。

    高余没有理他,而是把目光放在那口宝剑上。

    “爹,能让我看看吗?”

    “怎么,四哥也喜欢宝剑吗?”

    当着众人的面,高俅是不会称呼高余的小名,那只是私下里时,他对高余的称呼。

    听到高余的话,高俅把宝剑递了过去。

    一旁高尧辅冷笑一声道:“莫非四哥还懂得兵器?”

    高余道:“算不得懂,只是好奇罢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话,他已经走上前,从高俅手里接过那口宝剑。

    而就在宝剑入手的瞬间,耳边响起了光阴蝉愉悦的欢叫声,似乎催促他占为己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