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余宋 第二十章 三娘(三)
    

一秒记住【春宵社 WwW.chunxiaoshe.Com】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    隆冬,雪夜。

    一条幽深的小巷口,一家偏僻的脚店中。

    焌槽妇人坐在柜台后,做着针线活,可眼角的余光,却不时间扫向了店内的两人。

    这么晚了,又下了这么大的雪,不太可能再有客人。

    不过由于是猪肉巷,一切似乎都变得又有不同。平日里,这脚店也大抵要到夜半才会关门。所以焌槽妇人倒也不急着赶人,只是觉得这一男一女看上去,颇为有趣。

    高小余却不觉得有趣,低着头吃面。

    对面的少女,绝不是赶路饿了所以才进来脚店,她显然另有目的。

    她的口音,是东平府口音,但与须城的口音又有细微的不同。由此可以推断,少女并非须城人。虽然她衣衫整洁,可是从脚下的鞋子上,又看得出,一定走了不少的路。

    水糟面的味道不错,香气扑鼻。

    里面的臊子也卤的火候十足,莫说是对饥饿的人,就算是普通人,也会勾起食欲。

    但是,那水糟面在端上来之后,少女就没有怎么动筷子。

    除了一开始挑了两根面,便没有再看一眼。那么好的臊子,如果换做普通人,绝对忍不住。可是在少女挑面之前,却把臊子拨开,似乎对那肥腻腻的臊子颇为厌恶。

    她穿着很普通,但出身怕是不差。

    否则的话……

    再者,少女从进店落座开始,一直到现在,一共向店外张望了二十七次。

    她的注意力,似乎也放在了那猪肉巷。因为从她坐的地方,透过窗户向外看,只能看到猪肉巷。

    高小余越发觉得,这少女有问题。

    更不要说,他刚才目光落在少女的包裹上时,虽然隔着布,看不到里面的物品,可是他却能隐约猜到,那包裹里应该是一口宝剑,亦或者是一口刀……应该是刀吧!因为从长度上来看,不像是宝剑。当然了,也有可能是一口短剑?说不定!

    别看高小余不识拳脚,可他的师父,确是道地的宗师级人物。

    他那双招子,远非等闲人可比。

    少女进店,到她坐下,以及保持的坐姿……可以肯定,这少女绝非表面上看去那般柔弱。

    不过,是个雏儿!

    高小余把自己的水糟面吃完,然后端起碗呼噜噜把汤喝了个干净。

    “嫂嫂做得好面。”

    他冲着柜台后面的焌槽妇人大声道:“这大雪天里,进得店内吃一碗这般美味的水糟面,端地人生一大快事。来来来,再与我一碗面来,确吃的有些上瘾了……”

    焌槽妇人笑道:“客人好食量,来奴这店里的客人,没个不喜欢这水糟面的。

    客人稍等,奴这就在去做一碗来。”

    两人的交谈声,惊动了窗边的少女。

    她愣了一下,低头看了看面前的水糟面,又朝高小余看去。

    高小余没有看他,只盯着后厨。

    少女心里一动,抄起筷子,很认真的吃起面来。

    这小娘子,倒是个聪明的人,能听得劝……不错,有前途。

    高小余不知道少女到底是在图谋什么,可是在他试探之后,发现少女开始吃面,便确定了她的确是有所图谋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的功夫,焌槽妇人又端了一碗面来,还送了一碗酱汁。

    “这是奴自己调制的酱汁,配着面更加爽口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嫂嫂。”

    高小余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,胃口特别好。

    事实上,从他身体康复之后,便一直如此。以前他食量并不是很大,可是这受伤一次后,似乎变得有些惊人。否则的话,吃了炊饼足矣,何需再来这两碗水糟面呢?

    也就在这时候,坐在窗口的少女突然有了动静。

    她呼的站起来,掏出十五文钱丢在了桌上,而后把桌上的包裹拎起,画了个半圆便背在身上,同时那包裹一头也开了口,露出包裹在里面,一对钢刀的刀柄出来。

    真的是刀,而且是柳叶双刀!

    高小余眼睛一眯,便放下了筷子。

    这时候,少女已经走出脚店,朝大街上行去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在对面猪肉巷的巷口处,也出现了两个雄壮的身影来,赫然就是解珍两人。

    “嫂嫂,待会儿不管发生什么事情,不要慌乱,也不要出来。”

    高小余说着,便来到了脚店门口,向外观望。

    他有一种预感,那少女的目标,很可能和他一样,也是解珍那两个人……

    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

    焌槽妇人吓了一跳,连忙跑进了柜台后。

    “客人,发生了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,不过嫂嫂也不用担心。”

    他头也不回说道,话音未落,那少女已经从巷子里冲了出去。她步履轻盈,仿佛一只灵巧的燕子在暴风雪中穿行,向解珍两人便扑去。

    “梁山贼子,拿命来!”

    伴随一声娇叱,两道寒光掠动。

    那解珍正和同伴说笑,品味着刚才那猪肉巷里妇人的滋味。

    耳听娇叱声传来,眼角余光更有寒光闪动,令他蓦地生出一种毛发森然的悸动。

    几乎不假思索,他脚下错步向后一退,同时探手一巴掌就拍在了同伴的后背。

    同伴正说笑,哪料到解珍会做如此举动?猝不及防之下,他踉跄着向前扑去,正好拦在了少女面前。那少女毫不犹豫,柳叶双刀唰的挽出刀花来,便朝那人劈了过去。

    解珍这同伴,虽不是梁山上的头领,但也并非等闲走卒。

    能够和解珍玩到一起,必然是有一些本事。所以,眼见寒光飞来,他大吼一声,两脚借脚下的积雪滑动,躲过了少女的攻击之后,双手便如同一双巨斧般劈出。

    那双手,泛着一层乌亮的光泽,显然是下过苦功夫。

    这一掌劈出,隐隐有风雷声响,更带动空中雪花飞舞……少女却毫不慌张,右手刀唰的斜撩而起。就在刀掌即将碰触的一刹那,刀势突然变化,化撩为抹,快如闪电。

    这一刀,飞向那人的脖子。

    那人一惊,忙侧身闪躲,却不想少女的左手刀突然探出,噗的一声便没入他的胸口……

    解珍在把同伴退出去之后,便朝两边看。

    他善使一杆双股叉,可由于今晚出来是为了买春,所以并没有随身携带。

    不过,解珍能够成为那梁山泊三十一名头领之一,靠的是真本事。他看到路旁有一棵枯死的小树,大约有碗口粗细,于是上前抬手蓬的一拳轰击在树干上,立刻把那树干打成两截。解珍探手,抄起了小树的树干,便回身朝那少女看了过去。

    而少女也已经拔出柳叶刀,双刀遥指解珍,厉声骂道:“梁山贼子,今日我扈三娘定要取尔狗头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