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余宋 第二十二章 杀人放火金腰带
    

一秒记住【春宵社 WwW.chunxiaoshe.Com】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    雪,越下越大。

    很快就把地上的血迹掩去……

    方才的搏杀,也惊动了猪肉巷里的姐儿们,还有那些偷换买春的客人。

    陆陆续续从屋中走出来,就看到那两具倒在地上的尸体。高小余正蹲在尸体的旁边查看,而另一边的脚店门口,扈三娘正搀扶着那位焌槽妇人,低声的安抚不停。

    “你在干什么?”

    扈三娘看高小余摸索尸体,忍不住问道。

    高小余没好气道:“都说了让你手下留情,你怎么还那么狠呢?知不知道,我为了跟踪这厮,守了大半日。眼看着就要成功了,却被你一刀了断,线索也没有了。”

    扈三娘顿时,露出了赧然之色。

    高小余没有再理睬扈三娘,认真的检查尸体。

    他并没有把重点放在解珍的同伴身上,而是把解珍上上下下都摸索一边,最后从他腰间找到了一个搭膊。

    “咦?”

    高小余打开了搭膊查看,眼睛不由得一亮。

    好多钱啊!

    没想到这解珍还是有钱人,搭膊里除了有两贯铜钱之外,还存放有大量的纸钞……

    纸钞,又名钱引,由交子转变而来,自崇宁四年开始发行。

    在这个年代,铜钱是硬通货。

    但有宋以来,朝廷事实上一直都处于钱荒的状态。

    货物的流通越来越多,交易的金额也越来越大。动辄已铜钱交易,并非一件易事。于是早在真宗时期,四川等地的商户发明了交子,也就成为了中国历史上最早的纸币。

    而到了宋徽宗执政以后,更把交子变为钱引,开始大力推广。

    只是,由于朝廷对钱引管控不力,并且肆意发行,导致钱引不断贬值。

    比如,一贯钱引,实际购买力只有十八文铜钱。可即便如此,钱引的出现也确实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钱荒,取代了铜钱。特别是大宗交易,牵扯的金额动辄百贯、千惯。如果完全以铜钱进行交易的话,一枚崇宁重宝十克,一贯钱也就是二十斤上下,百贯便是两千斤,差不多六吨重量……如此金额,又怎可能随身携带呢?

    所以,钱引虽然贬值,但毕竟也是钱。

    解珍的搭膊里,有厚厚一摞钱引,乍看之下,少说有百十张纸钞,具体金额还不清楚。

    钱引最小面额是一贯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,这里面少说也有百贯钱引,若换做铜钱的话,差不多就是将近两贯……

    一个贼人头领,就身怀四贯巨款?

    高小余忍不住在心里感叹,这世道果然是,修桥铺路无骸骨,杀人放火金腰带啊!他可不会相信,这些钱是解珍靠打猎能赚来的……这许多钱,不晓得是他杀了多少人得来。

    一想到这些,高小余心里更无半点愧疚,把那搭膊就缠在了腰里。

    你兄弟之前抢了我的钱,正好还账。至于多出来的,权当是利息吧……

    而且高小余现在也需要钱,需要很多很多钱!

    他检查完了解珍的尸体,便准备去检查解珍同伴的尸体。

    而这时候,从长街尽头跑来一群差役,远远就高声喊道:“让开让开,官府办事。”

    两个都头带着一队土兵来到猪肉巷口,一眼就看到了那两具尸体。

    须城作为东平府的府治,治安还是不错的……虽然也有似王大郎那样的社团组织,但却在可控范围。似这种当街杀人的案子不多,更不要说这一次还杀了两个人。

    反正在须城近十年里,绝对是一等一的大案。

    当然了,那些梁山泊里的强人犯下的案子要排除在外。

    “两位都头,小道稽首了。”

    高小余忙转身来到都头身前,稽首行礼。

    “你是……”

    一个都头指着高小余,突然道:“你是不是日间随陆虞侯一起的那人?”

    “都头认得小道?”

    “哦,日间陆虞侯巡视西门,正是我值守……想必你也是都监府的人,这里是什么情况?”

    “此二人,乃梁山贼人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

    两个都头吓了一跳,目光旋即便落在了那尸体上。

    梁山贼人混进城里了吗?

    “这人,便是梁山贼人头领之一解珍,绰号两头蛇。

    若都头有海捕文书,想来能够辨认。小道是奉了都监之命跟踪他们,却不想暴露了行踪,以至于才有了这场厮杀。都头如若不信,可以立刻前往都监府,禀报高都监。”

    高小余可不想受罪,既然有人认得他,那索性就用都监府的名头。

    他可不想因为这点事情,再被抓进大牢……

    两个都监相视一眼,都露出了凝重表情。

    东平府对梁山泊的征讨即将开始,这个时候梁山贼人混进城里,绝对是一桩大事。

    “你在这里盯着,我去禀报县尊。”

    这都头,是须城县衙的都头。

    案子发生在须城,那须城知县肯定要第一时间知晓。

    不过,他能否主持大局,却不一定。毕竟这须城县里还有东平府衙门以及兵马督监府。事关梁山贼人,须城县怕是没有能力主持,最有可能的是向上一级通禀。

    那认出高小余的都头,点头表示赞同。

    “小郎君,大家都是吃公门饭,此案与你有牵扯,所以烦劳你先委屈一下。

    待都监府那边来了消息,自会与小郎君方便。但在此之前,这里的事情便交由我们来负责,如何?”

    “自当如此。”

    高小余说完,眼珠一转,与那都头低声道:“不过还有一件事,烦劳都头派人立刻前往都监府,找高都监禀明此事。这解珍还有同党在城里,若太久未出现,只怕会引起怀疑。你只管向高都监说明此事,他自会定夺。说不定,还有都头的好处。”

    那都头闻听,眼睛顿时一亮。

    人往高处走,水往低处流。

    谁又想一辈子做差役,都是希望有更好的前程。

    没错,有宋以来重文轻武,却又怎样?那是大人物们的事情,对这须城都头而言,若能够进都监府勾当,比留在这县衙里面要强百倍。要知道,这都头一职,原本是军中的官职。后来衙门里开始使用,确比不得军中的权利。衙门里的都头,说穿了就是差役,甚至算不得胥吏。这都头也是个心思活泛之人,哪能不知如何选择。

    “多谢小郎君提点。”

    那都头露出笑容,道了声谢,便唤过一个土兵来,在他耳边吩咐了两句。

    土兵立刻转身离去,而高小余则退到了脚店门外,看了一眼扈三娘,又看了看那犹自脸色苍白的焌槽妇人,便开口说道:“焌槽嫂嫂,我有些饿了,可否再来一碗水糟面呢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