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余宋 第四章 铜琵琶
    

一秒记住【春宵社 WwW.chunxiaoshe.Com】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    在高小余的耳边,响起一声蝉鸣。

    声音响亮,似有无尽欢悦,令高小余的灵魂都好像在震荡一样,久久不息。

    时间,仿佛在刹那间静止了!

    高小余在此进入那无尽虚空中,却发现这虚空似乎也发生了变化。原本,那无尽虚空黑漆一片,没有半点颜色,寂静无声,仿佛坟地一样。可是现在,却出现了星星点点的光球,在那虚空中漂浮着,一眼看去,无边无际,根本无法数个清楚。

    不过,变化最大的,还是那只原本匍匐在无尽虚空中的蝉虫。

    它通体泛着一层玉色,原本笼罩在身外的光晕已经消失,使得那身体看上去格外通透。

    一道道流光在它体表流动,那双紧闭的双眸已经张开。

    姓名:高小余

    金钱:省陌当百,七十七文

    物品:铜琵琶

    技能:火药专精(初级)、龙虎山内天罡诀法(初级)、察言观色(中级)

    高小余记得很清楚,凌晨时分,那物品一栏还显示的是‘空’的字样,可是现在,却变成了铜琵琶。

    什么情况?

    就在他感到困惑之际,却听到蝉虫再鸣。

    漂浮在虚空中的光球忽然间大放光亮,此起彼伏,如同那夜空中的星辰一般,汇聚成一片星海。

    高小余呆愣片刻,突然间笑了。

    这见钱眼开的光阴蝉啊,原来如此……

    周寡妇把那一陌钱交给他,并说任由他支配。从某种程度而言,这一陌钱就属于他高小余所有。钱入手,光阴蝉开眼,于是就有了一副铜琵琶?嗯,应该是这样。

    不过,俺铜琵琶在哪里?

    高小余高兴之余,又忍不住破口大骂。

    “我又不会弹琵琶,你这厮给我一副琵琶作甚?”

    他高兴,是因为对光阴蝉多了一些了解;可正如他所说,他又不是乐师,更非那说书的艺人,要这铜琵琶有什么用处?倒不如你再给我些盘缠,让我好去大牢里打点……

    高小余话音未落,蝉虫却停止了鸣叫,一双玉色的眸子,也缓缓闭拢。

    漂浮在虚空中的光球则开始幻灭,一个一个,一排一排消失不见,令那无尽虚空,再一次变得漆黑而幽静。

    “喂喂喂,你先不要睡!”

    我好不容易得了一陌钱,让你开了眼,你就送我一副铜琵琶?光阴蝉,你先别急着闭眼啊。”

    高小余大声叫嚷,却无法阻止光阴蝉的沉睡。

    当光阴蝉的双眸再次紧闭之后,他这才发现,虚空中还漂浮着几十个光球。那光球有大有小,亮度也各有不同。它们漂浮在虚空中,慢慢向高小余飘来,越来越近。

    一枚巨大的光球闪烁,呼的化作一道光箭飞来。

    高小余吓了一跳,想要闪躲,却发现身体仿佛不受控制,僵在了原地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他忍不住大叫一声,眼睛一闭,光箭从他的眉心处没入。

    紧跟着,脑袋里仿佛出现了无数奇怪的信息……

    乐器专精(宗师级)!

    高小余仿佛进入了一个奇妙的世界,在那个世界里,他跨越千年,追随无数乐器大师学习。从古老的编钟雅乐,到俗世里的胡琴柳笛,他几乎学了个遍。

    睁开眼,高小余缓缓吐出一口浊气。

    他再次抬头看去,就见面前还漂浮着一个中等大小的光球,以及数十个只有拳头大小的光球。

    那中等大小的光球里,是一副铜琵琶。

    光球表面流转一个个文字,似乎是这幅铜琵琶的说明。

    “东坡在玉堂日,有幕士善歌。

    因问:我词何如六七?

    对曰:柳郎中词,只合十七八女郎,执红牙板,歌‘扬柳岸晓风残月’;学诗词,须关系大汉,铜琵琶,铁绰板,唱‘大江东去’。

    东坡尝试之,取铜琵琶拨奏而歌‘老夫聊发少年狂’,戏言‘此为苏琵琶’。后流放雷州途中遇贼而失。”

    高小余看罢,有点傻了。

    东坡,自是那苏仙苏学士,苏轼苏东坡。

    师父生前,最爱学士词,说苏学士词豪放,当世无人可比。只可惜,他一生拓落,最终还是逃不出那朝堂的倾轧……

    可是这‘苏琵琶’的典故,高小余确是第一次听说。

    这么一副有故事的琵琶,莫非有什么含义?

    高小余本想立刻取来,可眼珠子一转,想起他此刻身在闹市中。如果手里突然多出了一把‘苏琵琶’,天晓得能闹出什么乱子。还有,他进入这虚空已久,也不知外面情况如何。要知道,他之前还在和周寡妇说话,耽搁太久,只怕是有些不美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高小余也就不急于拿‘苏琵琶’,查看那几十个光球。

    他心神一转,眼前景物骤然变幻。

    “小高,怎恁啰嗦,你一赳赳男儿,怎能身无分文?”

    周寡妇一脸不高兴,把高小余手里的钱推了回去,“常言道:一文钱难倒英雄汉。你去找门路,自少不得使钱。那衙门里,上上下下都要使钱,便是救不得大壮,也可以打点一下,让他好过一些……好么,莫再推脱,只管拿去就是,奴先走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话,周寡妇又拿了两个炊饼,塞进高小余的手中,便挂着篮子离去。

    高小余晃了晃脑袋,总算是清醒过来。

    他看着周寡妇离去的背影,片刻后却突然笑了。

    光阴蝉,光阴蝉……原来那是一直可以掌控光阴的蝉虫……

    想到这里,他把那铜钱守好,坐在桥墩上,把那两个炊饼吃了,这才起身走上了小西桥。

    ++++++++++++++++++++++++

    “贱婢!”

    从郭家店的屋角后,走出一个人来。

    那人个头不高,生得一副三角眼,相貌猥琐,正是那杜少三。

    在他身后,还跟着两个闲汉。

    其中一个闲汉走上前,轻声道:“三哥,怎么办?可要去教训一下这鸟厮?”

    杜少三想了想,摇头道:“哥哥吩咐过,要大家老实一些,莫要招惹是非。不过,也不能便宜了这厮。哥哥吩咐过,要让他在须城无立足之地,确要好生计较才是。”

    说完,杜少三眼中闪过一抹凶光。

    “你们两个过去盯着他,但莫要打草惊蛇。”

    两个闲汉闻听,立刻点头答应,跟着高小余便上了小西桥。

    而杜少三则转身朝周寡妇离去的方向看去,嘴角微微一撇,发出一连串低沉笑声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