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春宵社 > 余宋>余宋 第九十章 都商税务(一更)

余宋 第九十章 都商税务(一更)

一秒记住【春宵社 WwW.chunxiaoshe.Com】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    直娘贼,你个流氓头子!

    任鲁智深如何解释,在高余看来,他就是一个流氓头子。

    “大和尚倒是深藏不露啊。”

    他皮笑肉不笑道,就连鲁智深也听不出,高余是在夸奖他,亦或者是在讽刺他。

    不过,就算是讽刺,他也不会在意。

    “衙内休得废话,若真是急着找那郭二郎,洒家便吩咐人去做。”

    “好啊!”

    高余自然不会拒绝鲁智深的好意,而且他也确实急着找到郭京,还有那几个‘东南豪客’。

    “如此,那就这么说定了,有消息时,洒家让人找你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高余已无心吃酒,随便吃了两口之后,就告辞准备离去。

    临走前,他突然问鲁智深道:“大和尚,还有一件事要请教你,可知这汴梁城里,什么差遣比较好呢?六哥来汴梁讨生活,我想帮他一下,却不知该如何去帮衬。”

    常小六闻听,顿时露出了期盼之色。

    鲁智深想了想,道:“有甚差遣?直安排他去殿前司,有你老子照应,当是最好。”

    “六哥不想从军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啊……”

    鲁智深摸着光秃秃的脑袋,上下打量常小六。

    事关自己的未来,常小六有些紧张了。他屏住了呼吸,有些期待的看着鲁智深,想要听听他的意见。

    哪知道,片刻后鲁智深却道:“洒家对官场上的事情不太清楚,所以出不得主意。衙内若是想要安排,最好是找些熟吏打探,知道的可能更多一些,也更好安排。”

    听得出,鲁智深心里不太高兴。

    高余倒是没有太在意,毕竟鲁智深也是从军中出来的人。

    不管他对朝廷有多么不满,对军中依旧感情深厚。

    常小六为什么不想从军?说穿了,不就是觉得军人地位低下,有一点看不起军人。

    这让鲁智深,又如何高兴?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那我再打听打听。

    六哥慢慢吃,我和大壮先回去了。吃完回去好好休息,有什么事,我会让人找你。”

    “衙内慢走!”

    常小六起身送高余两人离开,回到菜园子后,就见鲁智深一脸的不快。

    虽然不知道怎么就得罪了鲁智深,可常小六还是曲意迎逢了一把。毕竟,他能看得出来,这鲁智深也不是什么善茬子。高余对他也很敬重,鲁智深自己也有本事。

    不似他,一个都头,虽说会些三脚猫的拳脚,可有算的什么?

    好在鲁智深也不是那种小心眼。

    人各有志,他对军中有感情,不代表其他人也如此。

    常小六不过是一个普通人,鲁智深若真个和他计较的话,那他也就不是花和尚了……所以,不一会儿的功夫,他就恢复了情绪,和常小六推杯换盏,吃的不亦乐乎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候,富贵来了。

    鲁智深看到富贵,就不禁一愣。

    富贵那天被他打昏了,没有看清楚人。可他看的很清楚,特别是富贵脸上,还残留淤青。

    “衙内,已经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鲁智深心里有鬼,没有理睬富贵。

    而富贵虽然看到了鲁智深,但却没有认出来身份。

    “已经回去了?”

    他和常小六认识,所以也就没有想太多,道:“那太可惜了,我是打听到了一些消息,所以过来告诉衙内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消息?”

    富贵当下把他打听到关于七宝船的事情说了一遍,基本上和鲁智深说的一样。

    不过,他说的没有鲁智深那般详细,而且主要是集中在李佛儿的身上。想想也正常,富贵走的是官面上的渠道,打听的也大都是一些明面的事情。至于私下里的一些秘闻,比如‘东南豪客’这样的消息,绝对比不得鲁智深的渠道来的更清楚。

    常小六连连道谢,准备送富贵走。

    倒是鲁智深背对着富贵,突然灵机一动。

    富贵打听的情报也很准确,而且听上去,很多都是市井里打听不到的官场秘闻。

    这说明什么?

    这厮,是官场的人!

    鲁智深突然喊住了富贵,指着常小六道:“这位大官人,他是衙内的手下。

    衙内想要在汴梁为他找个差遣,可是却不清楚,该怎么安排,不知你能否给些建议?”

    富贵一愣,心里咯噔一下。

    鲁智深虽然故意改了腔调,可是当他说‘衙内’二字的时候,还是露出了关西口音。

    富贵对这个声音,可是记忆深刻。

    那天被人一拳打昏过去,在昏迷前他听到了‘衙内’二字,就是这般口音。

    不过,他倒没想过报复,只是颇有深意看了鲁智深两眼,目光旋即落在了常小六身上。

    “六哥之前,做过都头?”

    “正是。”

    “可识得字吗?”

    “倒是认得一些,不过算不得多。”

    “那都头可有什么特殊的本领?”

    这一下,却难坏了常小六。

    他仔细想了想,苦笑道:“小底小地方出来,哪有那么多本事?

    小底认识一些字,能写写画画;也会些拳脚,但算不得出众;除此之外嘛……对了,小底还会算账。之前在须城时,三班衙役的花费开销,大都是我经手,没有出过错。”

    算账?

    这是什么技能?

    富贵沉吟了一下,道:“六哥,咱们不是外人,我也不说什么虚头巴脑的话。

    高太尉虽然权重,但影响力仅限于三司,怕是给你安排不得太好的差事。你没有功名,更无家室,怕也做不得小使臣。这汴梁城公卿权贵不少,等差遣的人在吏部排成了长队……你这样的情况,做官怕是很难,但如果愿意,找个肥差却容易。”

    富贵虽然是侍卫,可是对汴梁的熟悉程度,远超过鲁智深。

    常小六忙道:“不知是什么差使?”

    “六哥认得字,又懂拳脚,还会算账……依我说,做个都商税务的店长,想必不难。”

    都商税务?

    常小六顿时一脸懵逼,看看富贵,又看向鲁智深。

    “这都商税务,是一个官署,隶属于太府寺,掌征收东京汴梁的商旅之算,而后输于左藏库。这店长嘛……六哥可看到那城门口征收税务的人吗?就是都商税务的店长。”

    说白了,就是税官。

    常小六露出恍然之色,但心里并不是很清楚。

    好在,富贵知道他不太明白,便笑着解释道:“六哥休小看了这店长,凡进出汴梁的商旅,在进出城时,都必须要缴纳税金。这差使,谈不上什么品级和地位,但权力很大,绝对是一个肥差。而且,以衙内的能力,安排起来也不费吹灰之力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