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春宵社 > 余宋>余宋 第八章 奇怪的感觉

余宋 第八章 奇怪的感觉

一秒记住【春宵社 WwW.chunxiaoshe.Com】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    两个闲汉的死活,高小余没有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师父生前对他说过:行走江湖,不可以妇人之仁。

    虽然那两个闲汉是受人指使……嗯,估计是受王大郎那帮人的指使,可毕竟惹到他头上来,又怎能心慈手软?况且,高小余也想要借此机会,试探一下那位高都监的态度。

    嗯,看起来他唱的学士词,合了高都监的心思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高小余也就放心了……

    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

    高都监是个四十出头的中年人,身材微胖,却很壮硕。

    也难怪,这东平府兵马督监再不济,也是个正七品的武官,总要有几分官威仪态。

    “小道,拜见都监。”

    高小余走上前,稽首一礼。

    高都监这时候也平静下来,上下打量着高小余。

    高小余的年少,出乎高都监的预料。在他想来,唱得一手好学士词的人,怎地也该年过三旬才是。特别是高小余方才唱词的时候,歌声透着豪壮,实在不似眼前这单薄瘦弱少年能够唱出。可事实上,那学士词正是高小余所唱,也让高都监有些惊讶。

    “小道长不必多礼。”

    高都监倒也客气,示意高小余落座。

    他并没有因为高小余那衣衫褴褛而鄙薄,言语间颇为客气。

    “方听得二郎言,小道长能唱学士词,却不知从何学来?”

    “回都监的话,小道自幼随师父流浪,也曾去过关中,故而学得关西腔调。家师生前,也好学士词,曾言当今世上,少有人能唱得学士词的真滋味。家师说,他早年曾听人说过,学士词须关西大汉,铜琵琶、铁绰板,方能唱得那‘大江东去’。

    故而,小道记在心中。”

    高都监这是在盘道,高小余并未慌张。

    他侃侃而谈,令高都监颇为满意。

    这小道士虽说看上去狼狈,可这谈吐的确不凡,似乎有些门道。

    高都监脸上露出了笑容,语气更加温和道:“方才听小道长言‘生前’,莫非老仙长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,家师在月前,因仇家寻衅,所以……

    家师临终前,带着小道逃出仇人的追杀之后,便羽化而去。”

    这年月,江湖风波恶,似高小余所说的仇家追杀,倒也普通,所以高都监也没有怀疑。

    “却不知老仙长道号怎么称呼?”

    “家师道号怀真,此前三年,一直借居杭州玉皇观。”

    “那小道长可知道,老仙长的仇家是谁?”

    “小道并不清楚……家师临终前说,仇人势大,要小道不要报仇,安生度日即可。

    小道只记得,那为首的人也是道士,家师称他做‘仇道人’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小道就不清楚了。”

    杭州、玉皇观、怀真、仇道人……

    高小余说的非常明白,且有依据可查,这也让高都监再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他二哥身居高位,乃是官家心腹。若他随便带去一人居心叵测,那对高家而言,可能是灭顶之灾。高都监好学士词,更喜欢高小余唱得学士词,却不是莽撞之辈。

    他朝身旁的青年看了一眼,就见那青年点点头,表示已经记下来。

    “小道长,不瞒你说,本官年幼时,曾聆听学士唱词。

    然学士仙去之后,这许多年来,再也未曾听过如此好唱。家兄,同样好学士词,且曾受学士提携之恩。本官想要把你带回汴梁,到时候若你唱得家兄满意,也能有一个前程。

    至于你方才说的师门恩怨……呵呵,实乃小事。

    若你能得家兄青睐,将来有个一官半职,想来为老仙长报仇,也会事半功倍。不知,你可愿随本官前往汴梁呢?”

    高小余闻听一怔,有些迟疑。

    他来找高都监,倒不是为了自家的前程,实在是希望通过高都监,救出马大壮来。

    没成想,高都监竟然要带他回汴梁?

    这也让高小余一时间拿不定主意,露出犹豫之色。

    师父曾说过,让他去汴梁找张继先。可如今,玉蝉春秋符已经被他得到,他去找张继先,前程并不明朗。可若是不去汴梁……师父曾说过,他很可能是汴梁人氏,他的父母,也可能是汴梁人。内心里,高小余还是希望,可以找到他的亲生父母。

    随高都监回汴梁,听上去是一个不错的选择。

    只是,有点危险啊!

    高都监似乎看出了高小余的犹豫,当下微微一笑。

    “小道长也不必急于答复,本官在须城还要停留一段时日,小道长可以慢慢考虑。

    对了,本官方才听二郎说,你如今流落须城,无亲无故?”

    “啊,正是。”

    “那不如先留在我这里,也可以慢慢考虑。”

    高都监虽然是一副询问的口吻,但言语之中,却流露出不容拒绝的意味。

    反正在须城,也没有落脚之地。

    虽然周寡妇说,他可以搬过去住,但孤男寡女的……高小余倒不是担心别的,周寡妇毕竟是一个女人。他如果真住去那边的话,怕是少不得有流言蜚语,甚至可能给周寡妇惹来麻烦。与其这样,倒不如住在都监府里,说不得还能关照周寡妇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高小余心中便有了决断。

    “都监美意,小道自当遵从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向高都监躬身行礼,表示感谢。

    高都监笑道:“小道长休要客气,也是小道长有真本事……二郎,你带小道长去安排一下,为他换身衣装。小道长,我这里并无道装,所以要先委屈小道长一二了。”

    “出家人,但求三餐温饱,哪有那许多的要求?”

    “小道长,请。”

    被称作‘二郎’的青年,带着高小余下去了。

    虽然,高小余没有机会向高都监提及马大壮的事情,却也没有着急。他已经有了一个好的开始,相信救出马大壮不是难事。况且,这种事也不能急,否则会让高都监产生一种他别有用心的想法,反而适得其反。不如等他和高都监再熟悉一些,找一个好机会,提出马大壮的事情……嗯,相信那个时候,高都监也不会在意。

    目送高小余离去,高都监却蹙起眉头。

    他坐在暖亭里,示意乐师和歌姬都退下,流露若有所思的表情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,那青年回来了。

    “都监,已经安排妥当了。”

    “二郎,你有没有觉得,那小道长有点古怪?”

    “古怪?”

    “其实,也不能说是古怪……”高都监站起来,在暖亭中徘徊两圈之后,突然停下脚步,对青年道:“其实,是我觉得这小道长有些眼熟,好像以前见过他似地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