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春宵社 > 余宋>余宋 第二章 驱赶

余宋 第二章 驱赶

一秒记住【春宵社 WwW.chunxiaoshe.Com】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    城隍庙的乞丐,说穿了就是一群泼皮无赖。

    他们聚众一起,整日里在县城游手好闲,坑蒙拐骗,偷鸡摸狗,打架斗殴是家常便饭。

    年老体弱的去沿街乞讨,得来的钱物则回来被王大郎等人瓜分,美其名曰是保护费;而身强力壮的则跟着王大郎四处游荡,大恶不做,小错不断,即便是官府也是束手无策。

    事实上,这种情况不仅仅是须城,即便是汴梁、杭州那等繁华之地,同样也有这种恶势力的存在。

    而王大郎口中的马大傻,本名马大壮,是土生土长的须城人,更是高小余的救命恩人。

    马大壮是孤儿,从小被城隍庙的一个老乞丐收养。

    说来也奇怪,收养马大壮的老乞丐虽是乞丐,却死活不肯让马大壮去做乞丐。老乞丐死后,马大壮依旧留在这城隍庙。他秉性善良,老实忠厚,于是被唤作‘马大傻’。

    这马大壮长的人高马大,比王大郎还要强壮。

    王大郎曾想要收马大壮做手下,却被马大壮拒绝。加之这马大壮脑袋虽然不灵光,却有一膀子力气。平日里老实本分,可如果惹急了他,就算是王大郎也会害怕。

    由于老乞丐就葬在城隍庙,所以马大壮也没有离开。

    他白天在县城做苦力,晚上则回城隍庙休息,也算得是这乞丐窝里的一个异类……

    高小余眉头蹙动,目光越过王大郎,落在了他身后的一个闲汉身上。

    这闲汉名叫杜少三,是王大郎的手下。

    两天前,杜少三在县城的小西桥上调戏卖炊饼的周寡妇,碰巧被马大壮遇到。别看马大壮憨厚,确是是极具正义感的傻大个。更何况,那周寡妇对他极好,平日里在街上遇到,总会塞给马大壮两个炊饼让他吃饱肚子……这种情况下,马大壮怎可能坐视不理。

    他把杜少三打得头破血流,整整追打了两条街,险些把杜少三打死

    后来,还是军铺里的差人出面阻止,总算是救了杜少三,还把马大壮抓进了大牢。

    马大壮在须城的人缘很好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犯下大案,不管是公房里的押司,还是街头的差役,都不会为难他,最多关上两日也就放他出来。只是这一次,马大壮却有些倒霉,遇到了一个大麻烦。

    他追打杜少三的时候,正好被新到任的东平府兵马都监看个正着!

    于是,马大壮就惨了……

    这位高都监据说来头不小,当天晚上和东平府知府商议事情时,把这件事轻描淡写的提了两句。或许高都监只是随口那么一说,但东平府的知府却放在了心上。

    须城,就坐落于八百里梁山泊之畔。

    那里水道纵横交错,易守难攻。两年前,梁山泊来了一群强人,聚众为寇。不过,那些强人倒也谨慎,尽量不与官府为敌,所以大家还可以相安无事。可是从去年开始,先有郓城西溪村保正晁盖等八个人打劫生辰纲,加入了梁山贼寇的行列。

    之后,又有郓城县押司宋江与人争风吃醋,杀人之后领着九个好汉上山入伙。

    那宋江绰号呼保义,在京东西路颇有名气;而那晁盖更绰号铁天王,有万夫不挡之勇,为人豪爽,结交甚广。这些人加入梁山之后,与此前占居梁山的十二名头领汇合,共二十九名贼寇,聚众数千人,在梁山泊打起了替天行道的旗号,声势越来越大。

    这种情况下,官府自然不能置之不理。

    于是先后派出官兵围剿,可结果确是大败而回。

    不但如此,派去围剿梁山的两个将领,一名索超,一名董平,也都纷纷投降梁山。

    而其中的董平,就是前任东平府兵马都监。

    梁山贼人声势越来越大,毗邻梁山泊的东平府知府,又怎能不担心。

    虽说有宋以来,官家对武官多有压制,造成了文官地位崇高的局面。可是面临梁山贼寇的压力,东平府知府对这位新来的兵马都监,自然非常倚重,更不想得罪。

    更不要说,自九月开始,官家下旨,对梁山伯坚壁清野。

    同时,源源不断的辎重粮草运至须城,准备在开春以后,对梁山发动最后的攻击。

    高都监,就是此次围剿梁山的主帅!

    既然高都监开口了,就不能不重视。更何况,不过是一个乞儿闲汉,东平府知府更不愿因为这点小事去得罪那高都监。毕竟,高都监背后有人,绝非他可以得罪。

    在知府老爷的亲自过问下,原本只需要关押两日的马大壮,这次要被关押三个月。

    杜少三得知消息后,自然喜出望外。

    只是,他奈何不得马大壮,就只有把这口气出在高小余的身上。

    谁让高小余是马大壮救回来的人呢?

    所以,他找到了王大郎煽风点火。而那王大郎呢,本来就对高小余不满……这厮明明已经落难,还做出一副清高模样,让他很是不快。加之马大壮被关进大牢,三个月甭想出来。如此一来,王大郎也就更无顾虑,准备好好收拾一下高小余。

    “小高,非是我不通情理,实在是没有规矩不成方圆。

    此前马大傻愿意替你交例钱,我也就不说什么。可现在,马大傻被抓了,看样子一时半会儿的是不会出来。他出不来,就没有人替你交例钱。你要想继续住在这里,就必须把该交的例钱拿出来……当然,你如果愿意加入我们,自然就好说话。”

    加入?

    不就是让我去偷鸡摸狗,亦或者去做乞丐沿街乞讨?

    高小余看了看王大郎,又看了一眼杜少三。

    他深吸一口气道:“王大郎说的极是,没有规矩不成方圆。

    既然如此,我也不想在烦劳哥哥,我现在就走,绝不让哥哥难做人,如此可好?”

    “呵呵,既然小高你看不上我等,那我就不勉强了。”

    王大郎说着,眉毛一挑,看着高小余道:“如果小高回心转意,可以随时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那,多谢了!”

    高小余朝王大郎一拱手,便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这城隍庙对他来说,没什么值得留恋……马大壮是他的救命恩人,可现在救命恩人被关进了大牢。而他的行李,早被梁山强人抢走,如今除了这一身道袍,再无旁物。

    留下来,只能是被人羞辱。

    他高小余虽然没什么本事,可硬骨头还有一根。

    此地不留爷,自有留爷处……他现在要做的,是想办法赚钱,让那只该死的光阴蝉睁开眼睛;同时,去探望马大壮,看看有没有办法,让马大壮早一点脱身囹圄。

    师父说过:滴水之恩,当涌泉相报。

    马大壮对他有救命之恩,他高小余又怎能一走了之?再说了,他又能走去哪里呢?

    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

    看着高小余离去的背影,王大郎嘴角一撇,露出不屑之色。

    “死要面子活受罪的鸟厮,爷爷收拾不得马大傻,便收拾不得你这鸟厮吗?”

    说着,他扭头对杜少三道:“找人盯着这鸟厮!想在须城讨生活,我王大郎不同意,看谁敢收留。

    三郎,少机会好生羞辱这厮……咱们动不得马大傻,也要让他没了脸面。

    另外一件事,告诉弟兄们,最近这些日子收敛一些。最近衙门动静不小,估计是要有动作。官府和梁山的勾当,与咱们无关,让大家招子都放亮一点,不要惹事。”

    杜少三听罢,顿时笑了。