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余宋 第三十六章 清创缝合术(一更)
    

一秒记住本站域名【春宵社 http://www.chunxiaoshe.com 】,为您提供 余宋 小说最新章节阅读!

一秒记住【春宵社 WwW.chunxiaoshe.Com】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    须城,都监府内。

    扈三娘在客房里,陪着周四娘说话。

    昨晚,她本打算去追赶高小余,没想到在半路上,遇到了几个鬼鬼祟祟,形迹可疑的家伙。

    一开始,扈三娘以为是梁山细作,于是便下马跟踪,想要看看对方的意图。

    只是,那几个人似乎对道路很熟悉。

    特别是进入东城后,那几个人就好像地老鼠一样钻进了巷陌之中。东城,多平民,房舍错综,巷陌相连。若非长年住在东城的人,冒然进入巷陌,就有可能迷路。

    扈三娘一个外地人,又怎知晓这里的状况。

    她跟着那几人进入巷陌后不久,就发现跟丢了人。

    不过,扈三娘并没有因此而失望,反而在巷陌中耐心寻找。

    只是那巷陌,仿佛迷宫。她越走就越迷糊,到最后几乎要放弃了寻找。

    就在她准备放弃的时候,一条巷陌里突然起了火……扈三娘见状,立刻赶到了火场。

    原来,是几个闲汉泼皮,对一个寡妇图谋不轨。

    只是那寡妇性子烈,大声呼喊,惊走了泼皮。但那几个泼皮临走的时候,却又不太甘心,索性一把火点了那寡妇家的柴房,还恐吓周围的邻居,不许他们去救火。

    扈三娘又怎能袖手旁观,于是上前就打伤了两个泼皮,把那寡妇救了出来。

    剩下两人,则仓惶逃走……

    扈三娘救出寡妇后,一问才知道,这寡妇竟然还认得马大壮。

    寡妇,就是周四娘。

    而图谋不轨的几个泼皮,正是杜少三几人。

    昨日,高小余教训了杜少三等人一顿之后,杜少三回到城隍庙,越想就越不甘心。

    当晚杜少三就想报复周寡妇,可周寡妇没有在家,他只得罢休。

    后来,他回到城隍庙,偶然间听到了刘唐和王英的谈话内容。说实话,一开始杜少三很是惊慌,一度想要报官。可是后来他又一想,如果梁山的好汉们真就攻破了须城的话,他的下场一定会很凄凉。听说,梁山上的那些个好汉,个顶个凶神恶煞。

    思来想去之后,杜少三决定置身事外。

    但他随后又想到,如果梁山攻破须城,县城里的情况一定会非常混乱。

    昨日,那高小余和周四娘当众羞辱了他,让他丢尽了颜面。虽然王英没有说什么,可他知道,这城隍庙的泼皮们,都有些看不起他。这也让他心中,越发的愤怒。

    可高小余有都监府撑腰,他不敢轻举妄动。

    但周四娘嘛……

    所以,杜少三在王英带着人离开城隍庙之后,就带着几个人,也偷偷地溜了出来。

    待草料场火起,他们几个便直奔周四娘的住处。

    一开始,杜少三是想着收拾了周四娘后,再卷走周四娘的积蓄,而后逃离须城。他知道,周四娘看着好像不太富裕,但私下里却有不少积蓄。杜少三这个人,别的本事没有,算计却很深。他仔细算了一下周四娘的收入,便大致猜出了她的积蓄有多少。

    别看周四娘走街串巷的卖炊饼,可一天能卖出差不多一百个炊饼。

    她长的美,那东街的商贩走卒也愿意买账。除了炊饼,周四娘还做得一手好鲊鱼、鲊肉,还有她做的卤肉,也算得是一绝,在东街口碑不差,每天都能卖出不少。

    而周四娘生活很朴素,也不太喜欢奢华。

    如此算下来,她的积蓄……

    须城即将成为是非之地,杜少三可不想积蓄留在这里。

    他算的很清楚,却没有想到,周四娘因为听说了解珍的事情之后,晚上睡得很警醒,以至于杜少三才要撬门,就被周四娘就听到了动静,立刻大声的喊叫起来,使得杜少三的计策破灭。杜少三也是恼羞成怒,见钱帛无望,于是就动了杀心……

    若非扈三娘感到,周四娘一定会被杜少三活活烧死。

    马大壮听周四娘说完,不禁暴跳如雷。

    若非高小余生死未卜,说不得他已经跑出去,找那杜少三报仇。

    “大壮兄弟不用急,杜少三跑不了。”

    扈三娘轻声道:“你在草料场杀了梁山贼人,还抓住了王英,算得是立下了大功。别的不说,高都监一定不会袖手旁观,放任那杜少三逃走。而今,须城四门戒严,他逃不出去。常都头也是老江湖,就算杜少三再有本事,也逃不出他的搜查。”

    “待抓到了他,俺定要他狗命!”

    马大壮恶狠狠说完,话锋一转,不无担心道:“扈家娘子,你说小鱼儿他,不会出事吧。”

    那一刀,可是够狠的!

    马大壮不太懂,可扈三娘却看得清楚。

    刚才郎中过来时,她偷偷看了一眼高小余的伤口,典型的江湖手段。

    解腕尖刀入体之后,李逵搅了一下。若只是普通的刀伤,白刀子进,红刀子出,高小余未必会有危险。可关键就在那一绞,弄个不好,高小余的内脏都会受损……

    伤口,触目惊心。

    扈三娘也不敢肯定,高小余能安然读过危险。

    现在,似乎只有等待!

    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

    天,渐渐亮了。

    就在扈三娘几人等的有些不耐烦时,屋外脚步声响起。

    高杰一脸疲惫之色,从外面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小道长情况如何?”

    他走进客厅,也没有说其他事情,直接询问高小余的情况。

    扈三娘道:“都监,郎中还在为小道长诊治,已经一个半时辰了,但还没有出来。”

    看起来,伤势有些严重啊。

    高杰心里一紧,便准备过去查看。

    也就在这个时候,郎中也是神色疲惫的走进客厅。

    “崔郎中,情况如何?”

    “都监不必担心,小人已用了清创缝合术,为伤者缝合了伤口。

    只是,伤势有些重,目前还在昏迷。等他醒来后,怕是会感到痛楚,到时候还请多多留意。而且,最近一段时间,最好不要碰触伤口,以免伤口崩裂,会更加麻烦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崔郎中。”

    郎中这么说,也就表明,高小余没有性命之忧。

    这让高杰如释重负般长出一口气,连连道谢,并取出五十贯的钱引做诊金,命人送崔郎中回家。

    “咱们先去探望小道长的情况,有什么事情,待会儿再说。”

    高杰说完,便直奔卧房而去。

    在卧房门口,有军卒守护,看到高杰等人过来,忙躬身施礼。

    高杰摆了摆手,示意军卒让开,而后就走进了卧室之中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