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余宋 第二十三章 技能,投掷!
    

一秒记住【春宵社 WwW.chunxiaoshe.Com】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    都头姓常,大名常书欣,小名常小六,江湖诨号一枝花。

    之所以有这么一个诨号,是因为他身上有一朵牡丹花的纹身,也不知道有什么意义。

    反正,他接手了猪肉巷的现场。

    “都头,这厮还真是解珍!”

    一个土兵验明了正身,忍不住低声道:“我听说,这解珍绰号两头蛇,可是梁山的狠人。”

    “那又如何,还不是变成了死人?”

    常小六一脸不屑,命人把解珍的尸体收起。

    这案子其实并不难办,解珍是梁山贼人,活该被杀。

    如果高小余不是都监府的人,常小六甚至有心把这功劳抢过来。

    毕竟,海捕文书上可是写的清楚,抓到或杀死解珍,赏金十五贯!这,可是一大笔钱呢……

    但高小余来自都监府,容不得常小六肆意妄为。

    现在,就要看都监府那边,会是什么样的一个态度。

    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

    “喂,你在干什么?”

    坐在脚店里,焌槽妇人暖了一壶酒,端来了一盘肥瘦相间的卤肉。

    卤肉做的很香,但说实话,高小余并没有多少胃口。他所关心的,是搭膊里有多少钱。

    这解珍,还真是一个有钱人。

    高小余在清点了搭膊里的钱引之后,足足有一千三百贯之多。

    如果换算成实打实的铜钱,差不多就是二十多贯!

    按道理说,一下子得了这么多的钱,那光阴蝉理应非常开心才对。要知道,之前不过一陌铜钱,就让光阴蝉鸣。现在二十多贯钱,估计那光阴蝉一定会乐疯掉!

    可是,出乎高小余意料之外,光阴蝉似乎不太兴奋。

    姓名:高小余

    金钱:两贯又十三文,钱引一千三百贯

    物品:铜琵琶(又名苏琵琶)、虎皮百纳袋

    技能:火药专精(中级);龙虎山内天罡诀法(初级);察言观色(中级);乐器专精(宗师级);投掷(中级)

    慢着慢着,怎么多出了一个投掷技能?

    高小余有点发懵,同时更觉察到,光阴蝉似乎并不是非常兴奋,除了那个莫名其妙的投掷技能之外,便是一百多个技能书。其中,火药专精技能书七十八个,察言观色技能书四十个,以及二十个投掷技能书。

    高小余把技能书接受之后,感觉有些困惑。

    这是光阴蝉第二次技能馈赠,按道理说得了这么多钱,它理应馈赠更多的惊喜才是,为何只有这点东西?要知道,上次不过一陌铜钱,可是赠与他了一个宗师级的技能专精。

    对了,那虎皮百纳袋在哪里?

    高小余有心询问,可是光阴蝉连眼睛都没有睁开,摆明了不想理他。

    这也让高小余颇感无奈,目光旋即落在面前桌上的搭膊。

    这搭膊,似乎是兽皮鞣制而成,做工非常精美……慢着慢着,虎皮百纳袋,说的不会就是这兽皮搭膊吧。

    高小余有一种想要骂人的冲动!

    不过他也知道,以他对光阴蝉那并不算太多的了解,就算是他骂了,光阴蝉也不会理财。

    那厮,除了钱之外,似乎很难有让它感兴趣,睁开眼睛的事情。

    只是……

    好不甘心啊!

    高小余端着一碗酒,神游九霄。

    而坐在他面前的扈三娘,却产生了好奇。

    这个家伙,胆子可真大……明明不会拳脚,却敢跑去偷袭解珍。要知道,那解珍绰号两头蛇,以凶狠而著称。之前在阳谷县,正是他与李英联手,重伤了她的兄长。

    这么一个狠人,到头来却死在了高小余之手。

    好吧,那最后一刀是她扈三娘所为,但如果没有高小余之前的下三滥手段,扈三娘想杀死解珍,并非易事。而高小余在回到脚店之后,就一直神不守舍的坐在那里,他难道就不害怕吗?

    听到了扈三娘的呼喊声,高小余总算是元神归位。

    他愣了一下,道:“小道名叫高小余,不叫喂。”

    “你,是道士?”

    “是啊,难道你看不出来吗?”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道士不会用石灰粉偷袭吧。”

    突然间不想和这姑娘说话,并想要丢她一个狗头。

    高小余翻了个白眼,没有回答。

    扈三娘却犹豫了一下,低声道:“小道士,能不能麻烦你,帮我引见一下高都监?”

    “你要见高都监吗?”

    “嗯,我兄长是被人冤枉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兄长又是哪个?”

    “我兄长,便是竹口寨知寨,扈成。”

    高小余摇摇头,表示没有听说过这个名字。

    事实上,他连竹口寨在哪里都不知道,又怎可能知道扈成是谁?

    “难道,连都监也不信我兄长吗?”

    扈三娘顿时露出了绝望之色,眼中泪光闪动。

    在她看来,高小余既然是都监府的人,而且被高杰派出来跟踪解珍,一定是高杰的心腹。

    若高杰知道扈成是被冤枉的,肯定会和高小余谈及。

    可现在,高小余连听都没有听说过自家兄长的名字,岂不是说高杰对扈成同样怀疑?

    一想到这些,扈三娘不禁绝望。

    高小余见状,就知道扈三娘怕是误会了。

    他连忙道:“小娘子莫紧张,你误会了小道的意思。

    小道只是住在都监府里,但并没有在都监府里勾当……今日小道跟踪解珍,是因为他与小道有仇。之前他和他那兄弟差点坏了小道的性命,所以在他进城时,小道认出了此人,所以才跟踪他。至于你的兄长,若真的受了冤枉,都监一定会查明。”

    说着话,高小余从怀中取出一方手帕,递给了扈三娘。

    “你这人,怎地不把话说清楚呢?”

    扈三娘接过了手帕,擦去眼角的泪水,嗔怪说道。

    这小娘子,长的真美!

    高小余被扈三娘那嗔怪的娇俏模样吸引了……不过,他旋即回过神来,在心中暗自念道:无量太乙救难天尊。

    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

    “小高郎君,都监派人过来,请你立刻回都监府。”

    常都头带着一队人,来到脚店外。

    为首之人,高小余倒是认得,是都监府的一名虞侯。

    “扈姑娘,你若要见都监,不如随我来吧。到时候你有什么冤屈,可以向都监说明。”

    高小余起身,招呼扈三娘。

    扈三娘也不客气,从搭膊里取出一陌铜钱放在桌上,抄起双刀便跟着高小余走出脚店。

    “都监吩咐,他马上会有行动。

    小郎君已经立了大功,不必再去奔波。你那兄弟,已经和都监汇合,你也不必担心。”

    那虞侯显然是知道高杰对高小余的重视,所以言语间非常客气。

    要行动了吗?

    高小余总算是松了口气,他正要开口客套,却听到从西门方向传来了天崩地裂般的巨响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