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余宋 第三十八章 高杰往事(第一更)
    

一秒记住【春宵社 WwW.chunxiaoshe.Com】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    高俅,一个并不算多么光彩的名字。

    在许多人眼里,这个名字代表着弄臣,代表着不学无术。

    高俅,汴梁人氏,是苏轼的‘小史’,也就是类似于小秘书一类的角色。

    元佑八年,苏轼把他推荐给了小王都太尉王诜,也就是历史上鼎鼎有名的王晋卿。

    高俅能写一手漂亮的毛笔字,也有一定的诗词歌赋的能力,而且会十强弄棒,拳脚功夫尚可,因而也就得了王诜的喜爱。王诜,是神宗皇帝的妹夫,也就是当今官家的姑父。在一次偶然机会,高俅得了官家的喜爱,于是便成为当时还是端王的官家的随从。

    可谁又能想到,端王后来却成了官家。

    于是乎,跟随官家的高俅也就水涨船高,有了从龙之功。

    官家对高俅,确实很欣赏。

    只可惜高俅的出身不好,也没有什么功名,更不要说在朝堂上,没有丝毫的根基。

    无奈之下,也就只好走了武官的路子,平步青云,成了而今的殿前都太尉。

    高俅为人低调,除了有些贪财,其实也没有做过什么恶事。

    可问题就在于他没有根基,又是个武官,自然就收到了排挤,成为他人口中的弄臣。

    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

    高杰道:“家兄当年甚得学士喜爱,还得了学士亲手所画的‘海棠春睡图‘。

    从那以后,家兄也爱煞了海棠,更在家中栽种满园海棠,甚至还把这海棠花当作了高家的标志。

    三娘可能知道,家兄共有四子三女……”

    高杰话音未落,扈三娘就打断道:“都监,奴怎听说,太尉膝下是三子三女?”

    “哈,现在是三子三女,可以前,却是四子三女。

    崇宁三年,家兄喜得第四子,取名高余(发须xu音),寓意是希望他一辈子能稳稳当当,平平安安。那时候,家兄才得了官家的提拔,督军刘仲武与西夏的战事。

    这变故,也就是在那时候发生……”

    高杰的眼中,流露缅怀之色,更带着一丝丝愧疚。

    “家兄走后,由于大兄正忙于科举,所以不常在家。

    嫂嫂体弱,于是就让我去照顾。但那时候,我正年少轻狂,整日里和汴梁城的浮浪子弟们混在一处,哪有心思在家里?结果,家里的下人,竟趁此机会,盗取家中财物。事情败露后,我一怒之下责罚了他们,可没想到那两人,居然怀恨在心。

    那天,我记得很清楚……”

    高杰的目光有些游离,神情恍惚,仿佛回到了十几年前。

    他喃喃自语道:“那一日,我出去玩耍,与几个朋友在潘楼吃酒,吃的酩酊大醉,一直到傍晚才返回家中。可回到家我才知道,那两个腌臜泼才竟趁我不在家,把还在襁褓之中的小四抱走……嫂嫂闻讯后,便昏了过去。而我也醒了酒,急忙派人去寻找。”

    说着,高杰露出悔恨的表情。

    他再次向高小余看去,良久后一声长叹。

    “那当时,我根本不知道,该去何处寻找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

    扈三娘听得目瞪口呆,半晌后,她再次把目光落在了高小余的身上,露出惊讶之色。

    “都监是说……”

    高杰点点头,缓缓掀开了被子。

    他指着高小余肩窝的那处花形烙印,道:“家兄有一枚特制的海棠花钱,平日里喜欢在手里把玩。有一天,我把那海棠花钱偷出来,放在火里烧红,不小心掉在了小四的肩窝处……没错,就是这里!家兄的那枚海棠花钱上,有‘崇宁‘二字。

    你看,这里……像不像?”

