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余宋 第八十六章 熟悉的声音
    

一秒记住【春宵社 WwW.chunxiaoshe.Com】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    七娘,也不是普通人吧!

    高余心里,对这小小画舫,又有了一番评价。

    想想也不奇怪,赵构之前说过,七娘的鱼酱汁秘方,被不少酒楼所窥觑,但是却没有人得手。汴梁的酒楼,不说别的,只那七十二家正店,背后的背景都不会小了。

    要知道,依照本朝律法,汴梁所有的酒曲都是有七十二家正店所承包。

    而那些脚店里的酒,基本上是从七十二家正店里购买酒曲,而后才能进行勾兑酿造。

    有如此能力,那背景又怎会小了?

    若七娘是普通人,她那鱼酱汁怕早就被抢走,又怎可能在这汴河上悠闲的生活呢?

    高余想到这里,看七娘的背影,又有些不同。

    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

    大约在四更天左右,七宝船缓缓驶动,向东水门码头方向开去。

    小画舫也动了,七娘的夫君,带着两个儿子操舟而行,飞快从七宝船一侧驶过。

    高余在船舱里,没有露面。

    不过,他透过舷窗,意外看到了高尧辅。

    就见高尧辅在甲板上,显得有些醉意,却又亢奋不已,正搂着一个曼妙歌姬调笑。

    歌声和丝竹声已经隐去,隐隐约约,可以看到船舱里还有几个人。

    高余连忙侧身,藏在舱中。

    他微微蹙眉,心中感到困惑。

    此时的高尧辅,和昨日见到的高尧辅,简直是判若两人……

    画舫,在东水门码头停泊。

    高余唤醒了赵构,道:“九哥,我要上岸了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

    赵构打了个哈欠,从床榻上起来。

    他伸了个懒腰,打量了高余两眼,笑道:“衙内,你莫非一整夜都没有休息吗?”

    “没关系,我身子骨强壮,一夜不睡也无大碍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也上岸吧。”

    赵构洗了把脸,和高余一起走出船舱。

    这时候,富贵等人也都在甲板上等候,见到高余和赵构,连忙躬身问安。

    雨已经停了,空气格外清新。

    东水门码头上的小店,也都亮起了灯火,看样子是在为新的一天忙碌准备。

    而远处,那七宝船正缓缓行来。

    赵构和高余跳下了船,上了码头。

    船上,自有富贵和七娘会账,与赵构没有什么关系。

    “咱们去哪儿?”

    “九哥,不回家吗?”

    赵构抬头看了看天色,笑道:“这时候,家里门还没有开,便是回去了,也进不得门。”

    “你家里这规矩好大。”

    高余听了,不由得发出一声感叹。

    而赵构却有些不自然道:“没办法,家里人多,若没有规矩,可就乱了。”

    “说的也是!”

    高余一边说,一边回头看向河面。

    那七宝船,越来越近。

    “衙内,你还不死心?”

    “倒也不是不死心,只是想看个究竟。”

    “若只是看究竟……”

    赵构想了想,说道:“这倒也不难……喏,码头对面有一家林婆子夹肝粥粉颇有名气,这时候应该已经开门。坐在她家那店里,整个东水门码头进出之人,都能看的清楚。

    我与你讲,那林婆子家的夹肝粉,必须要吃第一道汤。

    若耽误了第一道汤,再吃就烧了滋味……走走走,咱们现在过去,正赶上第一道汤。”

    “九哥,你可真是吃出门道了。”

    原本还有些迷糊的赵构,说起了吃食,顿时来了精神。

    他笑着,拉着高余就走。

    一边走还一边道:“其实,要说早食,还是东华门外那边最好。

    若不是你要看个究竟,我就带你去东华门那边吃……待漏院门口有几家店,卖的都是市井中难见的美味。还有,潘楼晚早食也极好,不过要再过两个时辰才会有。”

    这赵构,真是个汴梁通。

    说的头头是道,让高余也是大开眼界。

    原来这早食还有这么多的讲究,还‘晚早食’,若非老汴梁,还真不清楚这里面的奥妙。

    林婆子夹肝粥粉,是一家小店。

    一间不大的门脸,门口支着两口大锅,热气腾腾。

    虽然已仲春,可一夜雨后,凌晨时分的气温很低,寒气逼人。

    不过一近店铺,立刻感受到浓浓暖意。

    “林婆子,一人一碗夹肝粉!”

    富贵这时候走上前,冲站在两口大锅后的老媪喊道。

    老媪,就是这家店的主人。她似乎认得富贵,朝他点点头,便开始清点起了人数。

    “七万夹肝粉,一碗加粉夹肝。”

    林婆子清点完人数,朝着内屋喊道。

    声音未落,就听赵构道:“两碗加肝加粉,再加一碗汤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压低声音道:“她家的汤,是用早市上没人要的小杂鱼熬的汤,特别鲜。

    不过要趁热吃,凉了腥味特别重。”

    高余恍然,连连点头。

    林婆子的家人,从内屋端了三个铁盘出来,每个盘子里,都放着各种材料。

    一只胳膊上放两个铁盘,另外一只手,拖着一个铁盘,一路小跑似地出来,看上去格外轻松。

    这,就是功夫!

    林婆子开始煮粉,那边码头上,也走出了一群人。

    虽然距离有些远,但高余却能够看的清楚,高尧辅也在其中。

    就见高尧辅在路边,意气风发的与其他几人寒暄,而后拱手道别,朝太学方向走。

    其余几人则是朝另外一边离开,从林婆子的店铺门口经过。

    “小郭,刷了一整晚,也饿了,不如在这里吃了早食再回去休息?”

    一个带着非常明显的江南口音传来,高余的身子,顿时没由来一颤,下意识转过身。

    “陈兄弟说得哪里话,这小店没甚吃食。

    不如咱们去东华门那边,待漏院外的大内早市可说汴梁一绝,兄弟请客,切莫推辞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,既然小郭这么说了,那咱们就去尝一尝。”

    六七个人勾肩搭背走了!

    高余却无法平静了……他刚才回头看,那几个人都背对着店铺,所以无法看的真切。

    可高余却相信,他不可能听错。

    那个声音,非常耳熟,熟到他不可能听错。

    “六哥!”

    高余朝常小六看去。

    常小六也看到了高余刚才的脸色变化,不用高余往下说,便立刻起身道:“衙内,我这就过去。”

    之所以让常小六,是因为他都头出身,知道怎么隐藏踪迹。

    高余也不啰唆,道:“待会儿我去菜园子,你之后去那边与我汇合。”

    “明白。”

    常小六走出了门脸,高余的心情,依旧无法平复。

    赵构在一旁看了,忍不住道:“衙内,你这是怎么了?莫非那几个人,有古怪不成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