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余宋 第五十六章 母子(一更)
    

一秒记住【春宵社 WwW.chunxiaoshe.Com】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    高余和高尧辅的暗斗,高CD看在眼里。

    眼见高余站在船头,他心里不禁苦笑:看起来这位小衙内,可不是一个能吃亏的人。

    三公子和小衙内之间的争斗,只怕不会停息。

    高府,要热闹了!

    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

    州北码头,因位于州桥北而得名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小码头,主要是一些外地游商的船只在此停泊,装卸货物。

    不过今天,州北码头已停止了运营。码头外,有护卫守护,码头内,更不见往日奔波的苦力。

    当河船抵达州北码头时,已近辰时。

    高余远远就看到一群人站在码头上等候,为首一男一女,身着华服,正翘首眺望。

    当船只缓缓靠拢过来的时候,妇人挣脱了身边仆从的搀扶,快走两步,就到了河边。

    高余看到这一幕,心里一动。

    他没有见过自己的娘亲,甚至在记忆中,也没有留下任何关于娘亲的印象。

    可他知道,那妇人就是他的娘亲!

    曾多少次在梦中,与娘亲相见;又有多少次,他从梦中醒来,发现已泪湿衣襟……高余的呼吸,突然变得急促起来,甚至感到口干舌燥。他看着码头上的妇人,越来越近;而码头上的妇人也看着他,两行泪水顺着脸颊滑落,却又带着笑容。

    “吉祥儿!”

    当船只靠岸,船体颤动的一刹那,妇人发出了一声撕心裂肺的喊叫,踉跄着就要往船上走。而站在后面的男子,虽然激动,可见此情形,吓了一跳,忙大声道:“快去拦住夫人。”

    几个奴婢冲过去,搀扶住了妇人。

    “我的吉祥儿,都是为娘的错,让我儿在外漂流十五载……吉祥儿,我的吉祥儿啊!”

    她挣扎着,放声大哭。

    而高余则怔怔看着她,眼泪不知在什么时候,已夺眶而出。

    没错,就是这个滋味……他梦寐以求十五载,想要寻找的滋味,就是这般的模样。

    他紧走两步,嘴巴张了张,但是却没有发出声音。

    高成这时候走上前来,低声道:“衙内,那便是大娘子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,我知道!”

    “咱们下船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,好,好……”

    此时此刻的高余,有些失魂落魄。

    他转身想要下船,却发现两腿好像失去了知觉,根本无法迈动。

    周四娘在后面,已是泪流满面。女人家最受不得这种场面,虽然事不关己,但却感动无比。

    她觉察到了高余的异状,立刻对马大壮道:“大壮,快去扶衙内下船。”

    马大壮有些迷糊,不过还是听从了周四娘的话,快步走上前,搀扶住高余的手臂。

    “小鱼儿,你没事吧。”

    高余深吸一口气,抹去脸上的泪水。

    “没事,不过是被沙子迷了眼睛……走,咱们下船吧。”

    高余笑了笑,朝马大壮点点头。他的心情已经平复,不再似方才那般激动。可是身体还在颤抖,两腿有些发软。如果没有马大壮搀扶的话,他可能真的走不下去。

    “娘子,莫激动!“

    码头上,高俅在努力安抚着梁氏。

    不过他的目光,却紧盯在舷梯上,看着那个单薄的少年,缓缓走下船。

    “像不像,像不像?”

    梁氏指着高余,突然说道。

    高俅依旧是一副沉静姿态,但下意识的,却握紧了妇人的手。

    像!

    真的很像,简直一模一样。

    那血浓于水的亲情,在心中涌荡。

    高俅没有见过高余,而且在高余没有到来之前,他内心里甚至还存着几分怀疑……

    可是,在他看到高余的第一眼,他就知道,那是他的儿子。

    原因很简单,实在是太像了!

    这些年,他身居高位,官拜殿前都太尉,可说是养尊处优,变得有些富态,早已不复少年时的俊俏姿容。但是眼前的高余,就好像当年的高俅,几乎是一个模子里出来。

    甚至,比高俅当年,还要俊俏些。

    梁氏也笑了,甩开了高俅的手。

    那是从她身上掉下来的肉,有着先天的感应。

    是不是吉祥儿,她一眼就能够认出来。那母子间的奇妙感应,绝对不是用言语能够表述出来。

    “我的儿!”

    她大叫一声,便跑上前去。

    高余这时候才到了码头上,就见梁氏跑到了跟前,一把将他搂在了怀中。

    身子,顿时一僵。

    高余知道,这是他的娘亲。

    他嘴巴张了张,想要唤一声‘娘’,可是那个字在喉咙里打转,就是叫不出来……

    “我的吉祥儿啊,你终于回来了,想煞为娘了。”

    梁氏痛哭失声,抱住了高余,不肯放手。

    这感觉,好真实……她害怕,如果她再放手,吉祥儿会消失不见,一切都变成一场梦。

    “居士,你没事吧。”

    高余心里,是想要唤一声‘娘’的。

    可不知为什么,当话出口的一刹那,却变成了‘居士’。

    梁氏身子一颤,原本已经有些平静的心情,顿时又变得激动起来,泪水再次滑落。

    “儿啊,我是你的娘,不是居士,我是你的娘啊!”

    高尧辅站在高俅身后,心中满是苦涩。

    只看梁氏的态度,他就意识到情况不妙……高余出现之前,他一直都是家中的核心。他过了解试,准备省试,将来还会殿试。可是现在,他有种直觉,他,失宠了。

    真会做戏!

    他在心里暗自咒骂。

    他身边,是他的妹妹,见状轻声道:“三哥,小四回来,怕是以后大家的日子,都不会好过了。”

    “闭嘴!”

    高尧辅扭头,恶狠狠道。

    这是他的三妹妹,名叫高小妹,和高余同年,小了半载。

    高小妹也不恼,只笑了两声。

    她和高尧辅并非同母所出,在家中的地位,也不算太高。一直以来,她都看不惯高尧辅,觉得家里人太惯纵了。别的不说,她每月不过十贯例钱,可高尧辅却没有限制……才过了解试,就眼高于顶,谁也不放在眼里。这要是真的考中进士,天晓得要变成什么模样。所以,高小妹对高余的出现,非但没有排斥,反而十分欢迎。

    这时候,高俅走上前来道:“好了,别哭了!

    天已经不早,咱们先回去,莫要耽误了其他人……吉祥儿,你搀扶好你的娘亲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