    这事情太过离奇,以至于扈三娘、周四娘和马大壮,都忍不住好奇心,探头查看。

    那烙痕,有些模糊,但依稀能看到两个文字,只是不太清晰。

    “这海棠花钱,天底下只有一枚,我绝不会认错。”

    高杰为高小余盖好了被子,伸出手在他面颊轻轻抚摸两下,而后便站起身来……

    “其实,我第一眼看到他的时候,就觉得他有些眼熟。

    你们没有见过我二兄,小四如今的模样,与我二兄当年跟随学士时,几乎一模一样。

    这天底下长的像的多了,可是年纪相仿,肩窝上还有同样烙伤的人,却不可能有第二个。家兄回来之后,没有怪罪我,可是我这心里,却一直存着愧疚,甚至不敢见二哥和嫂嫂……天见可怜,小四还活着,而且来到我的跟前,我又怎能不喜?”

    说完,高杰又忍不住笑出声来。

    不过他旋即意识到,高小余仍在昏迷中,忙捂住了嘴巴。

    “三娘,就烦劳你辛苦一下,照顾好小四。

    而今那梁山贼人虽然答应退兵,可我却不能不防……那些贼人,狡诈成性,不可掉以轻心。”

    “都监,那梁山贼人何以会轻易退兵?”

    扈三娘觉得奇怪,忍不住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高杰刚要回答,却突然一怔,旋即想起了一件事,脸上旋即浮现出一抹怒色。

    “该死!”

    他轻轻给了自己一记耳光,拔腿就走。

    扈三娘见状,忙不迭道:“大壮,你陪都监走一遭,定要保护他周全。”

    马大壮犹豫一下,见周四娘朝他点头,才连忙跟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四娘,你也一夜没有休息,想来也乏了。

    先去休息吧,这里奴会照看……”

    周四娘很想说‘不累’,但是当她目光从扈三娘身上转移到高小余的身上后,好像明白了什么,便微微一笑道:“那辛苦三娘……奴也不累,就帮忙去做一些吃食吧。

    小官人醒了之后,难保会腹中饥饿。”

    她此前一直称呼‘小高’,而今却已变成了‘小官人’。

    如果高小余清醒着,说不定会感叹这地位的变化。

    卧室里,安静了许多。

    高小余仍一动不动,不晓得要昏迷到什么时候。不过让扈三娘感到惊讶的是,她可以清楚看到,高小余脸色的变化。一开始,惨白没有半点血色,到如今,似乎有了一些颜色。

    扈三娘不禁好奇,走上前,伸出了手,轻抚高小余的面庞。

    其实,他面庞棱角分明,看着挺好看的……而且,那棱角并不生硬,线条很柔和,又平添了清秀之色。

    “没想到你这个小道士,居然还是太尉之子。

    哼,就喜欢逞能,明明知道自己不会拳脚,还要往危险里闯,真不知道你是聪明,还是傻子。”

    扈三娘的脸,有些发烫。

    “嘻嘻,不过你长的还是蛮俊秀的,若是给你穿上女装的话,那一定是个美人胚子。”

    脑海中,不由自主的浮现出高小余身穿女装的模样。

    扈三娘忍不住,噗嗤笑出声来。

    她和高小余认识并不算久,加起来也不过一天两夜罢了。

    可不知为何,却有一种好像认识了很久的感觉。虽然扈三娘不是太看得起高小余,觉得高小余不识拳脚,而且使用下三滥的手段,算不得好汉。但是,他却能给人一种安全感。那天晚上,他咬牙切齿,若凶神恶煞一样用板凳砸向解珍的一幕,时常会浮现在脑海中,久久不去……谁又料想到,他如今摇身一变,成了太尉之子。

    “你在干什么?”

    就在扈三娘浮想联翩的时候,耳边传来一个虚弱的声音。

    扈三娘一怔,立刻回过神来。

    迎面,就看到高小余瞪大了眼睛,正一脸疑惑的看着她。而她的手,却放在高小余的脸颊上,手指头还调皮的揉着高小余的鼻子……扈三娘顿时脑海中一片空白。

    那张俏脸,红的好像要着火了似地。

    她的手仍放在高小余的脸上,足足过了三五息的功夫,她才清醒过来,发出一声尖叫。

    “啊—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