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余宋 第四十二章 斩草要除根(一更)
    

一秒记住【春宵社 WwW.chunxiaoshe.Com】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    “杜少三找到了!”

    常小六见到高小余的第一句话,就是汇报成果。

    “这鸟厮藏得太好了!

    南城码头有一个粮仓,已经废弃了二十多年,平日里根本没有人过去。那厮就躲在粮仓的地窖里,白天不出来,晚上就翻墙过院,在一些大户人家的厨房里找吃食。

    这厮的行动非常小心,所以一直都没有被人觉察。

    卑职还是从一个闲汉口中知道那地方,抓到那厮的时候,那厮正在地窖里吃酒吃肉,过的逍遥自在。不过,他的事情,已经惊动了府君,所以被关押在大牢里,看守非常严密。”

    “惊动了府君?”

    高小余闻听,愣住了。

    他诧异道:“那厮不过是个泼皮,如何能惊动府君?”

    常小六苦笑道:“还不是梁山那帮贼人的缘故。

    官人有所不知,那梁山泊的贼人,能够在朝廷坚壁清野的情况下,躲了大半年……据说有不少人暗中与梁山贼人有私通,并且秘密遣送了粮草辎重。若不然,这天寒地冻,他们又没有存粮,如何能够坚持这么久?便是一些人,在暗中支援他们。”

    人常说,官匪一家。

    可实际上,那盗匪和缙绅,同样是一家人。

    宋江能够在短短时间里,在梁山泊占居主导权,除了他的能力之外,一定有其他的原因。

    “你接着说。”

    常小六深吸一口气,道:“比如那阳谷县的李英,就和宋江有勾结。

    须城县里,也有不少这样的人。只是宋江已经退走,便无人知晓……不过呢,那杜少三好像知道一些人,所以他被抓住之后,就大叫可以帮助府君找出那些人来……

    于是,府君就着人把他严加看管,估计是想要借他的手,收拾一些人吧。”

    高小余的脸色,阴沉下来。

    程麟的突然出现,的确是出乎他的意料。

    但他也能够想的明白,想必是程麟要借此机会,清洗一些平日里和他不太对付的人。

    高杰把程麟夸得是天花乱坠,可实际上,若是没有几分手段,有怎可能做得这东平府知府的位子。高小余不认识程麟,只是听高杰提过几次,所以印象不是太深。

    不过,他跟随怀清道士走南闯北,吃过苦,也享过福。

    曾在街头摆摊为人看相,也进过高门大宅,成为那富绅高官的座上客。

    能执政一方的人,你可以说他贪,可以说他坏,但绝不能说那个人,是个没城府的。

    这,也是师父生前的教诲。

    而且,高小余也不在意这些事情。

    破家的县令,灭门的令尹……比程麟更狠的人他也不是没有见过。

    况且,这须城县里,他也只认得马大壮和周四娘这等人,其他人死活,与他无关。

    他所关心的,只有杜少三。

    “如此说来,我想收拾那杜少三,有些难办?”

    常小六道:“的确不好办……府君派了人保护杜少三,大牢里还有府衙来的差拨。若非如此,想要收拾他再容易不过,卑职也不会专程登门,来找官人问计打搅……”

    高小余凝视常小六,突然间笑了。

    “你想投奔都监?”

    “啊?”

    “你刚才说话的时候,一直用眼角的余光向两边观察。

    你的目光里,有一些野望,我看得出来,你是个有野心的人……你说是来问计,其实是想借此机会,想都监输诚,对不对?呵呵,不过,我倒是蛮喜欢你这种人。”

    那中级的察言观色,可不是吃素的。

    高小余强撑着坐起来,看着常小六说道:“常都头,咱们聪明人也就不必隐藏,我知道你的想法,我也可以为你在都监面前美言。不过,你也要为我做一件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请官人吩咐!”

    高小余的身份,仅限于都监府里少数人知晓,外人并不清楚。

    但常都头却能看得出来,高小余在都监府的地位,似乎不是太低。

    他想要投靠高杰,却没有什么门路。毕竟,他不过一个县衙里的衙役,那些平民百姓给面子,唤他一声‘都头’,遇到那有些地位的人,便直呼其名,也很平常。

    现在,高小余愿意为他引见高杰,他又怎能放过这个机会?

    “我要盯着那杜少三,有什么情况,就立刻告诉我。”

    原本以为,是多么麻烦的事情!

    可听了高小余的话,常小六也松了口气,道:“官人放心,卑职会牢牢的盯死他。”

    “那,就烦劳都头。”

    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

    送走了常小六,高小余再次懒洋洋躺在暖榻上。

    扈三娘从屋里走出来,看着他问道:“你难道不打算找他麻烦了?”

    “怎么找?”

    高小余道:“现在府君要借他的口,重整须城秩序。

    在此之前,莫说是我,便是叔父想要动他,都会比较麻烦,我又怎么好去收拾他?”

    “哼,你休要说的这么无奈。刚才你一脸阴险的笑容,奴就知道,你一定有办法。”

    扈三娘在一旁坐下,轻声道:“大壮是你的救命恩人,四娘也帮过你。

    你这个人,阴险狡诈还有点痞赖,有的时候莽撞,有的时候自大,但总体而言,你还是个知恩图报的人。四娘现在连家都没有了,我就不信,你会对此置之不理。”

    “我莽撞?”

    高小余指着自己的鼻子,瞪大眼睛看着扈三娘。

    “难道不是吗?”扈三娘哼了一声道:“明知道自己不识拳脚,却偏要逞能……还什么五雷正法,装神弄鬼。也就是你运气好,当日那黑旋风再狠一点,就能要了你性命。”

    高小余嘴巴撇了撇,“总比某个人三脚猫的功夫,却要找两头蛇麻烦强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什么都没说,我是说,三娘的拳脚,端地是厉害。”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扈三娘哼了一声,不再理睬高小余。

    而高小余则偷偷松了口气,又偷偷看了一眼扈三娘的侧影,心里面突然一阵甜蜜。

    这小娘凶的很,不过人却不错。

    那天我昏迷的时候,她还偷偷的落泪……就是脾气不太好!不过,为什么我会觉得很舒服呢?

    “你还没有说,怎么对付杜少三呢。”

    “对付他?”

    高小余冷笑一声道:“府君保护他一时,保护不得一世。

    等府君解决了须城的事情之后,他也就没了用处……师父说过,斩草不除根,麻烦惹上身。且不说其他,就只是他烧了四娘的房子,这个家伙,就不能够轻饶了……

    且等着吧,他不会得意太久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