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余宋 第七十六章 进化(一更)
    

一秒记住【春宵社 WwW.chunxiaoshe.Com】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    姓名:高小余

    金钱:十五贯又一百三十文,钱引一万三千二百一十七贯

    物品:虎皮百纳袋,全映像地图

    技能:火药专精(高级);龙虎山内天罡诀法(初级);察言观色(高级);乐器专精(宗师级);清创缝合术(高级);投掷(高级);赌术专精(高级);疾行专精(中级);游泳专精(高级);书法专精(中级);诗词专精(高级)

    光阴蝉静静匍匐在虚空中,恍若沉睡。

    它一动不动,那巨大的身形却好像增添了一种奇异的韵味,如同那时间沉淀的韵味。

    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

    “吉祥儿,吉祥儿醒来!”

    急促的呼唤声,把高余唤醒。

    他睁开眼睛,发现自己躺在榻上。

    高俅、梁氏、林氏还有高小妹就围在一旁,一个个紧张无比。

    见到高余醒来,高俅不禁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吉祥儿,你这是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高余觉得,脑袋昏沉沉的,有些不太清爽。

    我怎么了?

    昨天晚上,我在查证光阴蝉和快雪时晴帖的关系,而后光阴蝉想要破体而出,在一阵剧痛过后,就什么都不知道了。

    光阴蝉,快雪时晴帖?

    高余好像想到了什么,呼的便坐起身来。

    他掀开汗衫,却发现光阴蝉纹身仍在。向桌案上看去,那快雪时晴帖卷轴静静摆放在桌案上。

    是幻觉不成?

    “吉祥儿,你没事吧……身体哪里不舒服,我马上叫郎中过来。”

    高俅被高余的举动吓了一跳,忙关切问道。

    高余闭上眼,努力平静下来。

    “父亲,我没事,只是……大概是昨日太累了,所以有些恍惚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孩子,却吓坏你娘了。

    平日里你一早就会起床,今天却不见踪影。你娘过来唤你,却发现你在床上,怎么也唤不醒。

    不行,还是找郎中来看看,不会是你之前在须城落下的后遗症吧。”

    高俅此刻,尽显慈父之色,那里还有半点平日里高太尉的威严。

    至于梁氏,更不必说,把高余抱在怀里,泪涟涟连声道:“我的乖儿,可吓死娘了。”

    好尴尬!

    高余看的清楚,高小妹在一旁,捂着嘴偷笑。

    “笑什么笑,还不去找郎中来?”

    林氏很精明,也觉察到了高小妹的情况。她害怕高余生气,忙不迭推着高小妹往外走。

    高小妹嘟囔道:“都没事了,叫郎中作甚?”

    “叫你去你就去,莫不是讨打?”

    “二娘,莫为难小妹了,我真的已经没事了。”

    高余安慰了梁氏两句,从床上下来,又惹得高俅和梁氏一阵紧张。

    “吉祥儿,小心点。”

    “父亲,娘,我真的没事了!”

    高余说着,还装模作样的挥舞了几下拳头。

    这一挥舞拳头不要紧,他立刻发现了身体的异样。出拳,似乎比之以前更有力了!

    “我儿,你怎么了?那里不舒服?”

    “我没事,不信……”

    高余忙摆手,为了证明自己真的没事,他还走到一旁,把那实木圆凳抱起来,举了几下。

    可吓坏了高俅夫妇,连忙让他放下。

    不过这样一来,他们总算是相信了高余没有时,那提着的心,算是放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既然没事,这两日就不要出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为何?”

    高俅道:“今日早朝,就听说昨天有人用一百文,扑中了王右军的《快雪时晴帖》,甚至惊动了官家,在朝会上还问及此事。现如今,不少人都在找那个幸运儿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

    高余吓了一跳,看着高俅有些心虚。

    高俅倒是没有注意,笑着道:“说来,那厮倒是真有运气。

    王右军的《快雪时晴帖》共有三贴,其中最有价值的,莫过于有‘褚’印的帖子,当年被米芾换走,视若至宝。另外两贴,一贴藏在铜山苏家,另一帖被官家收藏。米芾死后,官家还着人询问他的后人,结果怎么也找不到,还以为丢失了呢。

    没想到……”

    高俅说到这里,忍不住哑然失笑。

    “若米芾知道他视若至宝的《快雪时晴帖》被人一百文扑中,不晓得会不会气死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又安慰了高余两句,便匆匆走了。

    身为殿前都太尉,他有诸多事情。若非高余出事,他被梁氏喊回来,说不定这会儿还在忙碌。

    林氏和高小妹坐了一会儿,也告辞离去。

    梁氏则陪着高余说了一阵子闲话,见高余是真的没事了,这才放心离开。

    “今日就别出去了,老老实实在家休养着。

    待会儿郎中来了,再给你看看。若不然,我这心里终归是不轻松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,我今日不出门,娘就放心吧。”

    高余这时候,必须要做出乖宝宝的样子,恭顺答应。

    等梁氏一出去,他就立刻关上门,来到桌案前,把那副快雪时晴帖打开。

    他记得非常清楚,昨天晚上他明明是打开了快雪时晴帖,怎地现在又收起来了?

    快雪时晴帖,还是昨日的快雪时晴帖,没有问题。

    别看高余学识不是太高,但眼力却不低。真假好坏,能记得很清楚,所以他一眼就认出来,他的快雪时晴帖没有问题。不过,也不能说真的一点问题都没有,还是有一些怪异。可究竟是哪里怪异?他又说不出来,感觉上和昨晚,有些不太一样。

    嗯!

    是哪里变了呢?

    高余拿着字帖,看了又看,那种感觉就越发强烈。

    可是,他真说不出是什么变化,总觉得这字帖和昨天相比,少了一些,少了一些什么滋味。

    对了,看看光阴蝉怎样了!

    他收起了字帖,便唤出了光阴蝉。

    什么情况?

    高余习惯性的先去查看技能栏,却不禁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技能大派送吗?且不说原有的技能,除了火药专精和内天罡诀两项没有变化之外,其他都升级了,变成了高级。除此之外,还派送了四个技能,三个高级,一个中级?

    慢着,那全映像地图又是什么!

    高余看着技能栏和装备栏,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自家这光阴蝉是什么德行,他再了解不过,绝对是那种有钱能使鬼推磨,没钱鬼来折磨人的存在。此前,梁氏给了他不少零花钱,所以光阴蝉送了一个赌术专精的技能,还有一大堆的技能书。除此之外,它就再也没有表示,更别说大派送了。

    现在又是什么情况?

    高余努力的甩了甩头,冷静下来。

    目光,旋即落在那沉睡中的光阴蝉身上……咦,这厮怎地看上去,有一点古怪呢?

    光阴蝉的身上,仿佛多了一种韵味。

    而那种韵味……对了,好像就是《快雪时晴帖》缺失的那种感觉!

    光阴蝉,快雪时晴帖,光阴蝉……

    高余蓦地睁大了眼睛,一下子明白了:光阴蝉,蝉食光阴!

    没错,快雪时晴帖上那种光阴岁月沉淀的韵味,竟然转移到了光阴蝉的身上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