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余宋 第十八章 三娘(一)
    

一秒记住本站域名【春宵社 http://www.chunxiaoshe.com 】,为您提供 余宋 小说最新章节阅读!

一秒记住【春宵社 WwW.chunxiaoshe.Com】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    兵马督监,从品级而言,并不是特别高。

    但是就一府而言,这兵马督监确实军事主官。高杰能做到这个位置,除了有他兄长的帮助之外,更多是依靠自身能力。高俅可以为他排除外部的干扰,可如果他自身没有能力的话,高俅也不会派他前来东平府,毕竟这可是身处剿匪的第一线。

    高杰露出欣慰之色,看着陆奇笑了。

    “二郎果然有长进,竟看出了这其中的奥妙。

    我这些日子,也一直在研究梁山的贼人。这梁山上,真正执掌权柄的人实际上是宋江、晁盖两人。这两人虽然一个是押司小吏,一个是保正出身,但确有些本事。

    这一点,从他们上山之后,便执掌权柄,后来更说降秦明和董平看出端倪。

    八百里梁山泊,水道纵横,易守难攻。可如果说想要抵抗朝廷围剿,却并非易事。朝廷要对付他们,其实很简单。只需在这八百里梁山泊坚壁清野,便足以让他们陷入困境。梁山坡里虽有丰富物资,但想要养活近万贼人,却没有那么容易……”

    陆奇深以为然道:“是啊,就如这一次,半载坚壁清野,就足以让他们难受。”

    “何止是难受啊!”

    高杰走到门口,看着外面阴沉沉的天空,嘴角微微一撇,露出一抹古怪的笑容来。

    “他们,快撑不住了吧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转过身,凝视陆奇。

    “二郎,我要你立刻动身,前往阳谷县,把扈成放出来,然后让他返回竹口寨整顿兵马。如你所言,时文彬此人虽有能力,但毕竟一介书生,只怕是斗不过李英。”

    “卑职遵命。”

    陆奇立刻躬身领命,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可是走了两步,他又停下来道:“都监,卑职走了,小道长那边……”

    高杰一愣,旋即眉头紧蹙。

    高小余的身份,都监府也没有多少人知道,一直都是由陆奇陪伴。而陆奇这一走,谁去接应高小余?这可就有些麻烦。可是,阳谷县那边的事情也很重要,若陆奇不出面,时文彬也好,扈成也罢,怕是难以合作。毕竟,两人之前才有了误会。

    还是时间太短了!

    若高杰在须城多一些时日,也就可以培养出更多帮手。

    可现在,他唯一可以信任的,便是陆奇……

    “对了,高小余那个朋友的事情,处理的如何了?”

    “回禀都监,那厮的事情并不算大,卑职已经安排,让他明日去草料场勾当。”

    “立刻放他出来,让他先去保护高小余。我这边与程知府商议后,便派人前去接应。”

    想想那马大壮的块头,陆奇也就放心了。

    更重要的是,马大壮是土生土长的须城人,和高小余配合起来,会更加方便,甚至远胜于他。

    “既然都监已有腹案,卑职这就去大牢,放出那马大壮,而后再去阳谷。”

    这时候,有下人来禀报,说是程知府来了。

    高杰也就没有再啰嗦,直接摆了摆手示意陆奇离开,而后便直奔客厅走去……

    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

    雪花,很小。

    飘飘洒洒从天空落下,落在了高小余的脸上。

    高小余跺了跺脚,往手上用力呵了一口热气,然后搓动双手。

    他站在巷口的拐角处,看着不远处的那座酒楼。已经快酉时了,天色昏暗。气温降低了许多,冻得高小余在原地不停的顿足。要下雪了,怎地不见陆奇有动作呢?

    高小余很想大摇大摆的进酒楼里监视,但却又不敢。

    毕竟,他和解珍有过接触。

    虽然说当时是晚上,可谁又能保证,解珍没有记住他的样貌?若是解珍不记得他也就罢了,可万一记得高小余,可就功亏一篑,很可能引起那解珍的警觉和提防。

    再忍一忍!

