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余宋 第十七章 两头蛇
    

一秒记住本站域名【春宵社 http://www.chunxiaoshe.com 】,为您提供 余宋 小说最新章节阅读!

一秒记住【春宵社 WwW.chunxiaoshe.Com】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    “古怪?”

    陆奇闻听,脸上露出不快之色。

    他刚才已经查看了一遍,并未发现有什么古怪。高小余这么说,岂不是说他眼里不成?

    “小道长看出了什么古怪?”

    陆奇努力让自己保持平静,可话语中却犹自带着一丝嘲讽。

    你一个江湖小道士,不过能唱得好学士词,弹一手好琵琶,得了高都监的赏识而已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又能有什么本事?

    高小余看了他一眼,仿佛没有听出陆奇话语中的嘲讽之意。

    “虞侯,刚才小道好像看到了一个熟人。”

    “熟人?”

    “便是那日打劫小道,险些要了小道性命的强人。”

    “在哪里?”

    陆奇心里一颤,目光立刻向车队看去。

    高小余这一番话,无声无息的抹消了陆奇心中的不快。并不是高小余的眼力好过陆奇,而是他看到了熟悉的人,所以察觉到了古怪!高小余此前曾说过,他路过须城的时候,被人劫走了财物,甚至还差一点丢了性命。而劫走他财物的人,便来自梁山。

    “小道长看清楚了?”

    “虞侯,那日抢走我财物的人,差点要了小道性命,又怎可能认错?

    是解珍……虞侯看,便是那第三辆大车的车夫。小道这双招子算不得好,可若是连差点杀了小道的凶手都认不出来,那这双招子不要也罢。解珍,小道不会看错。”

    高小余看着渐渐远去的车队,咬牙切齿说道。

    陆奇的脸色,也凝重起来。

    他猛然一招手,叫来了一个土兵,“带上一队人马,盯着李家庄的车队,看他们在何处落脚。

    注意,不可打草惊蛇,惊动了对方!”

    “虞侯,不如让小道过去盯着吧。”

    高小余突然拦住了陆奇,轻声道:“那贼人这个时候进入须城,必有图谋。

    且那梁山贼人多奸猾之辈,哥哥们装束太过抢眼,而且人数太多,容易打草惊蛇。小道一个人,则方便不少,不会引起他们的怀疑。虞侯,此事最好是通禀都监。”

    陆奇想了想,点头答应下来。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小道长多小心。”

    这可是一件大事,陆奇也不敢大意。

    他叮嘱了高小余两句,又让随行的土兵守在城门口,然后便直奔都监府。

    高小余则深吸一口气,整理了一下衣衫,迈步朝那车队离去的方向走去……他走的不快,看上去好像是四处闲逛,甚至还在路口停下来,买了两个刚出炉的烧饼夹肉,一边吃一边走,轻松惬意。

    已是午后,天色变得有些阴沉。

    看样子,一场风雪很快就会到来,也使得街市之上,变得更加杂乱。

    那车队直奔北门校场,而后开始卸载货物。

    高小余则在路边的一家茶肆里坐下,向茶博士要了一杯茶,一边品茶一边观察那车队的动静。

    一杯茶过后,高小余看到解珍带着十几个人从车队里出来。

    他们行色匆匆,直奔西街而去。

    高小余眸光一凝,立刻站起身来,从搭膊里取出两文钱,放在茶桌上,走出茶肆。

    车队的人不少,但是在高小余看来,只要盯紧了解珍足矣。

    他这些日子在须城,听不少人说起过梁山的事情,所以对梁山的那些头领也大都有了了解。

    最初,梁山只有十二名头领,而且都是朝廷的官员。

    这十二人是杨志、李进义、杨雄、花荣、柴进、张青、徐宁、穆横、关胜、孙立、呼延绰和索超。据说这十二人曾结义金兰,后因杨志犯了事,其他众人便联手救出了杨志,上了水泊梁山。

    五月,郓城西溪村保正晁盖劫走了生辰纲,伙同西溪村的吴学究、刘唐、院进、阮通、阮小七、燕青、石秀等一行八人上了梁山,与杨志等十二人汇合一处。之后不久,又有郓城县押司宋江带着朱仝、戴宗、李逵、史进、张顺、李俊和解家兄弟一行九人入伙,使得梁山势力大增,声威大振。此后,他们又接连大败了朝廷兵马,招降了董平、秦明两人。所以,而今这梁山泊里,算上宋江一共三十一位头领。

    解家兄弟,是宋江手下。

    那解珍绰号两头蛇,凶名赫赫。

    高小余心知,这帮梁山贼人没有一个是好相与的。而解珍更是狡诈凶狠,所以更要小心谨慎。

    只是,解珍进城,又是何故?

    高小余不敢大意,所以只远远吊在那些人的身后,见解珍等人进了一家客栈之后,才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++++++++++++++++++++++++

    与此同时,陆奇也返回都监府,见到了高杰。

    “此话当真?”

    高杰听说有梁山贼人混进了须城,顿时大惊失色。

    陆奇道:“小道长认得清楚,那车队之中,有梁山贼人两头蛇解珍混迹其中。卑职再三向小道长确认,小道长回答的非常肯定。那解珍,此前还差一点杀了小道长。”

    “如此,那小道长便不会认错。”

    高杰在屋中来回踱步,露出沉思之态。

    片刻,他突然唤来差役,“立刻前去东平府衙门,请程知府前来,就说我有要事商议,刻不容缓。”

    他吩咐完之后,便返回屋内。

    陆奇道:“都监,可否调集兵马,将那解珍抓捕?”

    “且慢!”

    高杰拦住了陆奇,道:“二郎可还记得,扈成的事情?”

    “啊?”

    “你刚才说,那解珍是随着阳谷县李家庄的车队前来;而此前阳谷县令时文彬也说,扈成勾结梁山贼人,那李家庄的李英可以作证。这两件事联系起来,你难道没有想到什么吗?”

    陆奇先一愣,旋即反应过来,脸色大变。

    “都监的意思是说……”

    “原本,李英出面作证,扈成的嫌疑确实不小。

    毕竟那扑天雕李英在阳谷,在东平府颇有名望;可现在,却是李英的手下和梁山贼人有勾结,那扈成很可能是被冤枉。

    若如此,问题就来了……李英为何要冤枉扈成?

    扈成说穿了,也不过是一个小小的知寨,他冤枉扈成又是何意?”

    高杰紧盯着陆奇,目光炯炯。

    而陆奇的脸色则阴晴不定,半晌后轻声道:“竹口寨是扼守通往大名府的必经之地。而阳谷县内,有许多粮草辎重……都监,看这样子,怕是那些梁山贼人想要突围。

    扈成如今被关在牢里,竹口寨群龙无首。

    时文彬一介书生,虽清明,却难当大任……绝不是李英的对手!

    都监,那些梁山贼人想要突围,他们向离开梁山泊,前往大名府,卑职说的可对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