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余宋 第五十八章 父子(二)
    

一秒记住本站域名【春宵社 http://www.chunxiaoshe.com 】,为您提供 余宋 小说最新章节阅读!

一秒记住【春宵社 WwW.chunxiaoshe.Com】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    娘!

    高余自己没有什么感觉,可是一旁的梁氏,却整个人如受雷亟一般,僵在了原地。

    “吉祥儿,你方才说什么?”

    梁氏眼中泪光闪闪,看着高余颤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说,父亲官运或许不得位极人臣,但却极为稳固,非人力可以动摇。”

    “后面一句?”

    高余一愣,搔搔头道:“娘不必担心。“

    这一句话出口,他自己也愣住了。

    “吉祥儿,你叫我娘了,你叫我娘了!”

    这惊喜来的太突然,突然到梁氏毫无准备。

    一路上,她都在想办法让高余改口。可没想到这突然之间就得偿所愿,梁氏怎能不惊喜。

    “官人,你听到没有,吉祥儿刚才唤我‘娘’了,还唤你做父亲。”

    高俅也是格外激动。

    当然了,他不会似梁氏那样表露在外,只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可是在他转身的一刹那,一旁的高尧辅却清楚看到,那位不苟言笑的父亲,居然眼睛红了……心里面,越发感到失望,看着高余的目光也越发不善,甚至有些怨恨。

    “巧言令色!”

    他低声嘀咕了一句。

    却不想,这句话被从他身边走过来的高小妹听得真切,笑道:“便是巧言令色,却能让父亲和大娘欢喜,也算是本事……某些人,便是学一辈子,怕也学不得全。”

    “高小妹,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三哥莫生气,我随便说话罢了。”

    高尧辅有心责难高小妹,可是眼前的形式,却容不得他放肆。

    目光一转,他看到了人群中的马大壮,于是用手一指,大声道:“兀那大个子,你呆愣在这里作甚?不见其他人都在搬运行李,你为何站着不动,真是没有规矩。”

    马大壮心思单纯,那明白这高门大宅里的状况,于是答应了一声,便要帮忙。

    可就在这时,周四娘一把拉住了他。

    “四娘,我去帮忙啦。”

    “大壮别乱动,咱们是随衙内前来,若无衙内吩咐,咱们不要妄动。”

    马大壮看不清楚,可周四娘却看得明白。

    她虽说出身平民,没有见过那大宅里的争纷,也道听途说过许多事情。从上船那一刻起,她就知道,必须要摆正心态。马大壮还是从前的马大壮,可高余却不再是那个在街头乞讨的‘小鱼儿’。那是衙内,是他们日后在汴梁生存立足的根本。

    马大壮依旧唤高余做‘小鱼儿’。

    周四娘曾私下里观察过,高余并无任何不满。

    但是她却能看得出,高成并不太赞同,只是高余不说话,他一个小人也不好乱开口。

    小鱼儿,已经成了过去。

    马大壮私下里可以这么称呼,但是在众人面前,还是要尊一声‘衙内’为妙。

    当然了,这不是一时半会儿能够改变。

    不过现在,她和马大壮都是高余的人,必须要紧跟高余的脚步。

    换句话来说,如果是高余让她们帮忙,一点毛病都没有;可是高尧辅……却不够资格。

    在船上的时候,周四娘就看出来,这高尧辅对高余并不友善。

    宅斗!

    这是妥妥的宅斗!

    一个流浪在外的富家公子回到家中,抢走了少爷的关注度,于是便心生嫉恨。

    这种事,在评弹先生的口中,经常出现。

    周四娘这时候,自然不会让马大壮听从,她必须要坚定的守住立场,否则有可能会被误会。

    只是,马大壮行为,却激怒了高尧辅。

    他上前一步,厉声道:“兀那大个子,你听不到我说的话吗?”

    “三哥息怒。”

    这时候,高余走过来,拱手道:“大壮并非是我的随从,乃我的朋友。

    娘……我还没有介绍,这是马大壮,我在须城认识的好朋友。去年底,若非大壮救我性命,我险些被梁山贼人所害;还有这位四娘,也帮过我。若非她,我甚至没有机会见到叔父,更不可能与娘重逢……这两个人,都是孩儿的救命恩人呢。”

    梁氏闻听,顿时看向马大壮。

    “竟然是救命恩人在,刚才却失了礼数……来来来,先受我一礼。”

    梁氏说着,就要道谢。

    周四娘何等机灵,哪敢受这谢礼,忙拉着马大壮侧身让过,而后上前两步搀扶梁氏。

    高俅,却看着马大壮那魁梧的身形,暗自点头。

    “走走走,进府说话。

    高成,给这位壮士和这位娘子安排好住处,午饭时我要敬他们两杯酒,以示感谢。”

    别看这么一句话,却把马大壮两人的身份,从仆从提升到了客人的地步。

    高俅身为殿前都太尉,俸禄不低。

    再加上他八面玲珑的手段,偌大高府安排两个人,简直轻而易举。

    高余则搀扶着梁氏往里走,在进门的刹那,他有意无意看了高尧辅一眼,露出似笑非笑的表情。

    高尧辅的脸色,却格外难看!

    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

    高府,变得格外热闹。

    府中的仆从都开始忙碌起来,为流落在外多年,如今重又返回的小衙内操持忙碌。

    梁氏一早就去州北码头,之后又悲喜交加,难免有些疲惫。

    在高余的劝说下,她回屋歇息。

    高余就陪在她的身旁,直到梁氏睡着了,他才走出房间。

    屋外,高俅正负手站在庭院中,见高余出来,朝他招了招手,而后径自走进一旁的书房里。

    高余深吸一口气,紧跟在高俅身后。

    他知道,这一场交谈不可避免。而且与高俅交谈,怕是比和梁氏交谈,更加辛苦。

    毕竟,高俅是在官场上打滚的人。

    虽说是个武官,但要说起精明,丝毫不逊色那些老奸巨猾的文官。

    果然,在进入书房后,高俅便说起话来。

    他说话的方式更加有水准,至少感觉着,比高杰强很多。

    声音温和,令人感受亲切;态度和蔼,让人在不知不觉中,便放松了防备。他询问起了高余的过往,每一件事,每一句话,都会认真的在听,似乎是非常重视。

    可高余却知道,高俅是在确认。

    有高杰的证明,在相貌上,高余更像煞了年轻时的高俅。

    还有那‘高门得吉祥,余余有平安’十个字,知道的人并不多,外人也难以编造出来。

    可即便如此,高俅还是想确认一下。

    他身为殿前都太尉,可谓是天子近臣。他的家事,不仅仅是他一个人的事情,更牵扯到了官家。所以,他必须小心谨慎,不敢有丝毫懈怠,询问高余时也更加仔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