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余宋 第六十四章 汴梁一日
    

一秒记住本站域名【春宵社 http://www.chunxiaoshe.com 】,为您提供 余宋 小说最新章节阅读!

一秒记住【春宵社 WwW.chunxiaoshe.Com】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    “不可能!”

    高余几乎没有考虑,便矢口否认。

    他怎么会喜欢那个莽撞的野丫头呢?

    “娘,你莫要诈我,我才没有喜欢三娘。”

    “可你为什么做梦,都会喊她的名字?”

    “没有,绝对没有,娘你一定是听错了……对了,孩儿和大壮说好了,要去汴梁城里走一走,顺便拜访两个朋友。就不回家吃饭了,娘也不必等孩儿一起吃饭。”

    高余掩面而走,有些狼狈。

    身后,传来了梁氏一阵笑声,听上去似乎含有深意。

    难道,我真的在做梦时,喊扈三娘的名字了?

    高余有些想不明白……他和扈三娘认识并不久,说实话接触也算不上太多吧……

    那丫头有什么好?

    做事莽撞,在不清楚对手深浅的情况下,就去面对。

    小气,开不得玩笑,动辄就挥舞拳头,一点都不淑女,更比不得周四娘那般温柔。

    可为什么,我又对她念念不忘呢?

    高余跑了出来,仍旧是一脑子浆糊,想不太通透。

    不过,也正是梁氏这么一说,让他突然间……有些想念三娘了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那野丫头现在在做什么?当初他离开须城的时候,那野丫头连面都没露,让他非常失落。做梦叫喊她的名字吗?不可能!就算是有,也一定是被她威胁。

    嗯,一定是这样子。

    想当初在须城的时候,她就经常威胁他!

    高余在心里面反复的确认,最终确定,他不可能喜欢扈三娘。

    但是……

    “小鱼儿,咱们这是要去哪儿啊。”

    马大壮的声音,让高小余从混沦中清醒过来。

    对啊,这是哪里?

    他勒住了马,才发现和马大壮在大路上信马由缰,似乎距离汴梁城,越来越远了。

    “我们这是在那里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啊,从家里出来之后,你就在前面走。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不叫住我呢?”

    “我哪知道你要去哪儿?只是觉得,咱们似乎走错了方向。”

    马大壮一脸委屈表情,看着高余道:“而且,我喊了你好几次,你都不理我,只管往前走。”

    “哦!”

    高余用力甩了甩头,似乎想要把扈三娘的身影甩掉。

    “走走走,咱们往回走,走错路了!”

    高余拨转马头,挥舞着手臂,大声吆喝起来。

    如果被那个野丫头知道我走错了路,一定会被她耻笑,而且会毫无形象的耻笑!

    该死,我怎么又想起她了?

    高余在马上,用力搓揉了一下面庞,这才认定了方向,催马行进。

    马大壮不明所以然,就跟在他身后。

    他看得出来,高余似乎是有心事,但四娘说过,不要他多嘴,他自然不好去询问。

    “大壮,你为什么喜欢四娘?”

    “我吗?”

    马大壮咧开嘴,嘿嘿笑道:“四娘模样俊,而且勤快,对我也好,我自然是喜欢的。”

    听听,听听!

    周四娘这些女儿家的优点,三娘一条都没有。

    也不是没有,她长的……倒是比周四娘更美,但若说温柔,那绝对是不沾边。

    每次想到扈三娘,高余的第一印象,就是这丫头挥舞双刀的样子。如此模样,又怎算的温柔?

    想到这里,高余又多了一条理由。

    他回身笑道:“没错,四娘那般温柔的女人,的确难得。

    大壮,你确是好福气……你们两个,打算何时……嘿嘿,难不成就这样不明不白下去吗?”

    “这个,我要听四娘的。”

    “没出息!”

    看着马大壮一脸幸福的傻笑模样,高余一阵心烦意乱。

    连马大壮这等家伙身边都有周四娘陪伴,想我堂堂衙内,为何只有马大壮陪伴呢?

    不行,我要找女人,找好多的女人,才不负我衙内之名!

    想到这里,高余又兴奋起来。

    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

    一年之计在于春,汴梁的春天,格外有生气。

    距离城门越近,就越见繁华。道路上的行人越来越多,两边的摊贩紧挨着,延绵数里。

    他们,身穿各式各样的衣服,肤色也各有不同。

    作为这个世界,最为繁华和富裕的城市,汴梁每天都吸引着无数访客。不仅仅是大宋子民,还有辽国人,女直人,西夏人,大理人,乃至于回鹘人,亦或者更远的人。

    日间的汴梁城门,不会设防。

    不过,汴梁有汴梁独特的规矩,比如在入城之后,不得纵马疾驰。

    所以,高余和马大壮把马匹寄存在城门口的车马驿中,而后两人就沿着宽敞街道,徒步而行。在汴梁城,走马观花是看不出它的美景和繁华,必须要慢慢的品味。

    “小鱼儿,咱们去哪里?我饿了!”

    高余闻听,忍不住抬头看了看天色,旋即露出苦笑。

    这真是一个吃货,早起才吃完饭没多久,还不到午时,他又饿了。

    “大壮,你可真能吃!”

    高余说着话,向左右看了两眼,然后一直前方不远处的一个摊贩道:“走走走,咱们去尝尝汴梁的灌肺。”

    说起灌肺,并不是真的动物肺脏。

    那是一种用真粉、油饼、芝麻、松子、去皮核桃等六种食料,搭上数种配料混制蒸熟,外形如同肺状的素食块子。各家配料不同,滋味也各有绝妙,可以直接食用,也可以配上特制的辣汁,算得是汴梁城中,极为常见的一种小食,甚得人们喜爱。

    这灌肺也不贵,一份大约在二十文左右。

    高余要了三份,自己只吃了半份,剩下的就被马大壮一边走一边全部吃掉……

    “好吃吗?”

    “好吃!”

    “有多好吃?”

    “嗯,和四娘做的炊饼一样好吃。”

    直娘贼,你家四娘一个炊饼加了熟肉,也不过十文,这一份灌肺就二十文,还一样好吃?估摸着,就算是山珍海味放在马大壮的面前,滋味也比不得周四娘的炊饼。

    高余忍不住翻了个白眼,不再询问马大壮。

    他沿街而行,就见两边店铺林立,摊贩云集。

    师父生前说过,汴梁是一座老饕至爱之所,如今一见,果然名不虚传。

    这里早间和晚上的饭食并不相同,却极具特色。

    羊头、肚肺、赤白腰子、各种野味、螃蟹、蛤蜊……高余两人一路走来,便一路吃个不停。高余大都是浅尝即止,而马大壮却高兴的来者不拒,吃的满嘴都是油。

    他再也不问,接下来要去哪里,反正有的吃就好。

    而高余也似乎没有目标,只一路走一路吃,一路吃一路走,不知不觉间,便来到一座气魄恢宏的寺庙前。

    高余,停下了脚步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