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余宋 第十四章 能动手就别废话
    

一秒记住【春宵社 WwW.chunxiaoshe.Com】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    “嫂嫂,你没事吧。”

    这是高小余第二次询问周四娘。

    第一次询问时,周四娘惊魂稳定。而现在,看局势已经被控制住,周四娘再也不怕。

    “小高,奴家无碍……昨日不见你回来,奴担心的紧,所以想早些告诉大壮。可没想到却遇到了这些人。坏了,奴的炊饼!这些杀千刀的泼赖货,奴的炊饼全没了。”

    周四娘惊叫一声,蹲在地上,从雪地里拾起炊饼。

    高小余见状,眉头不禁一蹙。

    他从地上捡起一个炊饼,只见上面沾满了泥浆,显然是不能吃了。

    昨天,若非周四娘的炊饼,他怕是要饿死在街头。

    他突然迈步走到陆奇身边,就听得那杜少三道:“小底曾见过虞侯,所以认得。”

    陆奇正要开口,忽见高小余冲过来,二话不说,一拳就搭在杜少三的脸上。

    杜少三没有任何防备,被高小余这一拳头打了个实在。

    就听他惨叫一声,捂着脸就倒在了雪地里。鲜血顺着指缝流淌出来,看上去极为惨烈。

    “你这泼皮货,有本事冲我来便是,为难一个女人,算什么英雄?

    高小余一拳把杜少三打倒,并不罢休,冲上去骑在杜少三的身上,拳头如雨点般落下。

    他不识拳脚,但毕竟走南闯北,见识非凡。

    而他的师父,更是武学宗师级别的人物,该怎么打人,高小余自然心里清楚。

    那拳头狠狠砸在杜少三的脸上,身上,打得杜少三惨叫不停。

    陆奇没有上前阻拦,反而后退了两步,看着高小余痛殴杜少三,轻轻点了点头……

    之前高小余没动过手,虽然他说了不识拳脚,可陆奇总是有些怀疑。

    现在嘛……

    有没有练过拳脚,陆奇是行家,一眼能看出端倪。

    高小余瘦削,可是拳头却很重……除此之外,他看不出高小余身上有半点练家子的痕迹。

    “大官人,烦你拦住小高吧,莫让他打坏了人。”

    周四娘见杜少三叫的惨,心里也有些慌乱。

    陆奇看了她一眼,心道:还真是个美人胚子!

    “娘子不必担心,打不死人的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

    见周四娘一脸的担忧之色,陆奇也有些不忍,于是笑着走上前,把高小余抱住。

    “小道长,没想到你还是个暴烈的性子。”

    “我最恨人欺负女人,最恨人浪费粮食……这种泼皮货色,能动手就别和他废话。”

    “好了好了,你家那嫂嫂却担心的紧,莫再打了。”

    高小余气喘吁吁,额头上布满了汗水。

    他把衣服整理了一下,指着杜少三道:“虞侯,这等人留着祸害,切不可放过他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自然,不过你想要怎生收拾?”

    “我家嫂嫂靠买炊饼为生,每日也就这些收入。

    现在,炊饼都卖不得了,他杜少三就该全部赔偿。”

    陆奇点头,对一旁犹自拳打脚踢的土兵摆了摆手,土兵立刻退到了旁边,只剩下躺在雪地里,被打的头破血流,鼻青脸肿的闲汉不停的哀嚎。

    “杜少三!”

    陆奇道:“现如今有两条路给你选。

    一条路,你坏了这位娘子的买卖,该多少陪多少;另一条路,便是送尔等去官府。

    想来你也清楚,我家都监最讨厌的就是你这等人。

    若进了衙门……”

    陆奇说话间,冷笑两声。

    杜少三那还能不懂,连忙道:“大官人,我愿赔钱,小底赔钱。”

    “我看着一篮子炊饼,怎地也有三五十个。这么好看的炊饼,若放在鹤园里卖,怎地一个炊饼也要十文钱。算你五十个炊饼,便五百文钱;还有,你们方才惊吓了娘子,怎地也该赔些钱才是。这样吧,我给你凑个整数,足陌一贯,你可愿意?”

    高小余发现,他小看了陆奇。

    这厮才是真正的流氓,敲诈起来,更加狠毒,却又说的头头是道,找不到什么破绽。

    “一贯?”

