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春宵社 > 余宋>余宋 第七十二章 快雪时晴帖

余宋 第七十二章 快雪时晴帖

一秒记住【春宵社 WwW.chunxiaoshe.Com】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    少年愕然了!

    他看着高余,原本满满的自信,突然间消失了。

    已经知道我手中的是米芾真迹,却还是这样自信满满,更提出找人鉴别,莫非……

    “你这里,有多少米南宫真迹?”

    商贩一怔,旋即苦笑起来。

    “小郎君,你道米南宫的真迹,满大街可寻不成?”

    他自己都不知道里面有没有米芾的真迹,当初他是从米芾故居收来的物品。米芾已过世十三载,其后人早已离开汴梁。之后,一个来自苏州的豪商买下了米芾故居,那豪商因为仰慕米芾的大名,故而就保留了米芾当年的书房,一直没有收整。

    直到去年,豪商病故。

    豪商之子因为生意上的钱财紧张,于是决定把故居变卖,商贩这才有机会进入其中。

    说是有米南宫的真迹,其实大多是一些废纸。

    商贩自己也没有想过能找到真迹,所以匆忙把那些字画休整后,便拿来这里做扑。

    他说完,便摇摇头推到了旁边,饶有兴趣看着高余手中的卷轴。

    难道说那卷轴里,另有乾坤?

    其实不止他心中疑惑,便是围观众人,也多是困惑不已。

    就在众人感到困惑的时候,人群中走出一人,大约三十多岁年纪,身着便装,看上去颇为朴素。

    只是,那一举手一投足间,却有一股子儒雅之气。

    非饱学之士,绝难有如此气度。

    “在下赵鼎,虽算不得饱学之士,但对字画也有研究,不知可否帮到郎君?”

    “原来是赵员外。”

    有认识他的人,直接便唤出了他的名号。

    “放心吧,赵员外当年可是进士及第,这学识不会差了。”

    进士及第?

    高余看了那赵鼎一眼,也不犹豫,把手中卷轴递出。

    刚才,他也发现了少年找到的那个卷轴。通过光阴蝉的眼睛,少年的那个卷轴也有光晕笼罩。不过与他扑中的这个卷轴相比,其亮度可算得是微弱,并不太醒目。

    如果他刚才扑了两百文,倒是可以把那个卷轴也选了。

    但是……

    做人别太贪心,否则会有灾祸。

    所以,他后来并未加注,便是不想招惹麻烦。

    虽然不知道手里的卷轴是什么来历,可本能的,他认为这个卷轴,应该更加珍贵。

    “快雪时晴帖?”

    赵鼎打开卷轴,只扫了一眼,便发出了惊呼。

    “什么贴?”

    少年仿佛没有听清楚,快走两步道:“赵员外,你刚才说,什么贴?”

    “快雪时晴帖……掌灯过来。”

    赵鼎回了少年一句,便激动的叫喊道。

    那名叫富贵的随从忙举着火把过去,为赵鼎照亮。

    “没错,这纸张当是魏晋之时所用,纵一尺,横半尺,四行二十八字。

    羲之顿首:快雪时晴,佳。想安善。未果为结,力不次。王羲之顿首。山阴张侯。”

    “是王右军!”

    听赵鼎说完,围观者中,有人发出惊呼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风雅的时代,或许不是人人都能识字,但是那风雅之气,流传于巷陌之中。

    便是那酒楼的小二,目不识丁,也会由此风雅。

    行走于汴梁勾栏瓦舍之中,若你突然诗兴大发,想要挥毫泼墨,那小二会立刻奉上笔墨纸砚,任你书写。而小二则会在你身边欣赏,虽不认得字,却能看出好坏。

    王羲之,王右军,一代书圣,在民间颇有名气。

    少年的脸色,顿时变了,气息随之变得沉重起来,看着赵鼎道:“你,你能确定吗?”

    赵鼎却没有理他,目光凝聚在那书帖上。

    “快雪时晴帖,以圆笔藏锋为主,起笔和收笔,钩挑波撇都不露锋芒,由横转竖,也多为圆转的笔法,接替匀整安稳,显现气定神闲,不疾不徐之情态,正合此贴特点。

    你看着书风,书文并茂,右军之高风雅致,果然名不虚传。

    还有这书体,于行书中带有楷书笔意。前后两次顿首,皆练笔草书……没错,没错……圆笔藏锋为主,神态自如,从容不迫;起笔收笔,转换提按,似山孕玉,虽不外耀锋芒而精神内涵,骨力中藏!”

    说话间,赵鼎长叹一声道:“圆劲古雅,意致悠闲逸裕,味之深不可测!”

    他恋恋不舍从字帖上收回目光,而后看向高余,眼中流露出羡慕之意。

    “郎君可愿割爱,便是千金,鼎愿奉上。”

    而一旁,少年也顾不得那一百贯了,大声道:“喂,若你愿意割爱,价钱随你开。”

    王羲之的快雪时晴帖,堪称他代表作之一。

    高余也有点发懵,因为赵鼎方才所说的那些话,他并不是特别明白。

    不过,他听得出,他这幅字帖,绝对是价值千金,比之少年得到的海岱诗,要珍贵百倍。

    “员外能确定,这是真迹?”

    “当然!”

    赵鼎道:“快雪时晴帖贴幅前有‘廷’印,后有‘绍兴’联玺,这里还有半枚‘褚’印。据书谱记载,此贴唐初太宗赐予丞相魏征,后传于褚遂良。本朝初,此贴落入铜山苏舜元兄弟值守,后来米芾从苏激处换来……另外,宫中还有一贴,无‘褚’印,为官家珍藏,准备收入正在编撰的《宣和书谱》,所以我对此非常清楚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便看向了商贩,沉声道:“米南宫生前,对此贴爱不释手。

    然则他过世后,曾有人向小米官人求购此贴,可是却不见了踪影。若此贴来自米南宫旧宅,那就不会错了。想必当年米南宫将之收藏后,未告知小米官人,才会明珠蒙尘。”

    商贩,其实也是提心吊胆。

    这玩意儿太贵重了,如果他不能说出出处的话,麻烦可就大了。

    “多谢员外为小人证明。”

    赵鼎笑了笑,并没有理睬那商贩,而是看着高余道:“小郎君,考虑如何,可愿割爱?”

    当然不愿!

    高余几乎不假思索道:“还请员外见谅,此贴我准备献于家父。”

    他虽然不知道究竟是怎么回事,但是从刚才光阴蝉的反应来看,这快雪时晴帖对光阴蝉,一定有着非凡意义。就算是割爱,他也会先弄清楚这其中的问题所在。而在此之前,他是绝对不会送出这字帖的……再者说了,这,可是王羲之的真迹。

    “大壮,收好!”

    高余略带歉意,向赵鼎笑了笑,便让马大壮收好字帖。

    虽然不知道这字帖到底是什么玩意,可是听赵鼎和少年开口,愿意千金求购,马大壮就懵了。

    在他看来,不过是一张纸嘛,至于如此?

    听到高余的话,他立刻上前,小心翼翼把那字帖收好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