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春宵社 > 余宋>余宋 第五十二章 鲁达的困惑(一更)

余宋 第五十二章 鲁达的困惑(一更)

一秒记住【春宵社 WwW.chunxiaoshe.Com】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    陈广,一言不发。

    不过他的酒,却越吃越快,一碗连着一碗。

    倒是马大壮听不太懂高余的话,而且他也不似鲁智深那样,对宋江等人推崇至极。

    反正高余说高余的,他只管吃肉。

    带着白花花肥膘的熟肉,蘸了蒜泥,好吃的要死。

    那五斤熟肉,马大壮就吃了一大半。此外还有一只肥鹅也进了肚子,却仍意犹未尽的身手抓了一块香肉。

    “你这厮,怎恁能吃,给我留两块。”

    鲁智深突然大吼一声,把香肉盘子端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你们又不吃,浪费了可惜。”

    “谁说洒家不吃,都被你吃完了。”

    鲁智深怒道,推开了马大壮的手。

    不过陈广看得出来,他更多是想要借此来掩饰内心的失落,而非是要和马大壮争抢。

    “小二,过来!”

    高小余招手,把小二叫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我问你,梁山泊的那些强人,可曾骚扰过你们这村子?”

    小二道:“客官,我们这村子是大村子,有百余户人家,且村里有勇壮,梁山的人不敢过来。

    倒是前面的村落,被袭击过。

    据说,是山上的好汉要村里的宁朝奉送粮食进去……宁朝奉是个好人,也是个本份的老实人。朝廷已经封锁了梁山,他怎么敢冒险送粮?结果,那梁山就派了一支人马过来,连夜杀入村庄。客官,你刚才的话,小人都听到了,说的一点不错。

    杀人放火金腰带,修桥铺路无骸骨。

    宁朝奉一家被杀了个干净,原本华美的房舍,也被烧成灰烬……小人去看过,那叫一个凄惨。”

    鲁智深的脸颊,剧烈抽搐起来。

    “是解家兄弟带队去的?”

    “那倒不是,是一个名叫李俊的强人带队,还有一个叫劳什子黑旋风的家伙。

    小人听说,那厮最为凶残。是第一个冲进宁朝奉的家里,一路见人就杀,不分男女老幼。

    宁朝奉多好的一个人啊,结果却……”

    小二说到这里,摇了摇头,转身走了。

    鲁智深更加沉默,整个人都好像笼罩在阴鸷之气中。

    “衙内,难道说,朝廷就没有错吗?”

    陈广突然开口,不过却压低声音。

    高余看了他一眼,轻声道:“朝廷对错,你我有资格平叛吗?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“朝廷的是非,人心自有公论。

    我只说那梁山泊……打家劫舍,就是一群强盗,却偏偏打着替天行道的名义,自诩为好汉。

    哈,什么好汉?

    在我看来,那些镇守边塞的将士,才是真正的好汉!

    长老,我听你的口音,似乎是关西口音。我不知道你以前是做什么的,但想来,也见过那辽人的凶残,西夏人的贪婪……当年,我曾与师父路过秦州,亲眼见到折将军率部与敌人血战。那些战死沙场的将士,才是真正好汉,而非是那些强盗。”

    “哪个折将军?”

    鲁智深抬起头,疑惑问道。

    “便是那折可求这将军,据说他是折克行将军之子,他的兄长,便是秦州知州折可大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的,是折二郎吗?”

    陈广道:“他而今,已是秦州知州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就不清楚了……我只是随我师父,见过他。”

    鲁智深突然大叫一声,又拎起一坛酒,鲸吞饮尽。

    胸前衣襟,被酒水打湿,他站起来,走到竹楼外,朝着黑漆漆,空旷寂寥的大路上,发出一连串的咆哮声。

    他知道,高余的那番话里,有断章取义。

    可偏偏他又找不到反驳的理由。同时,他心里坚守多年的理念,也似乎出现了动摇。

    宋江所为,真的算不得好汉吗?

    难道说,他所坚持的那些信念,都是错的吗?

    他吼叫连连,似乎不解气,又抄起了禅杖,在空地上挥舞起来。

    “疯魔杖法!”

    陈广这时候,已经缓过神来。

    毕竟,他虽非军中人,却一直身在军中,不似鲁智深那样,在江湖里漂泊。

    虽然心里有一丝丝的失落,但却不甚严重。只需要自己调整一下,也就能缓过神来。

    他看着在空地上疯魔一样挥舞禅杖的鲁智深,心里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再看向高余的目光,也变得有些不太一样。

    “什么杖法?”

    “这大和尚使得,是大相国寺护法神功疯魔杖法。”

    陈广说到这里,突然目光一转,看着一旁正在大快朵颐的马大壮,脸上旋即露出笑容。

    “衙内,你这兄弟,倒是可以学一学这杖法。”

    桌上,已是一片狼藉。

    马大壮吃的满脸油腻,一副幸福模样。

    听到陈广提他的名字,他从那块香肉里抬起了头,眼中流露疑惑之色。

    “哥哥只管吃,没事。”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高余拍了怕马大壮的手,砖头向鲁智深看去。

    “只是不知道,这位鲁长老,是否愿意。”

    “愿不愿意,他怕是不会再去找那宋江……衙内想必已有腹案,应该是不成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教头看出来了?”

    “哈哈,如何看不出来?

    这一路上,大和尚对你这兄弟亲热的很,恐怕也看上了他。其实你刚才那些话,他也不是不明白。只不过一时间无法接受……接下来,估计还要难受一些时日呢。”

    高余微微一笑,没有再说话。

    他的确是动了让马大壮拜师鲁智深的念头。

    汴梁,是一处繁华之地,但同时也是一个争名夺利的名利场。

    他身为高俅之子,也算是有了靠山。但别忘了,高俅还有三个儿子,能够给他多少的关注,尚未可知。高余不是那种野心勃勃的人,可是早先随师父流浪,也见过因为名利,而兄弟阖墙的例子。他想要过悠闲的日子,但有些时候怕也躲不开是非。

    所以,他身边要有帮手。

    常小六算是一个,不过最多是跑跑腿,当不得大用。

    真正让高余放心和信任的,也只有马大壮……所以,他希望马大壮,能够更加强大。

    马大壮身强体壮,天赋极佳。

    只可惜他没有明师指点,所以难有大成就。

    本来,陈广是一个很好的对象。但高小余能看得出来,陈广对马大壮并没有兴趣。

    鲁智深对马大壮有好感,可他对宋江那些人,似乎又有羁绊。

    为了马大壮,高余倒是不介意黑宋江一把……再者说了,他说的那些事情,都是事实。如果追踪溯源,朝廷的过错最大。可问题是,他能有什么办法,去改变局面。

    所以,他只能断章取义,盯着宋江等人。

    反正在他看来,都有过错……只不过宋江倒霉!

    谁让他要给马大壮找师父呢?而这鲁智深似乎是最好的目标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