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春宵社 > 余宋>余宋 第八十九章 了不起的花和尚(二更)

余宋 第八十九章 了不起的花和尚(二更)

一秒记住【春宵社 WwW.chunxiaoshe.Com】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    “那船,是金钱巷李佛儿的船,乃官家所赠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

    鲁智深坐下来,一口酒后就语出惊人。

    马大壮还好一些,常小六却吓得腿一软,连人带凳子哐当就倒在了地上,脸色煞白。

    “长老刚才说的是……官家?”

    “你这鸟厮胆子忒小,不就是官家,至于如此吗?”

    鲁智深一脸不高兴,看着常小六,露出鄙夷之色,“本来还以为你是个有胆子的,没想到也是个胆小如鼠的。看你家衙内,这才是大丈夫所为,一点都没有畏惧。”

    常小六这才留意到,高余似乎格外平静。

    “大和尚休要责怪六哥,他一个普通人,来汴梁讨生活,乍听之下自然慌乱,与胆大胆小无关。六哥还是有义气的,至少他没有听到官家两字后,就吓得扭头离开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吃了一口菜。

    “至于我,之前就已听说了。”

    常小六苦笑道:“长老莫怪,我小地方出来,那里会想到与官家扯上牵连。”

    “哈,你倒是想。”

    鲁智深哈哈大笑,旋即道:“既然你已经知道了,为何还心事重重。”

    “我虽知道那七宝船是李佛儿的,但也知道,此事和李佛儿无关。”

    鲁智深道:“没错,此事的确和李佛儿无关。

    那七宝船一直都是早先买下李佛儿的姥姥在管,李佛儿似乎并不喜欢乘船,所以官家把船赠给她以后,她就丢给那姥姥管,更没有上船一步……方才洒家出去打听了一下,那姥姥去年与人扑了几回,输得挺惨,甚至还在外面欠下巨额的债务。

    她也没甚积蓄,更不敢与李佛儿知晓此事。

    那李佛儿是个极其爱惜名声的,若是知道出了这种事,绝不会念及旧情,到时候把她赶出金钱巷。

    所以,那姥姥就想了个主意,把那船租赁出去,生意倒也还算红火。”

    原来,是租出去的。

    “她这样做,就不怕李佛儿知道?”

    “李佛儿哪有那心思过问这些!”

    鲁智深笑道:“她如今深居简出,除了一些公卿名士之外,几乎不与外界接触。”

    “那租她船的人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个人,名叫郭京,是汴梁有名的帮闲。

    其人好吃懒做,常喜欢欺负外乡人,故而被称作‘无毛大虫’,在汴梁也有些名气。洒家打听过了,这郭京家中行二,故而也有人叫他郭二郎。他哥哥因为不喜他的名声,感觉丢脸,在十年前带着家小离开汴梁,据说是去了兴化军那边讨生活。

    郭京,无甚家财,只在外厢草料场附近有一间宅子。

    不过据洒家打探,那厮最近突然间阔绰了很多。不但还了旧债,还每日出入馆子,使钱如流水一般,过的十分得意。就是这厮,最近一个月竟包了那七宝船,还请了樊楼和潘楼的录事们作陪,请一些衙内和浮荡浪子上船耍钱,端地是让人吃惊。”

    “他,哪儿来的这许多钱?”

    “这个嘛,就不太清楚了。”

    鲁智深吃了一口酒,捻须道:“只是有此他吃多了酒,与其他人说漏了嘴,说是跟了几个从东南来的豪客。他日常的花销,尽是那些豪客所出,包括租船的花费,还有那些录事姐儿们的开销,全都是那些豪客支付,所以才能过得如此自在。”

    东南豪客?

    高余闭上了眼睛,陷入沉思。

    他绝不会听错那声音,就是妙法道人。

    当初,仇道人说过,他是剡县人。那剡县,就位于杭州东南,属两浙路越州所治。

    那就不会有错了!

    要知道,杭州口音,在汴梁会被称作江南口音。

    在许多汴梁人的眼中,苏州和杭州都属于江南,没有太大分别;而越州的口音,就与苏杭有很大区别,以至于人们提及越州,大都会以‘东南’两字来进行替代。

    “衙内,有什么不对吗?”

    “能否打听到,郭京最近在何处落脚?”

    既然知道了此事和李佛儿无关,高余也就轻松许多。

    他不怕李佛儿,但如果真让他和李佛儿硬抗,他也会感觉吃力。

    毕竟,他现在不是当年那般,和师父一起四处流浪,无牵无挂。他现在有家了,有疼爱他的娘,有表面上看去严肃非常,实则对他非常关心的爹。不管高俅的名声如何,都始终是他的亲生父亲。他总不可能不管不顾的,就去和李佛儿硬抗……

    鲁智深听了,眉头一蹙。

    他摇摇头,沉声道:“这就说不准了。

    那郭京最近一段日子,颇有些神出鬼没,已经很久没有回草料场那个家了。据说他要陪伴东南豪客,而那些人的住所……反正以前和郭京关系好的人,都不清楚。

    衙内,你要找他吗?”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“其实,要找他又有何难?

    只要盯着那七宝船,害怕郭二郎跑了不成?”

    高余想了想,鲁智深说的也有道理。

    他向常小六看去,正要把此事拜托常小六,就听鲁智深道:“衙内,你要真想找他,洒家倒是可以帮些小忙……洒家有几个徒弟,也是汴梁人,平日里与人帮闲,无事可做。洒家可以让他们帮忙盯着码头,若七宝船出现,衙内就能立刻知晓。

    如果衙内着急,洒家也可以让他们多多留意。

    洒家那几个徒弟,手下也有些人,虽说当不得用,可跑个腿,传个消息,找个人,倒是熟练的很。”

    鲁智深的嗓门,小了很多,脸上露出赧然之色。

    高余听了先是一愣,旋即反应过来,诧异看着鲁智深,半晌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没想到你这浓眉大眼的花和尚,还是个流氓头子?

    鲁智深说的虽然含蓄,可高余有怎可能听不明白。他那几个徒弟,不就是一群帮闲吗?

    “长老,还有这等手段?”

    鲁智深摸着头道:“不是洒家愿意,也是无奈之举。

    原本,这菜园子一直都荒废着,被那一群泼皮闲汉霸占。洒家来了大相国寺之后,看不惯那些人整日在这里嬉闹,扰了佛门净土,所以就偷偷的教训了他们一顿。

    哪知道,那些鸟厮竟赖上了洒家,非要跟着洒家学拳脚。

    洒家也是被缠的有些心烦,所以就随便教了他们一些,没想到那些鸟厮就成了徒弟。

    阿弥陀佛,洒家这也是没办法……可如今想来,那些鸟厮,倒也有些用处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