    高小余相信,解珍绝不会是为了一顿酒菜,在这个时候进入须城。

    他更相信,解珍一定会有动作,而不是老老实实呆在那酒楼之中……只不过,要等到什么时候?

    “小鱼儿!”

    就在高小余感到饥寒交迫之时,一声呼喊在他耳边响起。

    扭头看去,就见马大壮从西街另一头走过来,一边走一边朝他招手。

    高小余见状一愣,忙迎上前去。

    “哥哥,你这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方才都监府的陆虞侯到牢里,把他提前放了出来,让我过来陪你。”

    说着,马大壮把手里的篮子递给高小余,“四娘怕你肚子饿,所以让我带了些吃的过来。喏,那边的棚子里避风,咱们过去先吃东西,要我做什么,你只管吩咐。”

    高小余接过了篮子,打量了马大壮一眼。

    很显然,马大壮出狱的时候,是经过了一番捯饬。

    头发还是有些脏,却梳理了一番,并且戴着一方灰色的猪嘴头巾;脸也清洗过来,只是胡须没有整理,略显凌乱。身穿一件黑色的衲袄,下穿一条大袴,足蹬暖鞋,一副市井小民的打扮。高小余忍不住笑了,马大壮这模样,一定是周四娘的主意。

    没想到,这周寡妇倒是心细之人。

    “小鱼儿,咱们在这里作甚?”

    “哥哥,我要找的人,现就在那酒楼里。

    我要在这里盯着,以防他走掉。”

    “是什么人啊,让你这般用心?”

    高小余心知,马大壮出现在这里,一定是高杰和陆奇的手笔。

    他也没有询问高杰和陆奇的下一步计划,因为他知道,问了也没有用处,马大壮不可能知道。

    “可记得,当初我差点丧命的事情吗?”

    “当然记得,你当时还说,是被那梁山强……”

    马大壮话说一半,脸上露出了惊讶之色,看着高小余。

    高小余点点头,手指酒楼方向道:“当日坏我性命的人,就在那酒楼之中。

    我不知道他们这时候进城的目的何在,但我知道,他们一定是有图谋……所以我要在这里盯着,看他们究竟是要做什么?若能够趁机报仇雪恨,倒也趁了我的心意。”

    梁山泊里的那些强人,在八百里梁山泊周遭,名声并不是很差。

    不管是最早落草的那十二名军官,还是后来入伙的晁盖、宋江等人,都没有作甚恶事。

    甚至那宋江有呼保义之名,为人爽直豪迈,懂得拉拢人心,颇有名望。

    在不少人心里,梁山泊里的,都是好汉。

    但是在普通百姓眼中,不管这些人怎样,始终是打家劫舍的强人。

    马大壮便是普通百姓,虽然那城隍庙里不少人推崇梁山好汉,可是他却不太认同。

    而高小余原本对梁山泊也无甚恶感,甚至还有些崇拜。

    可是,等到那解家兄弟打劫了他,差点要了他性命之后,让他对梁山泊改变了看法。

    说一千道一万,什么替天行道,还不是打家劫舍的强人?

    他不过是一个游方道士,你们既然是好汉,为何要抢我财物,还要坏我的性命……

    很多时候,没有切肤之痛,自然可以随意点评。

    可是当事情落到自己身上之后,那感官和态度,也就会有很大的不同。

    “哥哥,你看!”

    就在高小余吃了一个夹肉的炊饼之后,看到解珍和一个人从酒楼里走出来。

    高小余连忙把炊饼放进篮子里,旋即站起身。

    “是那个大高个吗?”

    马大壮顺着高小余手指的方向看去,忍不住开口问道。

    也就在这时候,解珍两人似乎觉察到了什么,呼的转过身来,朝棚子下观看。

    棚子里,悬着一盏气死风灯,所以看得非常清楚。马大壮那硕大的身形迎入了解珍两人的眼里,两人愣了一下。马大壮体型魁梧而壮硕,远远看去,颇为雄壮。

    只是那憨厚的模样,以及那一身打扮……

    解珍松了口气,对身边人笑道:“这大个看上去,倒是雄壮。”

    他并没有把马大壮放在心上,而是打趣了两句之后,便大步离去。

    这时候,雪花飘落的越来越密,一场大雪也即将到来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