    杜少三倒吸一口凉气,瞪大了三角眼。

    他一个泼皮,身上带个百十文便了不起了,哪来的一贯钱?

    高小余听了他的话,也不啰唆,朝四下看了一眼,见路边有一根木棒,便上前抄起来,冲到杜少三跟前,二话不说,劈头盖脸就打过去,打得杜少三抱着头,蜷成一团。

    “小高哥哥休打,我给,我给!”

    高小余听了,这才收手,手持木棒看着杜少三,一脸煞气。

    以前怎地没看出来,这厮还是个狠角色?

    杜少三开始感到后悔了……他发现,这有了靠山之后的高小余,做事比他还肆无忌惮,比他更像那混江湖的人。而且看样子,他的靠山不小,连陆奇也愿意帮忙。

    “小高,用不得那许多钱。”

    “嫂嫂哪里话,虞侯是从汴梁来的,他说一贯钱,那就是一贯钱!

    嫂嫂你应该明白,汴梁是官家居住的地方。那里的规矩,才是天下人该守得规矩。”

    “是这样啊!”

    原本觉得杜少三可怜的周四娘,听了高小余的话,立刻释然了。

    杜少三连滚带爬的来到四个闲汉身边,五个人把身上掏了个遍,也只凑出不到三百文。

    “五位好汉这一身行头,拿去典押,当能换个几百文吧。”

    高小余见状,开口说道。

    他好像是在询问,可听在杜少三等人耳中,却变了味道。

    “哥哥使不得,使不得。”

    陆奇也忍不住扭头看向高小余,似乎在问:真要如此?

    高小余道:“是虞侯定的价钱,若讨要不来,传出去虞侯也没有脸面。”

    “小道长,你这手打高枝端地漂亮。”

    所谓打高枝,就是借势而为的意思。

    陆奇朝高小余伸出大拇指,而后冲土兵一摆手道:“听到没有,说了一贯,便少不得一文钱。”

    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

    高小余领着周四娘走了,只留下五个被扒光了衣服的泼皮,凄惨的蜷缩在墙角下。

    “看什么看?”

    杜少三冻得浑身哆嗦,却强作凶狠之态,厉声喝骂。

    如果是在半个时辰前,大家或许还会怕他。可是现在,看他那几人的凄惨模样,哪个又会害怕?他的凶恶姿态非但没有吓到行人,反而惹来围观者的一阵哄笑。

    “哥哥,咱们还是借两件衣服早点回去吧……直娘贼,丢死人了。”

    看杜少三鼻青脸肿,满脸血污的张牙舞爪,身边的泼皮闲汉也看不下去了。

    杜少三道:“我便不知道讨要衣服吗?可现在,谁会给咱们?”

    “三哥,你这话就不对了。兄弟们是听你的话,来找四娘的麻烦,才有了今日之辱。

    方才你答应的钱,可是一文没给,我兄弟还倒贴了不少。

    平日里咱兄弟敬你年长,叫你一声三哥。如今这地步,你是不是该给弟兄们一个交代?”

    那泼皮,一个个也都不是善良之辈。

    眼见落得这下场,已经是很不高兴。可是杜少三还指手画脚的,指挥他们做事,这心里更不痛快。一个泼皮找来了一条麻袋裹着身子,对杜少三不满的抱怨起来。

    “杨麻子,你这是在怪我吗?

    之前我说找周寡妇麻烦的时候,你可是叫喊的最响亮。

    现在,你后悔了不成?”

    杨麻子裹着麻袋,闻听杜少三这话,顿时变了脸色。

    那周四娘眼见着是有了靠山,而且是都监府的靠山……若是被周寡妇听到了消息,肯定会找他们的麻烦。这杜少三简直是丧门星,若不划清界限,日后定会倒霉。

    他们四个,还想着以后继续在须城讨生活呢!

    想到这里,杨麻子朝其他三人使了个眼色。

    “杜少三你这泼皮烂货,休得胡言乱语。

    我等虽然不是好人,但也不会做那欺凌妇孺的事情。若不是你这厮挑拨,我们兄弟又怎么会上当?现在,你还敢冤枉我等,饶你不得……兄弟们,给我狠狠教训这厮。”

    四个闲汉二话不说,冲上来把杜少三按在地上,又是一顿狠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