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余宋 第二十一章 江湖手段
    

一秒记住本站域名【春宵社 http://www.chunxiaoshe.com 】,为您提供 余宋 小说最新章节阅读!

一秒记住【春宵社 WwW.chunxiaoshe.Com】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    扈三娘?

    解珍愣了一下,旋即便露出了然之色。

    他咧嘴笑道:“道是什么来头,原来是扈成的妹妹……你那兄长,而今已变成了狗官的阶下囚,待老子杀回阳谷县,一定会把他的心肝挖出来下酒。你这小娘既然送上门来,你家解珍爷爷便让你如愿,先送你上黄泉路等你哥哥,到时候结伴而行。”

    那碗口粗细的树干,约六尺长短,在他手中转了一个圈,浑若灯草。

    这解珍本是登州的猎户,气力惊人。

    虽然树干并不趁手,但是解珍却并不在意。在他看来,那扈三娘根本不足以让他畏惧。

    扈三娘也不说话,牙关紧咬,便扑向了解珍。

    只见解珍哈哈大笑,手中树干呼的抡圆起来,竟带动那满天飞舞的雪花飘动,狠狠砸向了扈三娘。

    有道是行家一伸手,便知有没有。

    扈三娘的刀法精妙,身形灵巧,是经过高人指点。

    可惜她并无太多实战的经验,和解珍这种长年在深山老林中与猛兽搏杀的高手相比,便有些吃力。

    那树干呼呼做响,搅动雪花飞舞。

    那天空中的,地面上的雪花混在一起,把扈三娘笼罩其中。

    扈三娘渐渐有些抵挡不住,但是却不愿意退缩……这解珍,在阳谷县与李英联手,偷袭了她的兄长,使得她的兄长受伤,被关进了大牢。若非兄长的心腹拼死逃回竹口寨报告,扈三娘说不定也会成为阶下囚。她逃出竹口寨后,却不愿离开,而是藏身在李家庄内,监视李英的一举一动,而后跟着车队,来到了这须城县里。

    她的目的很简单,就是杀死解珍。

    可没想到,这解珍竟然如此凶狠,令扈三娘感到吃力。

    “小娘子,若你现在投降,好好伺候你家爷爷,说不定饶你性命。”

    眼见扈三娘败相已露,解珍越发得意起来。

    可就在这时候,扈三娘突然刀势一紧,展现出搏命之态。

    解珍胜券在握,当然不会搏命,于是向后一退。扈三娘趁机转身就走,似要逃离。可解珍又怎可能放她走,大吼一声,便迈步想要追赶。说时迟,那时快,扈三娘突然旋身,口中娇叱,一道寒光飞射而出。

    解珍想要闪躲,却来不及了。

    那寒光若闪电一般,噗的一声便没入解珍的肩膀。

    一口大约巴掌长的飞刀出现在解珍的肩头,那飞刀入体一半,刀柄露在外面,轻轻颤抖。

    疼的解珍大叫一声,脚下不由得一顿。

    也就在这时候,他突然听到脑后有一阵怪风袭来,于是一招苏秦背剑,树干横在后背之上。

    只听啪的一声,一股巨力袭来。

    解珍脚下一个趔趄,再也拿不稳那树干,身形踉跄两步之后站稳,“谁敢偷袭爷爷!”

    他转过身,还没等看清楚对手的模样,就见眼前一团白雾涌来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那白雾蒙住了他的脸,更迷了他的眼睛。

    解珍不由得大叫一声,伸手就要揉眼。可是,对手却不肯罢休,上前一步,手里拎着半截长凳,便狠狠砸向解珍。

    若是在平时,解珍可以眼观六路,耳听八方,寻常人近不得身。

    可是现在,他先是在猪肉巷快活了一把,这六识本就有些迟钝。加之风声呼啸,又有扈三娘吸引他的注意力,他根本就没有留意到高小余拎着一张长凳从巷子里溜出来,藏身在他的身后。

    扈三娘那口飞刀,令解珍完全失去了警惕。

    高小余也是趁此机会窜出来,板凳轮圆了,才算是得手。

    不过,高小余对自己的认识非常清楚,他不识拳脚,不可能是解珍的对手。但是,跟随师父四处流浪,他虽然没有练好拳脚,可是那江湖手段,确是学了个十足。

    早在他跟踪解珍等人去酒楼的路上,他就买了一包石灰粉。

    这玩意儿,有点下三滥,师父在世的时候,对此非常不屑。可是又不得不承认,这下三滥的招数却非常实用……

    别看高小余的体型瘦弱,可是力气却不小。

    好吧,在此之前,他力气其实不是很大,但自从那光阴蝉附身之后,他的食量开始增加,气力也变得越来越大。当然了,这力气大要看和什么人比较。与普通人相比,高小余的力气的确很大。可如果是和解珍这等练家子,亦或者马大壮那种天生神力相比,也就算不得出众。

    饶是如此,高小余那一板凳拍在解珍的头上,砸的解珍满脸是血。

    脑袋嗡的一声响,解珍只觉两眼发黑,天旋地转,身体更踉跄着连连后退,一屁股便坐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“姑娘,刀下留人!”

    高小余两击过后,也耗尽了力气,感觉手脚发软。

    他喘了口气,正要上前把已经失去抵抗能力的解珍制服,就见扈三娘已经飞身扑来,手中柳叶刀一转,便砍向了解珍。

    解珍此时目不能视,被高小余那耗尽全身力气的销魂一板凳砸中之后,头破血流,耳鸣不止,根本无法闪躲。高小余声音刚出口,就听得一声惨叫传来,血光崩现。

    扈三娘的柳叶刀已经狠狠没入解珍的身体,她旋即后退,拔出到来。

    一道血箭喷出,染红了地面。

    高小余目瞪口呆的看着缓缓倒下的解珍尸体,半晌后向扈三娘看去,露出苦涩笑容。

    “姑娘,你怎么杀了他?”

    扈三娘喘着气,手中犹自紧握双刀。

    “怎么,杀不得吗?这个人,是梁山贼人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。”

    高小余苦笑道:“我知道他是梁山贼人,而且知道他叫解珍,江湖诨号两头蛇……从这厮入城,我就盯着他,本想要留他活口,打探一些消息,却不想被姑娘杀了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

    扈三娘一愣,露出赧然之色。

    “你是差人?”

    “我这样子的差人,如何能吓唬那些坏人?”

    高小余道:“我是奉高都监之命监视此獠,是想要从他身上知道,那梁山贼人的动向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高都监的人?”

    扈三娘再一愣,旋即露出惊喜之色。

    她刚要开口,却见那脚店的焌槽妇人哆哆嗦嗦从巷子里走出来,看到地上的两具尸体之后,发出一声撕裂天际的尖叫声。

    “杀人了!”

    “姑娘,你快去安抚那位嫂嫂,我来检查尸体。”

    高小余说完,便快步走到了解珍的尸体前,蹲下身来。

    而扈三娘不敢怠慢,忙跑到那焌槽妇人面前,柔声道:“嫂嫂莫要害怕,那位郎君是官府的差人,那两个是梁山贼人,我们杀的,都是坏人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