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余宋 第四十七章 算计(二更)
    

一秒记住【春宵社 WwW.chunxiaoshe.Com】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    说话的是矮个子,身高不过五尺七寸出头,比杜少三还矮一些。

    他说的是官话,不过带着江南口音,听上去非常好听。

    不过,杜少三却心里一惊,连忙停下脚步,定睛向那两人看去。为首的矮个子,少年模样,身穿一件锦袍,相貌清秀,头戴纶巾。少年笑眯眯看着他,却让杜少三顿生一股寒气。

    而在少年身后,则是一个雄伟壮汉。

    他带着一顶范阳帽,手里面紧握一口解腕尖刀。

    “马大傻?”

    看清楚那壮汉,杜少三吓得连退两步,一屁股便坐到了地上。

    “高小余,你们要干什么?”

    高余笑盈盈,并不说话。

    倒是马大壮抢身出来,大步流星走向杜少三,厉声道:“杜少三,你烧了四娘的房子,俺要杀了你。”

    “马大傻,你别冲动,杀人可是要偿命的。”

    “偿命?”

    高余笑了!

    “谁给你偿命?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杜少三,你在须城做得那么多事情,多少人因为你胡乱攀咬而家破人亡?想杀你的人,怕是多不胜数。如果追查下去,不晓得要牵连多少人,程公会因为你,再去得罪人吗?”

    高余的声音,很柔和。

    杜少三却感到了彻骨的寒意,猛然一声发喊,挣扎着站起来,扭头就跑。

    只是,他带着枷,根本跑不快,才跑出去几步,就被马大壮从身后追上来,一脚踹在他的腰眼上。马大壮何等力气!能和黑旋风李逵比拼力气的人,又岂是等闲。

    只这一脚,便踹的杜少三扑通一个狗啃泥,摔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身上的枷铐,把皮都撕破了,门牙也被崩掉了一颗。杜少三满脸是血,却顾不得疼痛,大声喊道:“常都头,常都头救我……我要是死了,你怕是也不好回去交差。”

    常小六听了,却笑了。

    他看也没看杜少三,朝高余拱手道:“衙内,小人幸不辱命!”

    衙内?

    谁是衙内!

    杜少三一愣,想要翻身,却见马大壮上前,一把将他翻过来,而后一脚便踩在他的胸口。

    “六哥,家里都安排好了?”

    “有劳衙内牵挂,小人已经变卖了家产,我那婆娘带着娃儿,在三天前已经离开须城,估计很快会抵达汴梁。”

    “如此,你快去和他们汇合吧。

    住处可记清楚了吗?我到了之后,会派人去找你。”

    “固子门旁的白虎桥下,老李家客栈,小人记得很清楚。”

    高余点点头,摆手示意常小六离开。

    那固子门的白虎桥,是汴梁城的一座桥梁。桥下的老李家客栈,也是一家老店,环境好,饭食不错,价钱却不高。当年高余随师父前往汴梁,曾在那家老店里住过,印象非常深刻……他答应过,要给常小六一个前程,说出来的话,自然算数。

    行走江湖,讲的是一个‘信诺’。

    之前他不可能给常小六什么保证,但自从他证实了身份以后,他觉得,可以做出承诺了。

    这也是常小六为什么敢这么做的原因。

    须城?

    小地方!怎比得汴梁繁华。

    常小六不止一次听人说过汴梁城的美景,而今有机会搬去那边,而且还有了靠山,岂能放弃机会?

    高余骗他?

    直娘贼,没看太尉府都派人过来迎接了,骗他一个差役作甚!

    “常都头,常都头……”

    杜少三脸色煞白,嘶声叫喊。

    可是常小六却恍若未闻,扬长而去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他满脑子都是未来汴梁城的美好生活,那会管杜少三一个配军的死活?

    “杜少三,别喊了。”

    高余上前两步,沉声道:“你我本来没有深仇大恨,此前虽然有些小摩擦,但是在北街的时候,已经两清。说实话,我并不想理你,可你千不该,万不该,不该烧了四娘的家,差点害得四娘丧命。知道吗?在我最难的时候,四娘她曾帮过我。”

    高余说的,是那天晌午,他饥肠辘辘,身无分文的时候。

    不管周四娘是不是得了马大壮的叮嘱,那天她给了高余四个炊饼,还给了他一陌钱。

    也正是那一陌钱,改变了高余的命运。

    这么说吧,也许他未来有机会赚到钱,但如果没有周四娘,他那天便可能饿死街头。

    更不要说,马大壮与他有救命之恩。

    如果没有那一陌钱,他就进不得都监府,得不到高杰的赏识,更不可能归宗认祖……这份情义,千金难还。也正是这个原因,高余在心里,早就断了杜少三的命运。

    “小高……不,衙内!”

    杜少三慌了神,连声喊叫道:“小人有眼不识泰山,得罪了衙内,还请衙内饶我狗命。”

    蠢货!

    疏林里,陈广把一切看在眼里。

    听到杜少三的喊叫声,他不禁暗自摇头。

    杜少三到现在,都没有弄明白正主是哪一个。在来的路上,高余已经把事情的经过告诉了陈广。对这是非曲直,陈广并不在意。若杜少三是个好人家的人,他或许会劝说。可既然杜少三是这等泼皮无赖,陈广心里,也就没有丝毫的怜悯之意。

    这等人,杀了也就杀了!

    他的任务,是保护高小余周全,其他事情,他不会插手。

    如果,如果这时候杜少三向马大壮求饶,或许还有一条生路。

    要知道,高余纯粹是为马大壮才出手收拾杜少三,而马大壮……这一路下来,他也看的清楚,是个单纯憨直的大小子。若杜少三拉下脸向马大壮求饶的话,马大壮说不定会看在同乡的份上,饶他性命。了不起,就是揍他一顿,却不会杀了杜少三。

    可是高余……

    陈广笑了笑!

    比起高俅的三位公子,这位小衙内满满的江湖气,而且很会算计。

    只看这次找杜少三麻烦,小衙内怕是动了不少心思……便是杜少三死了,相信那位东平府的程知府,也会不了了之。这份心思,感觉着倒是更有几分太尉的风采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陈广突然心生惊悸。

    那是一种武者特有的直觉,他几乎没有考虑,手中大枪唰的便脱手飞出,呼啸着冲出疏林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陈广健步如飞,三两步便跑了出来,“衙内,小心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